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她却并没有休息,而是取出速写本,继续描画昨天晚上没有画完的设计图。

    香港的设计大赛,她拿到冠军,将会有两场时装秀等着她。

    现在她已经公开身份,整个世界都知道她就是冠军得主,这两场时装秀她当然也不能马虎。

    距离时装秀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似乎很久,却是转眼就会过去,她必须要做足充分的准备。

    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冷小野几乎都在忙。

    等到飞机终于在a国降落的时候,她的两个设计稿也终于画完。

    两个小家伙早已经睡醒了,皇甫玦看书,皇甫琦就在那里摆弄一个高难度的拼插玩具,都是很乖巧地不打扰她工作。

    三人回归的消息,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并没有记者的围堵。

    飞机停稳,舱门打开,冷小野合拢手中的本子,皇甫琦已经第一个欢呼出声。

    “爹地!”

    皇甫耀阳,上飞机之前打电话,他不是还在外地参加活动吗?

    冷小野有些惊讶的转过脸,果然看到登机梯尽头,皇甫耀阳套着一身浅灰色西装,正在灯光下对她扬起唇角。

    手里那一大束红色蔷薇上还带着露水,在灯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站起身,将手中的速写本交给保镖,冷小野迈步走下登机梯。

    将手中的花束送过来,皇甫耀阳含笑开口。

    “小野,恭喜你。”

    接过花束,她带着笑意抬起脸,手就伸过来圈住他的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谢谢老公!”

    拥住她的腰身,皇甫耀阳静静地抱了她一会儿,手掌在她腰上用力地揉了揉,才缓缓松开她。

    “先回家再说。”

    当着孩子和保镖,他总要注意一下身为国王的形象。

    保镖们早已经将行李拿上车子,皇甫耀阳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儿子,享受着二人的亲吻,一家四口这才上了车返回王宫。

    利用这几天的时间,皇甫耀阳已经将王宫里的房间重新安排布置。

    一家四口的房间都已经正式搬到三楼的国王套房,更安全也更舒服。

    吃过晚饭之后,将两个小家伙交给佣人去洗澡,皇甫耀阳就将冷小野带进主卧。

    “哪里不满意的话,明天再让他们换。”

    冷小野环视四周一圈,注意到保镖拿上楼来的那个大盒子,她立刻就走过来,将里面的奖杯取出来,送到他面前。

    “那……你要的奖杯!”

    双手接过她手中的奖杯,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再一次落到她脸上,目光里已经染上歉意。

    “小野……我……”

    因为他的身份,她受到质疑和攻击,皇甫耀阳的心里也是很不舒服。

    冷小野抬手圈住他的颈,“今天晚上你还要工作吗?”

    将奖杯小心地放到一旁的桌上,皇甫耀阳伸手扶住她的腰身,“我已经把需要的工作都做完了!”

    “那……”她伸手轻抓住他的领带,“你就好好补偿我一下吧?!”

    抬手大手,扶住她的小脸,与她墨眸相对,从她的眼睛里,他已经读出她想说的话。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轻吸口气,然后就凑过来,吻她。

    ……

    摸大<!–章节内容结束–>

第1423章 好好补偿我一下(1)    <!–章节内容开始–>冷子锐收回手指,“你没气她吧?”

    “没有。”冷小邪摊摊两手,“我很认真地去相亲的。”

    “才怪!”

    冷子锐看都没看冷小邪一眼,甚至都懒得去瞪他。

    知子莫若父,冷小邪这样的人会去乖乖相亲,他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

    被父亲看穿,冷小邪只是坏笑。

    “至少最后一次是认真去的,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我妈还亲自陪同,结果……人家跟本没出现,就给我写了一纸条儿说没看上我,这可不是假的。”

    冷子锐笑起来,伸手过来如哥们一样拥住儿子肩膀,大手就在他肩膀上握了握。

    “别生你妈的气,下次她再让你去相亲,你就好好应付一下,你也知道她的,虽然已经一把年纪,心理年龄还是个小姑娘呢!”

    “我知道啦,从小到大哪次不是我让着她?”

    这话倒真不是玩笑。

    冷小邪与冷小野不同,从小就早熟,小屁孩子的时候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懂事。

    看上去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人却极为懂事,冷子锐经常不在家,许夏和冷小野都是他照顾保护的对象。

    “臭小子!”伸手在儿子头上揉了一把,冷子锐轻轻拍拍他的后颈,伸手从车上的包里取出一件防弹衣来送给他,“这个带上,以防万一。”

    伸手接过来,冷小邪扬唇向父亲一笑。

    “谢谢爸。”

    车子一路赶回队里,直升机早已经在等待,冷子锐和儿子一起下了车,将他送到直升机下。

    “老规矩,安全第一,任务第二。到了那里之后,当时的负责人会为你安排。”

    “知道啦!”

    冷小邪向他摆摆手,转身跳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上升,冷子锐微眯着眸子站在原地,看着飞机渐远,脸上依旧带着一抹笑意,墨眸却已经染上深沉。

    这么多的历练,儿子早已经成长起来,独当一面,但是在父亲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将任务交给他,他放心,又不放心。

    “首长。”

    助理走上前来,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冷子锐收回目光,转身坐回车内,那边还有一堆人在等着他开会,他没有多少时间再耽搁。

    ……

    ……

    第二天一早,帮两个孩子收拾了行李之后,冷小野将行李交给赶过来接三人的保镖,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和许夏辞行。

    一向很少早起的许夏,今天也是早早起床,亲自为三人做了早餐。

    她的厨艺自然是不敢恭维,三明治里的煎蛋不是老就是嫩,冷小野和两个孩子却都是吃得很香。

    看着许夏入坐,冷小野主动提议,“妈,这几天你也没什么工作,要不……你跟我过去住几天?”

    许夏立刻摆手,“我?不去不去,不习惯。”

    “你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

    “不无聊啊,睡睡觉,弹弹琴,健健身挺好的呀。”许夏一脸安然笑意,“你爸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抽空回来一趟,看不到我,他不习惯的。”

    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人在家里亦已经习惯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