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恩。”皇甫琦点点头,“兄弟就是肝胆相照。”

    老国王欣慰扬唇,“没错,你们两个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应该互相帮助,一起对抗敌人,永远不要伤害自己的亲人,因为那样就是伤害自己……现在,或者你们还不及明白,你们只要记得我的话就好,等你们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两个小家伙齐齐点头。

    一名护士走过来,轻声开口。

    “王储先生,手术室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老国王轻轻摸摸两个小家伙娇嫩的脸蛋,收回手掌,冷小野就将两个孩子拉开。

    皇甫耀阳亲自动手,帮忙将老国王抬到推进来的移动床上。

    一家人一起出来,一直将他送到手术室外,两个小家伙一直懂事地握着他的手掌。

    来到手术室门外,皇甫耀阳走上前来,弯身吻了吻他的脸。

    “我们在外面等你,一会儿见。”

    冷小野轻轻拍拍两个小家伙的后背,两人一起跑过来,吻了吻老人家的侧脸。

    “外公!”冷小野就微笑着走过来,“说好了,一会儿见,做男人……”

    “说话要算数!”

    两个小家伙一齐道出后半句。

    老国王深吸口气,一对眸子缓缓地看过床侧众人,然后,点头。

    “一会儿见!”

    医生和护士走过来,将病床推进手术室。

    大大小小几个人站在手术室外,看着医生和护士将老国王推进手术室,手术室的门渐渐关紧,听着门合拢的声音,都是心头一紧。

    “妈咪!”皇甫琦抬起小脸,看向身侧的冷小野,“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对吗?”

    冷小野拥住两个小家伙,深吸口气,“没错!”

    身后,皇甫耀阳伸出手臂,拥住女大公的肩膀。

    女大公转过身来,将脸靠到他的胸口上,无声地哭了一会儿,才控制住情绪,从他的怀里抬起来。

    丽萨走上前来,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冷小野拍拍两个小家伙,两兄弟就走过去,一左一右地凑到女大公身侧,一个扶住她的胳膊,一个就取出小手帕来帮她擦脸。

    拥住两个懂事的小娃,女大公终于扬起唇角。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上前两步,站到手术室的门外。

    冷小野从女大公和两个孩子的身上收回目光,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皇甫耀阳,她迈步走过来,站在身侧,伸过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掌。

    在他们面前,他是父亲,是儿子,是丈夫……

    他要支撑一切,可是他也同样需要安慰。

    现在手术室里的那个人,是他最亲近的人,从小到大,老国王一直在支持着皇甫耀阳。

    他能够成长到现在这个样子,老国王绝对是功不可没。

    现在,这个人在手术室里,有可能这一别便是永远,皇甫耀阳的心情自然也是很深沉。

    皇甫耀阳合指,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冷小野并没有说什么,安慰或者宽慰,对于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她只是站在他身侧,与他手掌相握。

    一切,已经足够。

    不管经历什么风风雨雨,她会一直站在他身侧,牵着他的手掌,和他一起面对,无论是好是坏。

    这才是夫妻的真正意义。

    ……

    月票加更送到。

    摸摸大~

    …

第1317章 妈咪,是照什么来的(3)    眼前的老人家,与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国王,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别,看着眼前的老人,皇甫耀阳也是心头一紧。

    “king!”老国王低声开口,“以后……一切就交给你了。”

    他能不能从手术室出来,还是未知,在此之前,他要把必要的事情都交待一遍。

    对于皇甫耀阳,他并没有太多话要说。

    只这一句,已经足够。

    皇甫耀阳的回答,也是十分简单。

    “我知道。”

    他不是多话的人,老国王也清楚,三个字已经代表所有。

    说完了,老国王转脸看向冷小野。

    “小野……以后,king就拜托你了。”

    “外公,您说什么呢?”冷小野努力扬着唇角,“您以后不管他了?!”

    老国王笑了笑,手就伸过来,她忙着双手接了他的手掌。

    “好孩子,答应外公。”

    “好。”

    冷小野只好点头,努力忍着不让自己露出哭的端倪。

    向二人交待完,老国王的视线落在女大公身上。

    女大公正在和皇甫傲打电话,报告这边的情况,因为她的一再坚持,皇甫傲并没有退伍辞职。

    身份和工作,他并不能亲自赶过来,只是不住地打过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

    “别挂电话,我和皇甫将军说两句。”

    老国王轻笑开口,女大公与皇甫傲交待一声,将手机送到他耳边。

    “皇甫。”

    “爸爸,很报歉,我不能在您身边陪您。”

    “我知道。”老国王语气宽容,他也曾经是军人,自然也理解军人的苦衷,“以后,好好照顾coco。”

    “我保证。”

    “好,你忙吧。”

    电话那头,皇甫傲沉默数秒。

    “等我放年假,我们再一起下棋。”

    老国王扬唇,“要是我这次挺过去,我回去也去北京看看。”

    “您一定要来,到时候,我和coco一起带您逛北京城。”

    “好。”

    男人的对话总是简洁的,女大公收了线,看着父亲的脸,到底还是没忍住,有了泪色。

    “爸爸……”

    轻唤了声,她人就弯下身来,拥住父亲。

    老国王扬着唇角,拥住女儿,脸上并没有太多担心的神色。

    以往他总是担心这个女儿,以后怎么办,现在她亦已经有了她的归宿,他也可以放心。

    女大公许久才直起身子,老国王就笑着看现两个乖乖站在一旁的小家伙。

    冷小野轻轻推了推二人,两个小家伙立刻就走过来,一起站到他面前。

    “小玦。”老国王抬起手掌,一左一右扶住两个小家伙,“告诉我,什么叫兄弟。”

    两个小家伙有些懵懂的眨眨眼睛,看看对方。

    哥哥皇甫玦最先开口,“我是哥哥,要保护弟弟。”

    “才不是。”皇甫琦立刻反驳,“妈咪说了,兄弟要肝胆……肝胆照……妈咪,是照什么来的?”

    小家伙之前听冷小野说过肝胆相照,只是毕竟年纪还小,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修养还没有那么好,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什么词。

    冷小野微笑着开口,“是肝胆相照,就是像人和肝和胆一样,互相照顾对方,关爱对方,有困难一起面对。”

    ……

    谢谢大家的月票,一会儿有加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