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时候,收到司空月冥的消息。

    对于冷小野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皇甫耀阳捏着刀叉,注视着她眼角微扬的侧脸,视线扫过桌上的快递盒,轻轻挑了挑眉尖。

    两个小家伙好奇地问起司空月冥的事情,冷小野就微笑开口。

    “怎么说的,那个家伙……是一个很神秘的叔叔。”

    “他是做什么的?”皇甫琦问。

    “他……是一个航海家。”

    “那他一定去过很多地方?”皇甫玦说。

    “没错,他了解所有的海域,简直就是一本活的大海百科全书。”

    “那……他现在还在继续航行吗?”皇甫琦抢着问。

    “也许吧!”冷小野从自己的餐盘上抬起脸,“如果再不吃饭的话,你们的午餐就要冷掉了,我们吃完饭再聊。”

    一家人快要吃完饭的时候,一个助理走进来,递给皇甫耀阳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这一份,是皇甫耀阳让他调查保守党的几个核心人物,以及关于死去的那个监狱负责人的调查报告。

    拭了拭唇角,走过去,摸摸两个小家伙的头,又吻了吻冷小野的头发。

    皇甫耀阳拿起那份报告,走出餐厅。

    “结果如何?”

    “监狱负责人有几笔来历不明的资金,我们已经查过资金来源,是来自于查理公爵旗下的公司。”

    “查理?!”皇甫耀阳皱眉走上台阶,“现在他的企业由谁负责?”

    “他夫人的弟弟,我们查了一下他的资料,并没有发现他有保守党之间有太多联系。”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将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递给助理。

    “我要那个监狱里,其他主要人员的资料。”

    “好的。”

    助理答应一声,转身走开。

    他就从口袋里抽回手掌,在他的手掌里,是那个装礼物的盒子。

    盒子上的快递单上,并没有快递公司经手的痕迹,很明显,这并不是真正的快递公司递过来的。

    也就是说,送快递过来的人,就在本地。

    目光扫过上面的字迹,皇甫耀阳眸子微眯。

    “菲比,是你,对吗?!”

    将快递盒随手丢进垃圾桶,他大步走向办公室,快要进门的时候,一个助理急匆匆地走过来。

    皇甫耀阳伸手从他手中接过报告,带着办公室,立刻就将报告翻开。

    “面部轮廓分析,吻合度75%。”

    这是之前皇甫耀阳吩咐的,关于菲比与司空月冥的面部对比分析,虽然没有dna资料,却也可以通过一些别的手段分析出二个人是否是一个人。

    除了dna之外,人的指纹、唇纹、牙齿、虹膜……还有许多东西都是唯一的。

    哪怕是相貌相同的双胞胎,也是完全不同的。

    “虹膜呢?!”

    助理略一犹豫,“没有办法对比。”

    皇甫耀阳挑眉。

    “我们没有他的虹膜资料。”

    “不是有之前的监控资料吗?”

    “确定是有的,不过,司空月冥很喜欢戴太阳镜,我们找到的清楚的资料照片。要么没有办法看到虹膜,要么就是戴着太阳镜和隐形眼镜,没有可用的虹膜资料。”

    …

第1319章 神秘礼物(1)    心脏搭桥手术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手术,最初的一个小时很快过去,然后是越来越发漫长的等待。

    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渐渐地现出疲惫之态,就连最好动的皇甫琦也是靠在女大公的身上。

    皇甫耀阳转过脸,“你去坐一会儿吧?”

    冷小野只是向他微笑摇头,“我不累。”

    他皱眉看了看手术室关着的门,到底还是牵着她的手走过来,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两个小家伙立刻就凑到父母身侧,二个人一个拥住一个孩子,手掌却依旧握在一起。

    时间,继续流逝。

    窗外阳光升起来,渐渐地升至半空。

    ……

    三个半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找开了。

    几人同时抬起脸,站起身来,迎住走出来的季博士。

    季博士扯下口罩,含笑开口。

    “手术很顺利。”

    众人都是面露喜色。

    这个时候,已经完成术后处理的老国王,已经被护士们从手术室内推出来,送往icu病房。

    大家一路追到icu病房,却只能被隔在门外,隔着玻璃看着医生和护士们在里面忙活。

    好一阵子,季博士才再一次走出来。

    “医生!”女大公第一个急急开口,“父亲他……”

    “手术总体还是很顺利的,现在的各项指标也都在正常范围之内,你们不用担心,以我的经验,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听季博士这么说,几个大人这才松了口气。

    “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啊?”皇甫琦扬着小脸,询问道。

    “这个吗……大概还要几个小时,因为麻醉剂还在发挥作用,具体要多长时间,因人而异。”季博士温和地向小家伙笑了笑,“不过,我向你保证,天黑之前……他一定会醒过来。”

    “那我们可以进去看他吗?”这一次,提醒的是皇甫玦。

    “现在还不行,要等到24小时,也就是明天这个时候,我们看一下病人的情况才能决定。”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他打电话?”

    皇甫琦指指墙上挂着的专用电话,那是为了方便探望家属与病人通话准备的。

    季博士点点头,“只要他醒过来之后,就可以。”

    “谢谢您!”皇甫耀阳一脸感激地向季博士伸过手掌。

    季博士微笑着与他握握手,“这太客气了,这是我的工作。”

    “这一次,真得是很幸运,您恰好在这里。”冷小野与伸过手掌来,与他握了握,“真得是……太感谢您了。”

    道过感激之后,冷小野忙着命令管家去带季博士休息,并且为他准备午餐。

    外科手术不仅仅考虑技术,还考验体力,几个小时的手术做下来,那也是非常疲惫的。

    管家带了季博士去休息吃饭,冷小野就转脸看向皇甫耀阳。

    “你也回去吧……”

    不等冷小野说完,女大公已经开口,“你们两个都回去,我这盯着,如果有事情,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两个孩子不方便一直在医院,皇甫耀阳那边还有别的事情也忙,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医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