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的,我知道了。”

    冷小野挂断电话,挑挑眉尖,又轻笑出声。

    已经不是第一次当母亲,她当然也不会像初次怀孕一样,太过激动。

    心中,却依旧是不小的惊喜。

    抓着手机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冷小野扬着唇角推开手表。

    昨天就听说他上午有一个会议,这会儿不知道开完没有,这样的一个消息,她当然要第一时间和他分享。

    皇甫耀阳那家伙,如果知道他的一次不小心,又和她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她真得很想知道。

    手表上作标显示,两个的距离不超过十米,而且,对方还在向她移动。

    冷小野一笑,当即迈步走过来,拉开房门。

    门外,正准备开门的皇甫耀阳看到她,微微有些惊讶,然后目光就关切地落在她脸上。

    “怎么回事?”

    开完会回来,听到保镖向他报告冷小野找到医生,皇甫耀阳心中担心,立刻就走过来找她询问此事。

    “什么怎么回事?”冷小野想要逗逗他,所以故意装傻。

    目光关注地看着冷小野的脸,皇甫耀阳的语气中满是担心,“保镖说,你找医生了?”

    “干吗?”冷小野看着他脸上担心的表情,故意做出不高兴的样子,“你还派人监视我啊?”

    皇甫耀阳皱眉扶住她的肩膀,“臭丫头,别闹!”

    她白眼,“谁臭啦?”

    “小野,乖……快告诉我!”

    看着眼前的大男人,急得无可奈何的样子,冷小野终于不忍心再逗他,“好啦,告诉你,我早上的时候还是有点反胃,然后就叫了医生询问情况……医生说我没事,就是……”

    看她奔奔吐吐的样子,皇甫耀阳只急得打断她,“就是什么?!”

    冷小野轻笑出声,“没事啦,其实就是我……”

    “国王先生!”远处,助理一脸急切地抓着手机跑过来,一路小跑地冲到皇甫耀阳面前,“国王先生,出事了!”

    皇甫耀阳转过脸,“什么事?”

    助理看看左右,压低声音,“查理公爵越狱逃走了。”

    冷小野听了,也是皱眉,“这怎么可能?”

    原本,查理公爵就被严密单独看管,后来出了莉莉安的事情之后,皇甫耀阳更是加强了对查理公爵的监管工作。

    他竟然能够越狱逃走,这实在有点让人意外。

    “今天凌晨,监狱里出现火情,犯人进行了必要地转移。后来大火扑灭之后,查点人数,查理公爵已经失踪不见踪影。”助理皱着眉介绍着情况,“监狱方向已经联合当地的警方进行搜捕,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消息。”

    皇甫耀阳立刻下令,“电话联线监狱所在市的市长,还有部长。我两分钟之后赶到!”

    “好的,我马上去!”助理转身急奔着离开。

    皇甫耀阳就再一次转过脸来,看向冷小野。

    “小野,到底怎么了?”

    事情到了现在,冷小野当然也不可能再和他兜圈子,抬着脸,迎着他的目光,她含笑开口。

    “耀阳,我怀孕了。”

    ……

    摸大了

第1432章 一次就中招了?!(1)    不,肯定不会!

    冷小野立刻就否认了这个可能。

    因为担心她生产受罪,皇甫耀阳早已经下过决定,不再要宝宝。

    原本冷小野想要自己避孕,可是皇甫耀阳询问过医生之后,知道吃避孕药或者上环之类的方法,对她的身体都会有损伤,所以他宁可难为自己。

    与她亲热时一向小心,除非是安全期,都会做安全措施,怎么也不可能会怀孕。

    上个月的月事还准时来过,这一个月他们两个聚少离多,都没怎么亲热过……

    不对!

    冷小野皱眉。

    她突然想起来了,皇甫玦出事那天,她被莉莉安带回来,救她回来之后,皇甫耀阳帮她洗澡,他们两个曾经做过一次。

    那一次,只是临时兴起,刚刚搬到皇宫里,她跟本就没有准备避孕套,所以那天晚上,他们并没有避孕。

    难不成……一次就中招了?!

    冷小野抬手抚额,好笑又有点无奈。

    算了,不想了,先去确定一下,是真是假再说吧。

    简单洗漱之后,她换好衣服走出来,立刻就吩咐佣人去请王宫的医生过来。

    “妈咪,早安!”

    两个小家伙此时已经吃完早餐,被保镖护送上楼,看到她,立刻就主动向她迎过来。

    看着两个小家伙额上汗意,冷小野弯下身来,拿过毛巾替二人擦了擦汗。

    “去哪儿玩了,这一头汗!”

    “爹地把我们的马运到王宫,我们刚刚去赛马了。”皇甫琦仰着小脸,“妈咪,你猜谁的马跑得快?”

    冷小野帮皇甫玦也把小脸擦了擦,“我猜……是小琦,对吗?”

    “不对!”皇甫琦笑得一脸灿烂,“是小玦哥哥。”

    “哦?”冷小野好奇地看着他,“那你还这么开心?!”

    皇甫琦咯咯地笑起来。“因为哥哥的马跑得太快了,所以我临时改了规则,比赛谁的马跑得慢!”

    冷小野听了,也笑起来。

    这个小东西,一向鬼点子最多。

    笑完了,她伸手扶住皇甫玦小脸,“那……小玦哥哥生气了没有?”

    皇甫玦摇摇头,“是我没控制好马,下次我会吸取教训。”

    小家伙的脸上并没有懊恼的情绪,和父亲一样,他要强,却从不怨天尤人。

    冷小野很满意他的表现,奖励地吻吻他的脸,“恩……下次你们的比赛的时候,我来当裁判。”

    “夫人!”医生走进门来,“您找我?”

    皇甫玦担心地抬起脸来,“妈咪,你病了吗?”

    皇甫琦也是皱着小眉毛看过来,一对洒着金色斑点的黑眼睛里也是满满地关切和担心。

    “没事,别担心。”安慰地向二人一笑,冷小野一左一右扶住两个小家伙,“妈咪只是向医生询问一些问题而已,并不是病了。”

    两个小家伙同时松了口气,冷小野就吩咐佣人带两个小家伙去洗澡,换一下身上湿掉的衣服,她就带着医生走进书房,将自己的情况向他说了一下。

    医生点点头,“不排除怀孕的可能,不过,鉴于您现在时间还太短,用验孕试纸的话,可能不太准确。我还是帮您采一个血,化验一下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