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许夏当然也知道自家儿子不是gay,可是人言可畏,哪个当妈的愿意让别人这样说自家儿子啊。

    自家老公冷子锐走到哪里,不是被人竖大拇指,现在却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这段时间,许夏数次听到有人悄悄议论,她的性格哪里受得了。

    “妈!”冷小野忙着劝道,“您放心吧,等我哥找一媳妇回来,再给您生个大孙子,那流言就不攻自破了。”

    许夏抬起脸,“小邪,妈也知道,最近逼着你这样相亲是妈不对,你休假应该好好在家休息,妈就是……就是不想让别人说你、说你爸、说咱们冷家……你要是哪天真得有合适的,一定要带回来,让这些嚼舌头的家伙们好好看看,我儿子那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许夏的心思,冷小邪怎么会不知道。

    虽然心中排斥相亲,他还是乖乖就范,就是心疼自家老妈。

    现在听许夏这么说,他这个当儿子的也是心里难受。

    “妈,您放心吧,如果真有合适的,我肯定带回来。”

    十八岁参军,一直在男人堆里摸爬滚打,他接触外界实在不多。

    队里都是男人,也确实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女性,自然也没有条件去谈恋爱。

    原本,冷小邪跟本就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好男儿志在四方,他心中雄心勃勃,要像父亲一样干出一番事业,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被爱情婚姻束缚。

    “妈……都快十一点了,您也早点去睡觉吧。”冷小野劝道。

    “好,那我去睡了,一会儿你们吃完也早点睡,杯子留着我明天再洗。”许夏站起身,上楼休息。

    冷小野就凑到冷小邪身侧的椅子上,“哥……相了这么多,一个合适的没有?”

    冷小邪摇头。

    “那你真得要这么一直单着啊?”

    他轻耸肩膀,“说实话,我原本计划三十岁之后再找女人的,不过……看老妈这样子,我不找一个回来,她恐怕是不会罢休的。”

    “妈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啊,要不然我能去相亲吗?”

    冷小野笑着碰碰他的胳膊,“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冷小邪一脸无奈,“您饶了我吧,现在一提相亲我都头大。”

    “对了,听说今天相亲那位没看上你?”冷小野好奇地询问,“怎么回事啊?”

    要说自家哥哥,看不上对方,冷小野一点也不奇怪,不过,竟然有人主动说看不上他,这倒有点新鲜了。

    冷小邪放下手中的果汁杯,“这说明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趋炎附势的。”

    “这么说,你还挺欣赏她的,要不……我给老妈说说,再帮你们约一次?”

    冷小邪挑眉看向自家妹妹,“小野,哥没得罪你吧?”

    冷小野大笑出声,转身走进客厅,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来送到他面前。

    “那……送你的!”

    接过盒子,翻开盒盖,看着里面那两串黑亮的手链,冷小邪疑惑地将珠串取出来,左右看了看。

    对这些东西,他并不在行。

    “这是什么东西啊?”

    ?<!–章节内容结束–>

第1417章 性别,女!(1)    <!–章节内容开始–>“妈!”纪念唤住赵丽华,“我过几天要回老家祭奠我妈,工资要月底才发,您能不能先借我一点儿……要不,我只能去向爸爸要了。”

    人人都知道纪念胆小、懦弱,是个可以随意揉捏的小包子,但是没人知道,她不过就是伪装而已。

    随意揉捏?

    那得她想要别人揉捏才行!

    她实习期还不到一个月,发工资还早,再过几天就是妈妈的忌日,如果不拿到这月的零用钱,只靠她打工的钱跟本就不够。

    这一番话,纪念说得很小心,甚至带点恳求的语气,赵丽华越依旧听出几分威胁的味道。

    赵丽华眉尖跳了跳,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敢用纪天养来威胁她。

    在纪天养面前,她一向装出慈善母亲的形象,如果让纪天养知道她克扣纪念的零用钱,他肯定会对她大发脾气。

    “小念。”赵丽华露出笑意,从小包里摸出钱包,“妈妈不是说不给你,只是怕你乱花而已,既然你要用钱,那……这一千你先拿着,不用再跟妈妈要。”

    纪念接了钱,却并没有罢休,“妈,上次我姐把爸给我买的衣服拿走了,我还想买两套衣服上班穿,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五千,等我以后上班发工资了,我一定还给您。您要是不信任我,我给您写个欠条也行。”

    纪天养每月给她一万零用钱,赵丽华每月克扣,纪念也习惯。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在实习期,不能影响工作,为了方便来回节约时间,肯定是要坐飞机的,一千块钱绝对不够。

    这一句,纪念又把威胁的砝码回了一些份量。

    赵丽华皱眉,没想到,平日里的小包子这回竟然敢反抗。

    今天纪念的反应,实在是有些不同以往。

    第一次被小包子烫到手,她多少也是有点意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心不甘情不愿,又怕她真得到纪天养那里靠状,只好又拿出一沓钱出来,数了四千给她。

    “先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回,以后你也要像姐姐一样自己养活自己,别老想着不劳而获。”

    不劳而获?

    纪念在心中暗哼,纪千遥表面上说不要家里的钱,结果克扣她的都到了姐姐那里,到最后反倒是她不劳而获?

    心中腹诽,她脸上却已经露出低眉顺眼的模样,甜甜一笑,接了那四千块钱。

    “谢谢妈妈。”

    目的达到,她才懒得与赵丽华做这些口舌之争。

    看看眼前重新露出乖巧之态的纪念,赵丽华也没有太在意,皱了皱眉走出门去。

    纪念关了门,刚将钱收起来,电话就响起来,打电话来的是纪天养。

    “小念啊,还没睡呢?”

    “正准备睡呢,爸……你现在在哪儿啊?”

    比起赵丽华母女,纪天养对纪念绝对是一等一的好。

    纪念之所以如果容忍赵丽华母女,就是因为父亲的原因。

    “爸爸刚到德国这边,正从机场往酒店赶呢,没事就早点睡吧,女孩子不要老熬夜。”

    “我知道,爸爸您安心工作吧,不用担心我。”

    ?<!–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