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菲比是擅于观察的人。

    他看得出来,这样的动作,皇甫耀阳明显已经做了无数次,从冷小野心安理得的姿态,两个小家伙配合等待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

    那绝不是在他面前,特别而为的表现。

    哪怕是现在已经身为父亲,马上就要成为国王,在皇甫耀阳眼睛里,排在第一位的人,依旧是冷小野。

    她的位置,甚至在两个孩子之上。

    因为第一个被安排在餐桌边的人,是冷小野。

    餐桌边,一家四口,和谐美好。

    菲比坐在桌子对面,看着最后落在桌边的皇甫耀阳,脸上含着微笑波澜不起,一对粉眸里却是闪过了一抹异芒。

    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美好的画面。

    从懂事开始,他面对的就是非议和白眼。

    既然是母亲,也从来没有给予过他太过的关爱。

    这样的幸福,太明艳也太耀眼,让他的眼睛都有些不舒服。

    菲比微微地皱了皱眉毛,眯了眯眼睛。

    注意到他的样子,坐在他对面的皇甫琦关切地询问道,“菲比先生,你的眼睛不舒服吗?”

    冷小野的视线也移过来,“是不是……灯太亮了?”

    菲比轻耸肩膀,“没什么。”

    “管家。”冷小野抬抬右手,“关掉一个灯。”

    王宫管家走过来,关掉了餐具上的一个大灯,三盏灯中间的那盏灭了下去,光线暗了些。

    “这样可以吗?”隔着桌子看着菲比,冷小野温和地询问。

    “好多了,谢谢。”菲比笑着道了谢。

    晚餐端下来,分别送到几人的面前。

    管家走过来,帮着皇甫耀阳和菲比倒上红酒,给冷小野母子三人的则是鲜榨果汁。

    大家开始吃饭,皇甫耀阳就捏起手中的杯子。

    “菲比先生的工作还顺利吗?”

    “还算顺利,照片已经拍完了,接下来还有电视广告的部分。”

    “这么说,估计还要忙上几天。”冷小野笑道。

    “恩,电视广告的部分比较浪费时间。”

    “菲比叔叔做得是什么广告?”好奇宝宝皇甫琦插嘴询问。

    “汽车。”

    “那会有赛车的画面吗?”

    “这个要问导演,我暂时还不知道广告内容。”

    ……

    这段饭吃得很是融洽,席间,大多是冷小野和皇甫琦在询问,菲比回答。

    皇甫玦和皇甫耀阳一样,不太喜欢多话。

    晚餐在交谈中进入尾声,工作人员走进来提醒皇甫耀阳,他的电话会议时间到了。

    菲比很识趣地放下餐具,“非常感谢二位的款待,我想……我该走了。”

    “时间还早啊,我可以带你参观一下王宫。”冷小野笑着说道。

    “改天吧。”菲比一笑,“我晚上还要去看一下样片,如果不符合客户的要求,可能还要重拍。”

    冷小野耸耸肩膀,“那好吧。”

    “小野,你送一下菲比先生吧。”皇甫耀阳站起身,向菲比伸过手掌,“报歉,我赶时间,就不亲自送您了。”

    菲比伸过手来与他握了握,“明天王储先生就要正式加冕,提前恭喜您。”

    …

第1326章 上帝的记号(2)    从车上下来的人,正是菲比。

    他一抬脸,就看到台阶下的几人,当即扬着唇角走过来,从助理手中接过礼盒送过来,送到两个小家伙面前。

    “给你们的,希望你们喜欢。”

    “谢谢菲比叔叔!”

    两个小家伙礼貌地道谢,伸过手来接过礼物。

    冷小野笑着扶住两个小家伙的肩膀,“你来得正好,我们也刚刚回来。”

    “走吧,先进去再说。”皇甫耀阳在一旁说道。

    于是,几人结伴走上台阶。

    皇甫琦就继续追问,“妈咪,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枪和匕首到底谁厉害呢?”

    冷小野牵着两个小家伙的手,继续向上走,“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厉害的东西,所有的事情和所有人,都有优点和缺点,有长处就有短处。如果让我说,枪和匕首相辅相成才更厉害。”

    两个小家伙都是懵懂点头。

    一旁走着的两个男人,听了这话,也是若有所思。

    几人一起走进小会客厅,分主宾入座。

    皇甫耀阳吩咐佣人去准备茶点,皇甫玦和皇甫琦就歪着小脑袋,一个盯着菲比看,一个看看自家爸爸,又看看菲比。

    菲比注意到皇甫琦小家伙的动作,笑着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弟弟吧?”

    小家伙一点也不认生,站起身走过来,向他伸过小小手掌。

    “你很聪明,我是leo伯爵。”

    小家伙小小年纪,却是气势十足。

    注视着他那对遗传自冷小野的黑亮眸子,菲比笑着伸过自己的手掌,很认真地与他握了握。

    “谢谢伯爵先生的夸奖。”

    “不用客气。”皇甫琦缩回小手,“既然你是妈妈的朋友,你不用称呼我为伯爵先生,我允许你叫我的名字leo或者小琦。”

    菲比点头,“好的,那我就叫你小琦吧。”

    这时候,皇甫玦已经拆开了菲比送来的礼物,礼盒里并不是玩具,而是一条宝石项链,这个礼物明显有些出乎皇甫玦的意料。

    他抬起脸来看了一眼菲比,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优雅地开口。

    “谢谢你的礼物,这个宝石很特别。”

    “小伯爵喜欢就好。”

    “您可以叫我小玦。”皇甫玦礼貌又不失优雅地答道。

    比起弟弟,他要显得稳重许多,很有几分小大人的气势,举手投足里都自然地流露出优雅的贵族气质。

    那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皇甫耀阳。

    看着这两个并肩站在他面前的小小少爷,菲比的脸上也是露出笑意。

    “叔叔现在要摘下眼睛,不过,我要提醒你们,我的眼睛比较特别,希望不会吓到你们。”

    两个小家伙听了这话,反倒是好奇地看着他,露出期待的样子。

    菲比抬手摘下了太阳镜,向二人眨眨眼睛。

    “哇,好特别,好漂亮。”皇甫玦一脸感叹地凑过小脸,盯住菲比的眼睛,“好漂亮啊,好像是粉色水晶一样。”

    皇甫玦也是露出惊讶的神色,却没有像皇甫玦那样说话,只是耸耸肩膀,“这没有什么吓人的。妈咪说过,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就像爹地和我们,和别人的眼睛都不一样,上帝只会给自己宠爱的人特别的眼睛,这是上帝的记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