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胡立对于冷小邪,依旧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特别让一个手下过来看看。

    “等我穿上衣服。”

    冷小邪应了一声,大步走过来,撩起女孩子蓬乱的长发。

    “你……干什么?”

    女孩子慌乱地转过脸。

    “嘘!”

    抬起手指,示意她不要出声,冷小邪双手一拉,已经将她的裙衣扯开。

    黑色衣料分开,露出一片凝白的肌肤,女孩子的背部线条很漂亮,灯光下,越发显得肌肤莹润有光。

    冷小邪心无杂念,拉下她的裙衣,顺手将薄被拉过来,盖到她身上,却故意露出半边****的肩膀。

    他就三两下解开衬衣纽扣,迈步走到门边,拉开门。

    手下端着一些饭菜走进来,放到桌上,扫一眼床|上“半裸”的女人,再看看衣服松散的冷小邪,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您慢慢吃,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好的,谢谢兄弟了。”

    冷小邪笑应。

    手下离开,冷小邪过去将门重新锁好,人就走过来,帮她解开束缚着双手的领带。

    注意到对方被勒红的手腕,他歉意一笑。

    “报歉啊,形势所迫。”

    女孩子揉揉手腕爬起来,因为衣裙已经被撕坏,她这一起身,裙衣立刻就滑下来,饱满胸口瞬间露出大半。

    冷小邪一抬眸,刚好看到被黑色胸衣包裹着的雪白浑圆,别过眼睛,他抬手将西装丢给她。

    “把您的凶器收好了!”

    女孩子回过神来,意识到他的所指,一张脸瞬间烫若火烧,忙着将裙了拉了拉,将他的西装裹到身上。

    所幸脸上满是化妆品,再加上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多少为她掩饰了一些。

    “谢谢!”

    “谢就不用了,一会儿别给我添乱就行了。”冷小邪向桌上的饭菜扬扬下巴,“时间还早,吃点东西吧!”

    视线落在桌上的饭菜,她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

    中午去相亲,她实在是懒得应付,直接给了对方一张纸条,饭都没有吃。

    后来到了队里,队里正研究着扫黄的事情,晚上就是吃了两口难吃的盒饭。

    此时此刻,这会儿早已经是肌肠饥肠辘辘,前心贴后背了。

    “我不饿,你吃吧。”

    对方估计也没吃饭,那份饭菜就是一个人的量,对方可以说是救了她一命,她哪好意思抢人家的晚餐吃。

    口水都快出来了,还说不饿?

    冷小邪轻扬唇角,“看着你的脸我实在没胃口,还是你吃吧!”

    这家伙怎么这么毒舌呀?!

    心中的那点感激瞬间被怒意取代,纪念抬眸狠狠瞪了他一眼,人就坐到桌边。

    不吃拉倒,饿到他胃下垂,肠穿孔……活该!

    心中腹诽,纪念跳下床,迈步走进洗手间,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脸,她也是被吓了一跳。

    弯下身去,捧了水想要洗脸又停下来。

    这个家伙明显是个以貌取人的,才不要让他看到她的脸呢!

    恶心死他!

    洗了洗手,她大摇大摆地走回桌边,不客气地坐下吃饭。

    菜、肉、米饭、汤……

    她吃吃吃,一口也不给他剩!<!–章节内容结束–>

第1408章 只是歧视你(1)    <!–章节内容开始–>眼看着冷小邪向自己伸过手掌,女孩子瞬间紧张地身体绷紧。

    他……他不会要来真的吧?!

    捕捉到她眼中的惶恐表情,冷小邪轻扬唇角,故意将手伸向她的胸口。

    听着她气骂出声,他才右手一转,落上她的肩膀。

    看准穴位,将手指按下。

    肩膀上穴位被按,女孩子立刻就疼得尖叫出声。

    “疼……啊……你放开我……啊……”

    穴位又酸又疼,她只是疼得全身冒汗,呼吸急促,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扛不住的时候,冷小邪已经移开手指,落上她的手臂——手肘内部的曲泽穴。

    穴位酸疼,她再一次叫出声来。

    但是这种疼又不仅仅疼,疼过之后,整个人又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于是后面的尾音便蜿转地加了一些低沉的尾音,显得十分暧|昧。

    冷小邪低笑,“这次不错,挺像的!”

    抬眸,看着男人那张俊美妖孽的脸,她只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出九宵云外。

    这个想法还在酝酿中,身体已经被他拉着翻了一个身,趴在床上。

    然后,两只温热手掌就已经移过来,落上她的肩膀。

    男人的手指温热而干燥,略有些粗糙的肌肤落在她微沾的背上,竟然让她的心猛地一跳。

    接下来,难以忍受的酸疼瞬间绷紧她的神经,她失控地尖叫出声。

    “这一次……哥哥让你好好爽一爽!”冷小邪配合地和她一起演戏,手指就不客气地按着她肩膀上的穴位,“以后少玩点电脑,肩膀僵得像木头一样!……叫哥!”

    前半句还是低声提醒,到了后面两个字,已经是放荡不羁。

    她咬着牙忍着疼。

    “休想!”

    他不说话,只是将手指连续地按在她背上的天宗穴。

    女孩子尖叫连连,当他移开手指,她如释重负地低吟一声。

    最近忙着赶毕业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白天要去警队报到,晚上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她的脖子和肩膀都难受得要死。

    他的手指按在身上的时候,酸疼得好像人要死掉一样,疼过之后,却觉得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舒服吗?”冷小邪轻声问。

    “舒服。”她本能地回应。

    “爽了?!”

    耳侧,男人的声音里裹着邪魅笑意。

    她脸上发热,心中恨不得咬他几口,脸就埋在床|上装死尸不出声。

    看着她渐渐泛起粉红的耳根,冷小邪低笑出声,故意扬起声音,“等哥去洗个澡,回来继续!”

    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放水,他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周队的电话。

    “已经查到对方的老巢,京郊高速第二个出口下车东行800米左手边小路一直向北,有一家造纸厂。”

    “我们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冷小邪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是9点28分,10点30分正式行动。”

    “好,你多加小心。”

    周队挂了电话。

    冷小邪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就听到门被敲响。

    “谁呀!”他扬声询问。

    “胡哥让我给您送点吃的。”门外,传来一个手下的声音。<!–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