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眼前的老人家,与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国王,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别,看着眼前的老人,皇甫耀阳也是心头一紧。

    “king!”老国王低声开口,“以后……一切就交给你了。”

    他能不能从手术室出来,还是未知,在此之前,他要把必要的事情都交待一遍。

    对于皇甫耀阳,他并没有太多话要说。

    只这一句,已经足够。

    皇甫耀阳的回答,也是十分简单。

    “我知道。”

    他不是多话的人,老国王也清楚,三个字已经代表所有。

    说完了,老国王转脸看向冷小野。

    “小野……以后,king就拜托你了。”

    “外公,您说什么呢?”冷小野努力扬着唇角,“您以后不管他了?!”

    老国王笑了笑,手就伸过来,她忙着双手接了他的手掌。

    “好孩子,答应外公。”

    “好。”

    冷小野只好点头,努力忍着不让自己露出哭的端倪。

    向二人交待完,老国王的视线落在女大公身上。

    女大公正在和皇甫傲打电话,报告这边的情况,因为她的一再坚持,皇甫傲并没有退伍辞职。

    身份和工作,他并不能亲自赶过来,只是不住地打过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

    “别挂电话,我和皇甫将军说两句。”

    老国王轻笑开口,女大公与皇甫傲交待一声,将手机送到他耳边。

    “皇甫。”

    “爸爸,很报歉,我不能在您身边陪您。”

    “我知道。”老国王语气宽容,他也曾经是军人,自然也理解军人的苦衷,“以后,好好照顾coco。”

    “我保证。”

    “好,你忙吧。”

    电话那头,皇甫傲沉默数秒。

    “等我放年假,我们再一起下棋。”

    老国王扬唇,“要是我这次挺过去,我回去也去北京看看。”

    “您一定要来,到时候,我和coco一起带您逛北京城。”

    “好。”

    男人的对话总是简洁的,女大公收了线,看着父亲的脸,到底还是没忍住,有了泪色。

    “爸爸……”

    轻唤了声,她人就弯下身来,拥住父亲。

    老国王扬着唇角,拥住女儿,脸上并没有太多担心的神色。

    以往他总是担心这个女儿,以后怎么办,现在她亦已经有了她的归宿,他也可以放心。

    女大公许久才直起身子,老国王就笑着看现两个乖乖站在一旁的小家伙。

    冷小野轻轻推了推二人,两个小家伙立刻就走过来,一起站到他面前。

    “小玦。”老国王抬起手掌,一左一右扶住两个小家伙,“告诉我,什么叫兄弟。”

    两个小家伙有些懵懂的眨眨眼睛,看看对方。

    哥哥皇甫玦最先开口,“我是哥哥,要保护弟弟。”

    “才不是。”皇甫琦立刻反驳,“妈咪说了,兄弟要肝胆……肝胆照……妈咪,是照什么来的?”

    小家伙之前听冷小野说过肝胆相照,只是毕竟年纪还小,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修养还没有那么好,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什么词。

    冷小野微笑着开口,“是肝胆相照,就是像人和肝和胆一样,互相照顾对方,关爱对方,有困难一起面对。”

    ……

    谢谢大家的月票,一会儿有加更

    …

第1316章 妈咪,是照什么来的(2)    “爸爸。”女大公也随之开口,“这一次,您就听king的吧!”

    “是啊,外公。”冷小野一脸笑意,语气轻松,“等您做完手术,我们一起看king加冕,季博士说了,要是你体力够的话,到时候,您可以参加加冕仪式,亲自将王冠带到king的头上呢!”

    他们都知道,老国王担心什么,可是,手术真得不能再拖了。

    老国王也是明白人,略一沉吟,人就轻轻点头。

    “好,我答应。”

    看国王答应下来,几个人都是暗松口气。

    女大公就轻声开口,“你们两个带小琦小玦回去休息吧,我来陪爸爸。”

    冷小野就和皇甫耀阳一起走出门来,一人一个,抱起已经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家伙。

    “让他们和我们一起睡主卧吧!”皇甫耀阳主动提议。

    出了之前的事情,冷小野对这两个孩子,也是一点不敢放松,他当然也理解她的心情。

    “好。”

    冷小野立刻就笑着答应。

    两人一起将两个小家伙放到大床正中,冷小野帮着二人脱衣服脱鞋子,皇甫耀阳就去绞了两个热毛巾回来,一只擦脸擦手,一只帮着两个小家伙帮小脚丫擦干净。

    在两个小家伙面前,他一直是严父,私下里,对二人的宠溺却并不逊于冷小野。

    高大男人大大手掌,捧着一只小小的脚丫擦拭的样子,专注地迷人。

    冷小野二人取出睡衣来,看到他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

    听到她的声音,皇甫耀阳转过脸。

    “我帮你放了洗澡水,去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我来帮他们穿衣服。”

    “好。”

    冷小野将两个孩子的睡衣放到床侧,转身走进浴室洗澡。

    什么也没有准备,因为知道他会帮她准备好。

    果然,浴室里架子上,要换的内|衣和睡衣……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

    婚后五年,他依如以往,像宠小公主一样将她宠在手心里。

    所有人都知道,公爵先生的霸道冷厉,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温柔。

    他的温柔只留了她和孩子们,能够见识到这里,是她的幸运。

    她笑着解开衣裙,迈进浴缸。

    等到她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只见房间里亮着一盏淡淡的小夜灯。

    怕开灯影响两个小家伙睡觉,皇甫耀阳正站在阳台上,借着阳台灯翻看着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她迈步走过来。

    “我看着两个孩子,你去忙吧,记得,别太晚了。”

    抬手扶住她的脸,皇甫耀阳宠溺地拍拍她的背,将她拥着走到床侧,安顿到床|上,人才走出卧室,到书房里继续工作。

    一晚的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吃过早餐之后。

    在保安的严密保护之下,救护车将老国王带到医院,女大公并一家四口也是一起赶到医院,陪老国王一起手术。

    老国王被推进病房,做术前准备。

    片刻,一位护士走出来。

    “国王先生想见见王储。”

    皇甫耀阳起身走了进去,躺在白床单之前,老人家显得格外地憔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