0

    冷小邪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谈完正事,该说的都已经说完,立刻就挂断电话,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

    将手机收线放到桌上,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

    算起来,这个时候北京已经是深夜,只怕影响沈宁休息,她并没有立刻给她打电话。

    拿起桌上的定位仪,确定了一下两个孩子的位置,确定他们都在自己的房间安然无恙之后,她的视线再一次落在那个水晶球上。

    水晶球内,蓝色液体依旧在轻轻地晃动,上面浮着的船也随之轻晃,便如同在大海上乘风破浪一样。

    注视着水晶球片刻,冷小野直起身子,双手小心地捧起水晶球,将它放到卧室内的一个架子上。

    “不管你在哪儿……希望你能重新开始,祝你好运!”

    对着水晶球低语一句,冷小野起身拉开房门,走出卧室。

    今天一整天忙碌,午宴的时候皇甫耀阳只顾着招呼客人,并没有吃多少东西,下午的时候又去送了几个他国政要离开,晚餐也没有吃好。

    她去看了看两个孩子,吩咐保镖好好照看他们,她就下楼亲自走进厨房,为他准备宵夜。

    等她将宵夜准备好,端上楼的时候,皇甫耀阳正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她立刻迎过来,接过她手中的托盘。

    “让下人去做就行了,干吗亲自去?”

    冷小野向他一笑,“因为我亲自动手,你可以多吃一点呀!”

    皇甫耀阳笑得幸福又有点无奈,走进卧室,立刻就拥着她坐到小几边,他就端了托盘开始吃她准备的宵夜。

    冷小野的厨艺一般,宵夜也不过就是最简单的三明治加牛奶,蛋煎得有点老,酱料略有点多,他却照单全收,一口不落地全部吃喝完。

    坐在一旁,看着他香甜吃喝的样子,冷小野笑着开口。

    “不提点意见吗?”

    皇甫耀阳放下手中的牛奶杯。

    “很好吃。”

    和她在一起五年,他当然亦已经学乖,不会再“诚实”地挑毛病。

    她笑着递过纸巾,皇甫耀阳接到过接了接手,手就拥过来,拥住她的肩膀,和她一起靠到沙发背上。

    头就靠过来,挨上她的发顶。

    忙了一天,他此时亦已经是十分疲惫,甚至一句话也不想说。

    只是想要这样,挨着她,静静地坐一会儿。

    冷小野也没有说话,伸过一手拢住他的另一只手掌,她轻轻地分开他的手指,然后就将一样东西放在他的掌心。

    那是一枚布制的勋章,上面用金色彩笔写着一行精致的花体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给全世界最好的国王”。

    “恭喜你!”

    她轻声开口。

    这是这几天来,她抽时间帮他准备的一份礼物。

    “我没有准备回礼。”

    皇甫耀阳有些歉意地开口。

    她低笑,“那……就把国王送给我,好吗?”

    他也笑,“不是……早就是你的了吗?!”

    二个人同时侧脸,额抵着对方的额,轻扬唇角。

    月光从开着的窗子透进来,将皇甫耀阳的侧脸都染上一层淡淡的银眸。

第1338章 那个妖孽(今天加更送到)    冷小野带着两个上楼休息了片刻之后,午宴正式开始。

    宴会之上,众人谈笑风生。

    整个宴会十分顺利,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将贵客们送走之后,一家四口又与女大公一起赶往医院。

    医院内,因为老国王恢复良好,医生已经将他从icu病房里转移到普通的加护病房。

    一切,平静。

    等到一家四口从医院回来,吃完晚餐,照顾两个孩子睡觉,冷小野终于可以坐到卧室的小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刚刚入座,手机就响起来。

    电话来源——冷小邪。

    “替我向妹夫说声恭喜,当然啦,也要恭喜你,从王妃升级到王后。”

    冷小野靠在沙发上,“谢谢。”

    “妹夫在吗?”

    “在书房,还没有忙完。”

    “那刚好,趁着大醋坛子不在,和你说说别的男人。”

    “谁呀?!”冷小野笑问。

    冷小邪的声音严肃起来,“关于……司空月冥。”

    “司空月冥?”冷小野有些惊讶,“哥……你怎么想起他来了?”

    冷小邪与司空月冥并没有过交集,此时突然提起,实在有些怪异。

    “沈宁怀疑菲比是司空月冥,我从她那里拿了资料,回来已经仔细分析过,虽然我们还不能确定,不过……考虑到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和沈宁商量过之后,还是想要打电话和你说一声。”

    “我说吗……小宁最近有点怪怪的。”冷小野语气十分轻松,“好啊,你们不要查了,耀阳已经查过了,菲比不是司空月冥。”

    “这样啊!”冷小邪的语气立刻放松下来,“那就没事了……小野,哥还有一句话……”

    “劝我放下那个心结,不要再总是记挂着司空月冥,对不对?”冷小野扬着唇角,伸手从茶几上拿过那个水晶球,轻轻晃了晃,球内的帆船立刻就轻轻地摇动起来,“他还活着。”

    “你找到他了?!”冷小邪惊问。

    五年前,司空月冥为救冷小野失踪。

    大家都知道,冷小野心中记着这个人情,一直过得不太安心。

    身为哥哥,冷小邪当然也清楚这件事情。

    “没有,是他主动给我寄了一个礼物,”冷小野注视着手中的水晶球,“我知道,是他!”

    “这个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的!有机会,我还真想见见,你们嘴里那个妖孽,到底什么德性。”

    冷小野坏笑,“你还说人家是妖孽,那你呢……对了,我可听说,佟姨都开始给小宁介绍男朋友了,您呢,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

    “女人太麻烦,我不要。”

    冷小野笑出声来,“等着吧,等你哪天遇到你的真命天女的时候,你就不会嫌麻烦了。”

    “我可不会像你一样,爱得死去活来,把自己折腾和脱几层皮一样。既然你这边已经确定,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沈宁那边,你给她回个电话,她为这事也是纠结了好几天了。好了……我晚上还有训练任务,先挂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