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综合所有的信息,冷小邪不难得出结论,徐国荣八成就是那个租房客。

    几位大妈道了谢,冷小邪转身走出小区大门,立刻就取出手机来拨通李莱的电话。

    “李队,我是冷小邪,你马上开车到xx路,我找到线索了。”

    电话那头,李莱惊得好几秒没说出话来。

    他带着一队长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线索,这位才到几个小时就已经找到线索了?

    “好,我马上过来。”

    半个小时。

    李莱在小区对面的一家甜品店里,见到了坐在桌边,正挖沙冰吃的冷小邪。

    和别人吃的沙冰不同,他的沙冰是真正的沙冰,只有沙冰,没有酱料。

    注意到李莱的目光,冷小邪耸耸肩膀,一笑。

    “吃甜得太多了,会让头脑迟疑,我现在需要头脑清醒。”

    李莱也笑起来,“你说的线索是什么线索?”

    冷小邪向街对面的小区扬扬下巴,“2单元2号楼,徐国荣在里面,我已经问过小区的住户,他是与几个男人一起住。”

    李莱一惊,“你怀疑徐所长?”

    咽下嘴里的沙冰,冷小邪语气平静,“我怀疑所有人。”

    李莱想了想,也是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寻常,“那您想怎么办?”

    这一个问题,他已经将“你”换成了“您”。

    这其中已经表明了对于冷小邪认知的改变。

    冷小邪一笑,也不点破,只是继续说道,“小区里以老年人居多,在这里动手,可能会伤害到无辜群众。我的想法是,故意打草惊蛇,逼迫他们转移,然后我们打蛇七寸。”

    完成任务固然重要,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是一个不能不考虑的问题。

    军人的天职就是保家卫国,人民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

    李莱沉思片刻,认同地点点头。

    “好,我认同您的决定。”

    “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推断出他们的转移路线,在合适的地方安排伏击。”冷小邪推开面前的沙冰,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调出地图,“现在,我们在这里……”

    他用小勺子沾了碗里的水,在桌上迅速地划出一个简易的地图。

    “这幛房子是提前一个月租下,以我的推测,他们应该准备第二个落脚点。这一次,徐国的办法是大隐隐于市,一旦被发现,他应该会改变策划,所以……”他将小勺子放在桌子的右下角,“我推测他会向荒凉处转移,也就是西郊,我们撤掉这里的查车点,放他们出城……然后……”

    冷小邪伸过手指按在小勺子上,啪得一声,勺子应声裂成两半。

    “我们在这里收网!”

    李莱看着桌子上用水渍画出来的地图,目光落在那只将勺子按成两半的白皙手指。

    “万一,他们不这个方向转移呢?”

    “那就用2号方案,静观其变,再伺机而动。”冷小邪脸色平静地收回手指,“你马上联系总局,从现在开始,我要从这个小区辐射监控。”

    “不用安排警员跟踪监视吗?”

第1440章 自然舒适(3)    徐国荣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走出超市,警惕地看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立刻就走到一旁的地铁。

    跟着他走向地铁,冷小邪唇角微扬。

    他的观察力一向敏锐,刚才与徐国荣一见面,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明显地有些不对劲,直觉告诉他,这个徐所长应该有问题。

    这位身为所长,不可能连车也没有,却坐出租车出来跑到这样的地方购物,然后又大包小包地坐地铁,这些表现都是十分反常。

    看来,他的直觉果然是对的。

    走进徐国荣隔壁的车箱,冷小邪向下压压帽沿,人就走到两个车厢的隔门处,坐到斜对着徐国荣的一个车座上,悄悄地盯着徐国荣的动作。

    车箱里,徐国荣取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人就靠到车箱上等待。

    地铁入站,有乘客上车,冷小邪并不在意,只是将帽沿压低,做出假寐的样子,视线就隔着深色太阳镜,盯着对面徐国荣。

    有人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

    冷小邪倒是并不介意,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从对方的衣角一侧继续盯着徐国荣。

    “先生,麻烦你让个座好吗?”

    头顶上,有悦耳的女声响起。

    扫过面前套着黑色裙子的年轻身体和对方扶着的一位年迈老人,冷小邪站起身来,让到一旁。

    “小伙子,谢谢你啊!”

    老人忙着道谢,他只是淡淡摆手。

    车子恰好入站,徐国荣提着包子走向车站外,冷小邪见状,立刻起身,急步走向门外。

    “哟……这好像是那个小伙子的东西!”老人注意到椅座上的一个装着东西的小塑胶袋,忙着提起来,“小伙子,东西掉了!”

    “喂,你的东西!”

    纪念见状,忙也跟着老人一起喊。

    隔着车窗,眼看着冷小邪已经走向出口,她心中一急,从老人家手中接过那个塑胶袋,在车门重新闭紧之前冲出来。

    小伙子好心让座,看样子是个好人,他丢了东西,她帮他送一下也是应该的。

    一路追出地铁站,看到路边等车的冷小邪,纪念心中一喜,忙着迈步追出来。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钻进停下的出租车,冷小邪直接开口,“快开车!”

    “先生!”纪念追到路边,向他扬扬手中的塑胶袋,“你的东西掉了!”

    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套着黑裙子的纪念,冷小邪远远向她摆摆手。

    “送给你了!”

    送给她?!

    “喂……”

    纪念眼看着他的车子走远,无奈地垂下手中的塑胶袋,将袋口打开,从里面摸出那个小小的方盒子,只看了一眼,就气得俏脸通红。

    蓝色盒子上,赫然写着“自然舒适”“杜蕾斯”!

    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原来是个变态!

    纪念顿时唾骂出声,“变|态!”

    有出站的行人听到她的声音,疑惑转脸,看到漂亮女孩手里捏着一盒tt,目光里立刻染上暧昧。

    注意到旁人异样的目光,纪念忙着用手掩住盒子,左右看了一圈,没发现垃圾桶,只好塞进自己的包。

    ……

    摸大摸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