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你也该实习了吧,要不你干脆回公司帮爸爸吧,也顺便学学管理方面的事情?”

    纪念念公安大学,是她自己做得主张,纪天养并不希望女儿真得做这个职业,早就与她提过数次,要她回公司帮忙。

    “爸……学校都帮我联系好了。”

    “小念,爸还是觉得……女孩子不要做这行,太累太危险,你要是不喜欢回咱们公司,爸帮你联系别的地方。”

    “爸。”纪念抿抿嘴唇,“我真得想做这行,您……让我试试,要是不行,我再换,行吗?”

    电话那头,纪天养沉默好一会儿,“那好吧,你在哪个队,爸爸打个电话过去关照一下。”

    纪天养原本也是军人出身,复员之后下海经商,这些年的打拼下来,早已经是身份不菲。

    原来的老战友不少也是身居高位,这个能力他还是有的。

    “不用,您就忙您的吧,我自己能行。”

    在外面,纪念一向低调,队里的人并不知道她的富二代身份。

    “你这丫头,就是要强,那好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和爸爸说。”

    “好,您做了这么久的飞机,衬着现在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别太累了。”

    父女二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纪念就挂了电话。

    揭起薄被,看到压在被下的西装,她随手拿起来翻了翻。

    看到上面“阿玛尼”的标签,她微微皱眉。

    如果是普通西装也就算了,这么贵的西装,还是想办法给他送回去吧!

    将西装小心地抚平挂好,纪念这才爬到床|上。

    想起今天的一番惊魂动魄,耳朵里响起冷小邪的声音,她微微皱眉。

    今天她的表现确实不好,这也难怪,之前在学校里只有理论知识,她到警队才是第三天,跟本就没有实践经验,也难怪那个家伙要鄙视她。

    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加强自己的专业素养,做一个像妈妈一样的干练女警。

    不,从现在开始。

    看看时间,纪念挑被从床|上爬起来,换了一套运动装,束起长发。

    她轻手轻脚地迈步摸出房间,走到父亲的健身房,舒展了一下身子,套上拳击手套,就练习起来。

    “妈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还有那个混蛋妖孽……你也给我好好看看,我纪念……不是累赘!”

    ……

    ……

    冷家。

    冷小野的房间内。

    冷小野靠在床头,一手一个拥着儿子,正在与两个小家伙聊冷小邪相亲的事情。

    “小邪舅舅就说,这两个是我儿子,你不介意吧?”

    “然后那个姐姐就好像被烫到一样跑了。”

    ……

    听着两个小家伙绘声绘色的描述,冷小野早已经笑出声来,“难道就没有一个舅舅喜欢的?”

    皇甫玦和皇甫琦同时摇头。

    冷小野轻扬唇角,“你们这个舅舅啊……在美人堆里长大,挑衅也难怪。好了……现在该睡觉了。”

    一左一右亲亲两个小家伙的脸,冷小野起身爬起来,帮两个小家伙盖好薄被,轻轻摸摸二人的脸。<!–章节内容结束–>

第1415章 纪念其人(2)    到附近找了一个公共厕所,把脸洗干净,又理了理头发。

    此时的纪念,脸上铅华尽去,皮肤白皙微微透着些粉红,尽显青春气息。

    微微有些凌乱的刘海下,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对璀璨如星辰的眸子,挺直的鼻梁下粉嫩双唇微抿。

    镜子里映出来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小脸,如果忽略掉那对眼睛里的不羁,这张脸会很容易让人想到乖巧二字。

    与身上那件暴|露的短裙,实在是有些不搭。

    看看身上的衣服,纪念皱了皱眉,将西装裹紧走出公厕。

    穿过马路,纪念迈步走进马路对面高档别墅小区的入口,一路行到小区内部,在一座三层大宅前停下。

    看看楼上亮着灯的房间,她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台阶,轻轻地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门被拉开,开门的人是家里的佣人李妈。

    看到她这个样子,李妈只是一怔,“小……小姐?!”

    “嘘!”纪念忙着抬起一只手指,示意她小声点,要是吵醒了那两位,她又要挨骂。

    李妈会意,忙着收了声音,将她让进来。

    “您……没事吧?”

    “没事,我先上楼,一会儿再上来和您说。”

    纪念迅速看一眼客厅的方向,没有看到人,稍稍地松了口气,忙着迈步向楼梯的方向走过来,轻手轻脚地迅速上楼。

    一路行到二楼拐角,她正要弯向三楼,楼梯里已经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的天,你怎么穿成这样,这是去哪儿了?!”

    纪念暗暗皱眉,转过脸来的时候,小脸上已经满是无害笑意。

    “姐,还没睡啊!”

    走廊里,站着一个女孩子,年纪与她相仿,身上套着华美的白色丝绸家居装,长发披肩,五官与她有几分相似。

    只是眉略显粗重,显得有些盛气凌人。

    这位正是纪念同父异母的姐姐,纪千遥。

    纪千遥抬着脸,视线落在纪念眼前,看着那张比自己还要精致数分的小脸,瞬间便生出一股无名怒意。

    “好好一个女孩子,穿成这个样子,身上还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纪家的脸都被丢尽了。如果被记者拍到,他们不定又要怎么乱写,真是丢人!”

    纪念随她骂,只是垂着脸不出声。

    十岁到纪家,一呆就是十年,她早已经学会忍气吞声。

    一旦反抗,只会引来更多的谩骂,她这个小细胳膊拧不过大|腿,又何必不自量力地以卵击石。

    再忍一年,她毕业工作了,拥有自己养活自己的能力,她就搬出这里,再不回来。

    纪千遥的独角戏唱着无趣,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

    纪念扬扬唇角,转身上到三楼的阁楼,那里是她的房间。

    一进门,她立刻就将门反锁,脱掉身上的西装,拿了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热水浇在身上,手臂刺疼,纪念侧脸看了看胳膊,只见右小臂上一道巴掌长的伤口。

    知道是之前摔下阳台的时候,不小心蹭伤,她挑了挑眉,拿过杀菌的洗手液,忍着疼洗了洗伤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