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是冷小野,她会直接打电话过来。

    这样官方的邀请,肯定是皇甫耀阳的手笔,这个男人突然邀请自己,这让菲比难免有些好奇。

    下楼开上车,菲比直接将车子开出大楼停车场,一路将车开向海边。

    随意地将车子停下,他很随性地在沙滩上的一块小礁石上坐下。

    注视着远处渐渐奔进的海浪,起伏的海面……

    坐在石头上的男人,如一座出自大师手笔的雕塑,注视着海面出了神。

    ……

    ……

    两个小家伙睡完午觉之后,冷小野亲自带了他们回到医院。

    病房内,一直昏迷的老国王在三人赶到之后不久,就清醒过来。

    因为多年来一直坚持锻炼身体,他的身体素质比起普通的老人要好上许多。

    尽管脸色还有些苍白,一对眼睛却是晶亮灵活,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隔着玻璃看着老人家侧过脸来,两个小家伙都是爬上保镖为二人准备的椅子,向着玻璃窗内挥手。

    手术顺利完成,老国王的恢复情况也是十分乐观。

    冷小野和女大公站在两个孩子身侧,看着老国王的样子,也是一脸地欣慰。

    护士帮老国王拿过听筒,另一名护士就走出来,将墙上的听筒取下来,递给冷小野。

    “小野。”

    老人家的声音立刻就从听筒里传出来,略显无力,却很清楚。

    “外公,恭喜您,又打了一个胜仗。”

    老人家微笑。

    “妈咪,我也想和国王说话。”

    两个小家伙都是渴望地看过来,冷小野笑了笑,将听筒送给二人。

    “我们帮您拿了烟斗,还有眼镜……”皇甫琦第一个抢着对听筒说。

    “您饿吗?”皇甫玦也随之开口。

    “谢谢你们,我不饿。”

    “伤口疼吗?”皇甫玦又问。

    “有一点。”

    “我有一个好办法。”皇甫琦立刻开口,“如果疼的话,就睡一觉,上次我的腿磕破了,我没睡觉的时候很疼,睡着了就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了。”

    老国王淡笑,“好,一会儿我试试。”

    “好了,现在把电话给奶奶。”冷小野在一旁,笑着下令。

    女大公拿过听筒,与老国王说了两句,就将听筒放回原处。

    冷小野只担心她吃不消,亲自将她扶到一旁专门准备出来的一间病床上,将她安顿到床上休息,她就与两个孩子一起在病房外陪着老国王。

    老国王刚刚做完手术,精神也是很疲惫,只是醒了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icu病房是隔音玻璃,两个小家伙却依旧将声音压得低低地说话,生怕将他吵醒。

    看着这两个懂事的小东西,冷小野欣慰扬唇。

    半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黄昏的时候,女大公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皇甫耀阳亦已经赶到医院。

    他当然亦已经知道老国王的恢复情况,忙完过来也是亲自过来探望。

    老国王恰好醒来,护士立刻就帮人进行通话。

    皇甫耀阳知道他最关心的是什么,不等他询问,已经主动开口。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加冕仪式正式进行。”

    …

第1323章 王储的邀请(2)    皇甫耀阳挑了挑眉尖。

    “回庄园去,试试看能不能从夫人收藏的几样纪念品上,提取到他的指纹。”

    “但是。”助理有些无奈,“我们还需要他现在的指纹样本。”

    他已经安排人去过酒店,却并没有拿过太完整的指纹资料,而且,酒店里不仅仅只有菲比一人,拿过的指纹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他的。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打电话给菲比先生,就说,我和王妃请他到王宫吃晚餐。”

    “是,公爵先生。”

    助理很清楚,他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答到菲比的指纹资料,答应一声,走出办公室,前往庄园去提取指纹资料。

    助理离开,皇甫耀阳轻轻用手指弹了弹手中的对比资料,目光落在最上面那张菲比的照片,他转身走到桌边,随手将报告塞进抽屉。

    尽管,现在还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据,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就是司空月冥。

    消失五年,突然回归。

    司空月冥,你到底想做什么?!

    ……

    ……

    摄影棚内。

    菲比正在配合着摄影师的要求,为他承接的罗德汽车公司拍摄宣传照片。

    “非常好……就是这样……”

    摄影师一边赞美,一边为他拍照。

    听到手机的声响,他直起靠在车身上的腰身。

    “可以了吗?”

    “好的。”摄影师笑着放下手中的相机,“今天您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出来的片子效果一定非常好,很高兴能够与您合作。”

    菲比微笑着与他握了握手,从助理手中接过手机。

    “喂?”

    “礼物已经按照您的要求送过去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公爵夫人手里。”电话里是格雷的声音。

    “好。”接过助理送过来的水,送到唇边浅啜一口,菲比继续询问道,“其他的事情呢?”

    “暂时没有太有价值的发现,哦……对了,老国王的手术已经结束。”

    “如何?”

    “现在在医院icu里休养,手术之后,公爵和夫人都已经离开医院,看样子结果应该不错。”

    “好的,有事情再联系我。”

    菲比挂断电话。

    助理走过来,“菲比先生,罗德汽车公司总裁女儿生日宴,邀请您参加。”

    “随便准备一份礼物送过去,告诉他,我身体不适,不能去。”抬腕看了看手表,“好了,你去准备礼物,我出去走走。”

    助理刚要答话,一个电话已经打进来。

    “这个,我要问一个菲比先生,过一会儿回给您。”

    “怎么了?”菲比听到他的话风,疑惑转脸。

    “王宫办公室打来电话,王储先生和夫人请您共进晚餐。”

    菲比眼中闪过意外之色,想了想,才点头。

    “告诉他们,我会出席。”

    “那晚上八点,您一定要赶到王宫。”

    “知道了。”

    菲比答应一声,转身走出摄影棚。

    坐进电梯内,将太阳镜戴到脸上,他懒洋洋地将后背靠上电梯壁。

    “皇甫耀阳?!”念着这个名字,他轻轻地扬起唇角,“我倒要看看,你想做什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