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妈!”纪念唤住赵丽华,“我过几天要回老家祭奠我妈,工资要月底才发,您能不能先借我一点儿……要不,我只能去向爸爸要了。”

    人人都知道纪念胆小、懦弱,是个可以随意揉捏的小包子,但是没人知道,她不过就是伪装而已。

    随意揉捏?

    那得她想要别人揉捏才行!

    她实习期还不到一个月,发工资还早,再过几天就是妈妈的忌日,如果不拿到这月的零用钱,只靠她打工的钱跟本就不够。

    这一番话,纪念说得很小心,甚至带点恳求的语气,赵丽华越依旧听出几分威胁的味道。

    赵丽华眉尖跳了跳,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敢用纪天养来威胁她。

    在纪天养面前,她一向装出慈善母亲的形象,如果让纪天养知道她克扣纪念的零用钱,他肯定会对她大发脾气。

    “小念。”赵丽华露出笑意,从小包里摸出钱包,“妈妈不是说不给你,只是怕你乱花而已,既然你要用钱,那……这一千你先拿着,不用再跟妈妈要。”

    纪念接了钱,却并没有罢休,“妈,上次我姐把爸给我买的衣服拿走了,我还想买两套衣服上班穿,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五千,等我以后上班发工资了,我一定还给您。您要是不信任我,我给您写个欠条也行。”

    纪天养每月给她一万零用钱,赵丽华每月克扣,纪念也习惯。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在实习期,不能影响工作,为了方便来回节约时间,肯定是要坐飞机的,一千块钱绝对不够。

    这一句,纪念又把威胁的砝码回了一些份量。

    赵丽华皱眉,没想到,平日里的小包子这回竟然敢反抗。

    今天纪念的反应,实在是有些不同以往。

    第一次被小包子烫到手,她多少也是有点意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心不甘情不愿,又怕她真得到纪天养那里靠状,只好又拿出一沓钱出来,数了四千给她。

    “先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回,以后你也要像姐姐一样自己养活自己,别老想着不劳而获。”

    不劳而获?

    纪念在心中暗哼,纪千遥表面上说不要家里的钱,结果克扣她的都到了姐姐那里,到最后反倒是她不劳而获?

    心中腹诽,她脸上却已经露出低眉顺眼的模样,甜甜一笑,接了那四千块钱。

    “谢谢妈妈。”

    目的达到,她才懒得与赵丽华做这些口舌之争。

    看看眼前重新露出乖巧之态的纪念,赵丽华也没有太在意,皱了皱眉走出门去。

    纪念关了门,刚将钱收起来,电话就响起来,打电话来的是纪天养。

    “小念啊,还没睡呢?”

    “正准备睡呢,爸……你现在在哪儿啊?”

    比起赵丽华母女,纪天养对纪念绝对是一等一的好。

    纪念之所以如果容忍赵丽华母女,就是因为父亲的原因。

    “爸爸刚到德国这边,正从机场往酒店赶呢,没事就早点睡吧,女孩子不要老熬夜。”

    “我知道,爸爸您安心工作吧,不用担心我。”

    ?<!–章节内容结束–>

第1418章 性别,女!(2)    <!–章节内容开始–>“你也该实习了吧,要不你干脆回公司帮爸爸吧,也顺便学学管理方面的事情?”

    纪念念公安大学,是她自己做得主张,纪天养并不希望女儿真得做这个职业,早就与她提过数次,要她回公司帮忙。

    “爸……学校都帮我联系好了。”

    “小念,爸还是觉得……女孩子不要做这行,太累太危险,你要是不喜欢回咱们公司,爸帮你联系别的地方。”

    “爸。”纪念抿抿嘴唇,“我真得想做这行,您……让我试试,要是不行,我再换,行吗?”

    电话那头,纪天养沉默好一会儿,“那好吧,你在哪个队,爸爸打个电话过去关照一下。”

    纪天养原本也是军人出身,复员之后下海经商,这些年的打拼下来,早已经是身份不菲。

    原来的老战友不少也是身居高位,这个能力他还是有的。

    “不用,您就忙您的吧,我自己能行。”

    在外面,纪念一向低调,队里的人并不知道她的富二代身份。

    “你这丫头,就是要强,那好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和爸爸说。”

    “好,您做了这么久的飞机,衬着现在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别太累了。”

    父女二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纪念就挂了电话。

    揭起薄被,看到压在被下的西装,她随手拿起来翻了翻。

    看到上面“阿玛尼”的标签,她微微皱眉。

    如果是普通西装也就算了,这么贵的西装,还是想办法给他送回去吧!

    将西装小心地抚平挂好,纪念这才爬到床|上。

    想起今天的一番惊魂动魄,耳朵里响起冷小邪的声音,她微微皱眉。

    今天她的表现确实不好,这也难怪,之前在学校里只有理论知识,她到警队才是第三天,跟本就没有实践经验,也难怪那个家伙要鄙视她。

    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加强自己的专业素养,做一个像妈妈一样的干练女警。

    不,从现在开始。

    看看时间,纪念挑被从床|上爬起来,换了一套运动装,束起长发。

    她轻手轻脚地迈步摸出房间,走到父亲的健身房,舒展了一下身子,套上拳击手套,就练习起来。

    “妈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还有那个混蛋妖孽……你也给我好好看看,我纪念……不是累赘!”

    ……

    ……

    冷家。

    冷小野的房间内。

    冷小野靠在床头,一手一个拥着儿子,正在与两个小家伙聊冷小邪相亲的事情。

    “小邪舅舅就说,这两个是我儿子,你不介意吧?”

    “然后那个姐姐就好像被烫到一样跑了。”

    ……

    听着两个小家伙绘声绘色的描述,冷小野早已经笑出声来,“难道就没有一个舅舅喜欢的?”

    皇甫玦和皇甫琦同时摇头。

    冷小野轻扬唇角,“你们这个舅舅啊……在美人堆里长大,挑衅也难怪。好了……现在该睡觉了。”

    一左一右亲亲两个小家伙的脸,冷小野起身爬起来,帮两个小家伙盖好薄被,轻轻摸摸二人的脸。<!–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