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冷小野看看掂着脚,趴在玻璃窗前,看着病房内的老国王的两个孩子,“好吧,我带他们回去睡个午睡,然后再过来,换您回去休息。”

    丽萨立刻在旁边开口,“您和先生一起回去吧,我会照顾好公爵先生的。”

    这时,皇甫耀阳亦已经打完电话回来,又向保镖安排了一下这里的保安工作。

    冷小野就走过来,扶住两个小家伙。

    “小琦,小玦,我们先回王宫,晚一点再过来。”

    两个小家伙恋恋不舍地看看病房里的老人家。

    皇甫玦就仰着小脸,“妈咪,我今天不想睡午觉。”

    皇甫琦也跟着说道,“我也不困!”

    “我们可以不睡午觉,但是要先回王宫吃饭,还要帮国王带一些他平日里喜欢的东西过来,这样他才不会寂寞,对吗?”

    经冷小野这一提醒,两个小家伙立刻想起来。

    “对了,我们把他的烟斗拿过来,国王喜欢没事一边说话一边摸那个烟斗。”

    “还有他的眼镜,没有眼镜他看不清近处的东西。”

    ……

    “对啊,所以我们要去拿过来才行。”

    两个小家伙这才被她说动,跟着二人一起离开医院。

    回王宫的路上,皇甫耀阳也没闲着,接打了几个电话,还帮着助理签了两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等到车队回到王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来钟。

    冷小野只怕两个小家伙饿到,立刻就带他们去餐厅吃饭。

    刚刚走到二楼,迎面一位助理已经走上前来,将一个快递送到她手里。

    “夫人,您的一个包裹,早上的时候送到公爵府的。”

    不等冷小野伸过手掌,皇甫耀阳已经上前一步,伸手先一步将那个不大的小盒子拿过来。

    “检查过没有?”

    “已经检查过,没有任何问题。”助理答道。

    他这才松了口气,将快递递给冷小野。

    皇甫琦好奇地掂着脚,看向冷小野手中的那个不大的盒子,“是谁寄来的?”

    冷小野看一眼盒子上的快递单,轻轻摇头。

    “上面没有写寄件人。”

    盒子上的快递单,只是写了收件人和地址,并没有关于寄件人的信任。

    “王储先生、夫人,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另一名助理过来通知。

    “走吧,我们去餐厅拆。”

    冷小野垂下手中的盒子,和三人一起走进餐厅。

    两个小家伙洗了手坐到桌边,拿起餐具,目光还在好奇地看她面前的盒子。

    母子三人洗手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帮她把外包装和上面封着的胶带打开,只等她回来折封。

    笑了笑,冷小野伸手打开盒子。

    盒子里,是一个不大的小礼品盒。

    她疑惑地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球,水晶球里装着蓝色的液体,上面飘着一只小帆船。

    “这是海盗船吗?”皇甫琦好奇地询问。

    “应该不是。”皇甫玦的目光落在船帆上,“上面的标志不是海盗。”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的目光也落在船帆上。

    船帆上确实不是海盗船的标志,而是一个抽象的船型,里面写两个字母——“sk”。

    …

第1318章 无论是好是坏(月票加更)    “恩。”皇甫琦点点头,“兄弟就是肝胆相照。”

    老国王欣慰扬唇,“没错,你们两个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应该互相帮助,一起对抗敌人,永远不要伤害自己的亲人,因为那样就是伤害自己……现在,或者你们还不及明白,你们只要记得我的话就好,等你们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两个小家伙齐齐点头。

    一名护士走过来,轻声开口。

    “王储先生,手术室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老国王轻轻摸摸两个小家伙娇嫩的脸蛋,收回手掌,冷小野就将两个孩子拉开。

    皇甫耀阳亲自动手,帮忙将老国王抬到推进来的移动床上。

    一家人一起出来,一直将他送到手术室外,两个小家伙一直懂事地握着他的手掌。

    来到手术室门外,皇甫耀阳走上前来,弯身吻了吻他的脸。

    “我们在外面等你,一会儿见。”

    冷小野轻轻拍拍两个小家伙的后背,两人一起跑过来,吻了吻老人家的侧脸。

    “外公!”冷小野就微笑着走过来,“说好了,一会儿见,做男人……”

    “说话要算数!”

    两个小家伙一齐道出后半句。

    老国王深吸口气,一对眸子缓缓地看过床侧众人,然后,点头。

    “一会儿见!”

    医生和护士走过来,将病床推进手术室。

    大大小小几个人站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和护士将老国王推进手术室,手术室的门渐渐关紧,听着门合拢的声音,都是心头一紧。

    “妈咪!”皇甫琦抬起小脸,看向身侧的冷小野,“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对吗?”

    冷小野拥住两个小家伙,深吸口气,“没错!”

    身后,皇甫耀阳伸出手臂,拥住女大公的肩膀。

    女大公转过身来,将脸靠到他的胸口上,无声地哭了一会儿,才控制住情绪,从他的怀里抬起来。

    丽萨走上前来,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冷小野拍拍两个小家伙,两兄弟就走过去,一左一右地凑到女大公身侧,一个扶住她的胳膊,一个就取出小手帕来帮她擦脸。

    拥住两个懂事的小娃,女大公终于扬起唇角。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上前两步,站到手术室的门外。

    冷小野从女大公和两个孩子的身上收回目光,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皇甫耀阳,她迈步走过来,站在身侧,伸过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掌。

    在他们面前,他是父亲,是儿子,是丈夫……

    他要支撑一切,可是他也同样需要安慰。

    现在手术室里的那个人,是他最亲近的人,从小到大,老国王一直在支持着皇甫耀阳。

    他能够成长到现在这个样子,老国王绝对是功不可没。

    现在,这个人在手术室里,有可能这一别便是永远,皇甫耀阳的心情自然也是很深沉。

    皇甫耀阳合指,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冷小野并没有说什么,安慰或者宽慰,对于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她只是站在他身侧,与他手掌相握。

    一切,已经足够。

    不管经历什么风风雨雨,她会一直站在他身侧,牵着他的手掌,和他一起面对,无论是好是坏。

    这才是夫妻的真正意义。

    ……

    月票加更送到。

    摸摸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