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轻轻点头,接着就将事情的经过简洁地说了一遍。

    “那天晚上,我悄悄看过他的手,五年前我帮他缝合过右手手掌上的伤口,菲比的右手手掌上也有一道疤痕,与我缝合的伤口很像。而且,他的ct图上有做过整容手术的痕迹。我之前做过关于先天性色素缺乏症的调查,那样的粉眸并不多见。所以……我怀疑他整了容,重新换了一个身份回来。”

    冷小邪捏着一只装着纯净水的杯子,修长的手指如弹琴一样轻轻地敲了敲杯壁,“小野知道吗?”

    沈宁摇头,“我只是推测,并不能确定,而且……小野那边有事,我也不想让她再多分心。”

    “那就行了。”冷小邪将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水,“五年前司空月冥为她死过一回,就算这个菲比真得是他,对小野也不会有什么威胁。”

    沈宁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就是担心他这次回来的目的,你确定他不会伤害小野?”

    “一个为小野死过的男人,你觉得他会伤害她吗?”冷小邪反问。

    沈宁想想那个男人,低低地叹了口气。

    说得也是,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去死的男人,怎么可能去做伤害她的事情?

    “我只是有些想不通,事隔五年,这个家伙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

    “我又不是他,怎么会知道?”冷小邪耸耸肩膀,“怪只怪我这个妹妹太可爱,桃花多点也难怪。”

    沈宁笑起来,“那也没您桃花多呀!”

    冷小邪也笑了,“那没办法,我是桃花岛岛主的吗!”

    上学的时候,大家都是互相起外号。

    因为冷小邪的名字与金庸小说中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外号,黄老邪一样都有个邪字,也就得了“桃花岛岛主”这个外号,沈宁和他、小野都是同学,自然也知道这个典故。

    提起这个外号,沈宁轻笑出声,“人家黄岛主,只是种种桃花而已,一辈子只终情于自家妻子阿蘅,可没有处处惹桃花债。”

    “我也没有啊,是她们招我,我也没招她们。”冷小邪抬腕扫了一眼手表,“你呢,最近怎么样?”

    “我?!”沈宁耸肩,“老样子。”

    “听我妈说,佟姨帮您介绍了几十个相亲对象,没有一个合适的?要不……我从我们队里给你介绍几个?”冷小邪笑问。

    “打住!”沈宁抬手示意他闭嘴,“我对你们这些小屁孩儿没兴趣。”

    “切!”冷小邪撇撇嘴,“说得好像你七老八十似的。”

    沈宁一本正经地开口,“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女人的心理年龄比同龄的男人要大五岁左右,五岁都有代沟了,你们不是小屁孩儿是什么?”

    冷小邪轻笑,“怪不得小野要找耀阳,原本他们才是同龄人。”

    “没错。”沈宁伸出右手,一个一个地弯曲手指,“你妈和你爸,冷伯伯和小茜阿姨,焦叔叔和北姨……耀阳和小野,你看看,只有这种年龄差距的才是最佳夫妻组合,才会有共同语言的。”

    …

第1312章 哪能乱搞男女关系(1)    “非常感谢诸位今天过来捧场,因为家里有事,我们的设计师今天没有到场,我谨代表设计师冷小野和工作室的全体工人员、模特们感谢今晚大家的支持……谢谢。”

    随着安琪的声音,全场观众都站起身来鼓掌。

    不少人员走上台来,与模特们合影,还有的就与安琪洽谈对冷小野的访谈,以及一些其他的事务。

    冷小邪和沈宁从后台走过来,帮着工作人员一起维持现场的秩序。

    注意到冷小邪,一个时尚摄影师立刻就急行两步走过来。

    “先生,先生……打扰您一下,这是我的名片……”

    冷小邪没等对方说完,已经直接开口。

    “很报歉,我没兴趣当模特,也不想当演员,谢谢。”

    “先生!”那名摄影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那您帮我拍几张照片行不行,我可以付您很高的报酬。”

    冷小邪一笑,“不行!”

    摄影无奈,只好悻悻离开,走了两步又不甘心地将名片递过来。

    “至少,您收下名片,考虑考虑?”

    冷小邪伸手接了,见那人离开,随手丢进垃圾桶。

    刚刚转身,一个看秀的年轻女孩已经走过来,“先生,可以和您合一张影吗?”

    “你认错了,我是女人。”冷小邪转过脸向她一笑。

    女孩脸色一白,逃也似地跑了,沈宁就在一旁轻笑出声。

    好不容易,才将一众人等打发走。

    冷小邪说话算话,真得找来一辆大轿子车拉了众人去海鲜城,临上车的时候,安琪还有些犹豫。

    “冷先生,这……这我向经理报不了帐。”

    冷小野之前也曾经向安琪吩咐过,等秀完了,请大家吃顿饭犒劳一下。

    可是,这位说的那家海鲜城可是八百一位的自助,这一顿饭下来,就是两万多三万来块,实在是有点铺张浪费。

    冷小邪向车上扬扬下巴,扬唇露出漂亮白牙,“不用你报帐,我请!”

    安琪被那牙晃得一阵发晕,上车的时候脚都是软的。

    入座后,实在好奇,忍不住向沈宁询问这位的身份。

    “宁姐,这位冷先生……做哪行的呀?”

    不等沈宁开口,靠坐在司机身侧的冷小邪已经笑着开口。

    “军火。”

    安琪的脸色就白了,这位这是什么耳朵啊,她和他隔了好几排座,还是小声说的,他也听得到?

    沈宁对这种事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只是微笑着开口。

    “你就别替他担心了,这位不缺钱,可劲花没事儿。”

    车开到海鲜城,冷小邪早已经订好位子,将众人安顿好,他又端着杯子客套两句。

    众人自己吃喝,他就将沈宁带到一处靠窗的安静二人座。

    “说吧,到底怎么了?”

    沈宁并不隐瞒,直接了当地开口,“我怀疑菲比是司空月冥。”

    “和小野一起走秀那个模特?”冷小邪问。

    冷小邪没有见过司空月冥,不过,对于这个曾经与妹妹有过纠葛,并且神秘莫测的男人,他当然也是听过不少。

    至于菲比,他没有见过本人,却已经看过之前冷小野的秀。

    因此,对于菲比和司空月冥这两个名字,冷小邪都不陌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