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徐国荣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走出超市,警惕地看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立刻就走到一旁的地铁。

    跟着他走向地铁,冷小邪唇角微扬。

    他的观察力一向敏锐,刚才与徐国荣一见面,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明显地有些不对劲,直觉告诉他,这个徐所长应该有问题。

    这位身为所长,不可能连车也没有,却坐出租车出来跑到这样的地方购物,然后又大包小包地坐地铁,这些表现都是十分反常。

    看来,他的直觉果然是对的。

    走进徐国荣隔壁的车箱,冷小邪向下压压帽沿,人就走到两个车厢的隔门处,坐到斜对着徐国荣的一个车座上,悄悄地盯着徐国荣的动作。

    车箱里,徐国荣取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人就靠到车箱上等待。

    地铁入站,有乘客上车,冷小邪并不在意,只是将帽沿压低,做出假寐的样子,视线就隔着深色太阳镜,盯着对面徐国荣。

    有人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

    冷小邪倒是并不介意,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从对方的衣角一侧继续盯着徐国荣。

    “先生,麻烦你让个座好吗?”

    头顶上,有悦耳的女声响起。

    扫过面前套着黑色裙子的年轻身体和对方扶着的一位年迈老人,冷小邪站起身来,让到一旁。

    “小伙子,谢谢你啊!”

    老人忙着道谢,他只是淡淡摆手。

    车子恰好入站,徐国荣提着包子走向车站外,冷小邪见状,立刻起身,急步走向门外。

    “哟……这好像是那个小伙子的东西!”老人注意到椅座上的一个装着东西的小塑胶袋,忙着提起来,“小伙子,东西掉了!”

    “喂,你的东西!”

    纪念见状,忙也跟着老人一起喊。

    隔着车窗,眼看着冷小邪已经走向出口,她心中一急,从老人家手中接过那个塑胶袋,在车门重新闭紧之前冲出来。

    小伙子好心让座,看样子是个好人,他丢了东西,她帮他送一下也是应该的。

    一路追出地铁站,看到路边等车的冷小邪,纪念心中一喜,忙着迈步追出来。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钻进停下的出租车,冷小邪直接开口,“快开车!”

    “先生!”纪念追到路边,向他扬扬手中的塑胶袋,“你的东西掉了!”

    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套着黑裙子的纪念,冷小邪远远向她摆摆手。

    “送给你了!”

    送给她?!

    “喂……”

    纪念眼看着他的车子走远,无奈地垂下手中的塑胶袋,将袋口打开,从里面摸出那个小小的方盒子,只看了一眼,就气得俏脸通红。

    蓝色盒子上,赫然写着“自然舒适”“杜蕾斯”!

    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原来是个变态!

    纪念顿时唾骂出声,“变|态!”

    有出站的行人听到她的声音,疑惑转脸,看到漂亮女孩手里捏着一盒tt,目光里立刻染上暧昧。

    注意到旁人异样的目光,纪念忙着用手掩住盒子,左右看了一圈,没发现垃圾桶,只好塞进自己的包。

    ……

    摸大摸大

第1438章 自然舒适(1)    “那位被抓的博士姓胡,全名胡则成,是五年前从海外归来的生物系高材生,这个科研项目他在国外的时候就开始研究。后来曾经有海外的药品集团出高价聘请他到自己的公司,都被他拒绝,回来之后,一直就在致力于这个项目的研究,直到今天春天才终于出了成果……”

    二人一起走进研究所的主科研楼,李莱就向冷小邪仔细介绍着当事人的情况。

    第一眼见面时,这位年轻得有点过分的年轻人,实在有就让李莱惊讶。

    不过,考虑到对方是从北京直接调过来的,如此年轻便做过少将之位,必然有过人之处,李莱也没不敢有所怠慢。

    冷小邪在二楼楼梯拐角处停下,抬脸看了看头顶的监控摄像头,“胡博士的交际圈子查过吗?”

    “他一向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实验室,三十好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除了偶尔回父母家吃饭,基本上没有什么应酬。”李莱答道。

    冷小邪继续向上走,“监控录像查过吗?”

    “当时对方切断了整个大楼的线路,录像里没有任何可用的资料。”

    ……

    二人边说边聊,很快就来到胡博士在四楼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几名警局的工作人员正在仔细地取证,旁边站着一位套着西装的中年男子。

    男子戴着眼睛,东方文学网.east330.质彬彬,一侧的额上却有一大块不合时宜的纱布敷在额侧,看上去显得有些怪异。

    “李队!”看到李莱,中年男子立刻就迈步迎过来,目光很自然就落在冷小邪身上,“这位是?”

    “这是冷少将,专门为了这一次的案子从北京过来的。”李莱立刻为二人介绍,“这位是研究所的负责人徐所长!”

    冷小邪很礼貌地向中年男子伸过手掌,“徐所长,您好。”

    “冷将军真是年轻有为。”徐所长笑着与他握了握手,人就叹了口气,“哎……胡博士可是咱们所里的精英,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可惜了,希望二位一定要尽力将他救回来,他可是国宝级的人物啊!”

    “我们会尽力而为。”冷小邪收回手掌,“还请您尽力配合我们工作。”

    “这个是一定的,不过……”徐所长微微皱眉,“我们所里还有其他的项目要进行,这样一直不能恢复正常工作,也确实有些影响。”

    冷小邪一笑,“我们马上撤掉警界线,除了这个实验室之外,其他的工作部门都开始正式开始办工。”

    “真的?”徐所长眼中现出喜色,“那就太好了。”

    “案子固然重要,其他的研究也不能耽搁,不是吗?”冷小邪微笑着问道。

    徐所长一脸欣喜,“冷将军果然是雷厉风行,真是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啊!”

    一旁的李莱脸上就露出些犹豫之色,“冷将军,这……是不是太快了点?”

    调查取证尚未完成,这个时候恢复研究所的工作,只会让取证工作更加困难。

    冷小邪将两手塞进口袋,懒洋洋地侧脸,“李队是质疑我的决定?!或者……要我打电话回北京请示一下?”

    官大一级压死人,谁叫人家是负责人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