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几个下了车,冷小邪亲自将还在晕迷的女孩子从车上扛下来。

    早有数人迎上前来,一个个都是目色凶悍,不是染着头发,就是纹着身,明显不是等闲之辈。

    手上没有看到明显的武器,有好几个却是腰上鼓鼓的,冷小邪只一眼就扫出那是手枪的轮廓。

    “胡哥!”

    众人纷纷向胡立打招呼,目光就戒备地看向扛着一个女孩的冷小邪和李肃。

    “这是冷兄弟,咱们的客人。”胡立挥挥手,“冷兄弟,跟我过来吧!”

    几人穿过院子,走到一幅半旧的办公室,一个手下推开一间门,几个人就鱼贯而入。

    这是一间办公室,放着桌椅和电脑之类的物件,冷小邪扫了一眼,将女孩扔到电梯椅上。

    胡立扬扬下巴,手下直接抓起一瓶矿泉水,不客气地将里面的水凉到她脸上。

    白粉底、黑睫毛、蓝眼影……

    灯光下,各种颜色被水浇得混成一团,再加上被水打湿的长头发……那张脸,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受到凉水刺激,女孩挂着半边假睫毛的眼睛抖了抖,眸子睁开。

    如果说那张脸,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团染了色的烂泥的话,那么……那对眼睛就如同是泥地上的珍珠。

    晶莹、通亮、深邃!

    注意到那对眼睛,冷小邪的眸子微微地眯了眯。

    手下看女孩醒了,立刻就大声哈斥着询问,“说……谁派你来的,你们是什么计划?”

    女孩子眼睛里闪过一瞬的茫然,然后就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

    没有理会那名手下的询问,她只是在椅子上坐直身子,一言不发。

    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手下明显失去耐性,直起身子就走向她。

    看出对方眼中的冷意,冷小邪抬起一脚。

    嘭!

    他的脚直接踢在电梯椅上,女孩子连人带椅子一起滑了出去。

    椅子倒下,女孩子也滑下去,落在墙角。

    上前两步,冷小邪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手中的枪就抵在她的眉心。

    “说!”

    黑眼睛直直地抬眸,迎上他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杀就杀吧!”

    那对眼睛里,有些惶恐,但是……却没有妥协的意思。

    冷小邪轻笑出声,“哟……还视死如归呢?!”

    一句话,一屋子男人都笑起来。

    女孩子咬了咬腥红的嘴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她想死就成全她吧,这么嫩,估计也是小角色,留着也没用。”胡立淡淡道。

    冷小邪目光暧|昧地,扫了一眼她湿漉漉的胸口,“胡哥,杀之前……给我爽爽行不?”

    “这脸你也玩得下去?”胡立笑问。

    “这不是……以前没玩过女警吗?”冷小邪笑道。

    “行,那就给兄弟过过瘾,不过……这妞性子够烈的,你可小心点!”胡立道。

    “放心,兄弟只玩女人,可不会被女人玩……”冷小邪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烈马骑起来才有趣!”

    女孩子张口想要去咬他虎口,冷小邪让开手掌,借着这个机会,她挣扎着就要逃。

    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拧在身后,冷小邪只用一只胳膊就将她夹到半空。

    “胡哥,找个有床的地方给我呗!”<!–章节内容结束–>

第1407章 你放开我……(3)    <!–章节内容开始–>“去……给冷兄弟找个房间。”

    胡立一扬下巴,一个手下就走过来,将冷小邪带到斜对面的一间房间。

    房间里简单陈设,中间放着一间铁架床。

    “谢了!”冷小邪直接将女孩扔到铁架床上,她刚要挣扎着起身,他已经跳上床下压住她,抓住她的双手从口袋里扯出领带将她的两手绑到床头。

    女孩子气骂出声,“混蛋,你放开我……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

    她话未说完,冷小邪已经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我动了,你怎么样?!”

    不等对方反应,他已经松开她的脸,跳下床去,一边就甩甩手指。

    这位脸上涂了多少粉啊,都能捏出泥了!

    走过来,将门上锁,冷小邪这才重新回到床边,弯下身子凑向她。

    “不要过来!”

    女孩子只当他要对她轻薄,立刻就尖吼出声。

    “我这耳朵可是宝贝,震坏了你赔得起吗?”冷小邪白她一眼,低声开口,“你是哪个中队的?”

    女孩子皱着眉,戒备地看着他,没出声。

    “看你这样子,八成还是实习生吧?”冷小邪皱眉想了想,“你是赵云龙手底下的吧?”

    王朝娱乐城那块地方,位于两区交界,之前一直有点争议。

    这女孩明显不是辑毒队的人,不外乎就是属区的刑警,看她样子经验不丰富,就可以判断出是没毕业的实习生。

    看冷小邪直接道出自己队长的名字,女孩子努力保持着镇静,眼睛里到底还是闪过惊讶。

    将她的眼神收在眼里,冷小邪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不用害怕,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你也别问我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你。”

    低声向她安慰一句,冷小邪转脸看看房门的方向,捕捉到外面的脚步声响,他伸手在她胳膊上拧了一下。

    女孩子猝不及防,疼得尖叫出声。

    “继续!”冷小邪收回胳膊,与她目光一对,他轻耸肩膀,“继续叫啊……**不会啊?!就算你是处|女,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你才是处|女呢!”女孩子本能地反驳,说完了,又觉得不对,咬了咬嘴唇,“我不会!”

    虽然她不知道冷小邪是谁,但是从对方的表现也猜到他应该是卧底。

    他的眼睛里很干净,并没有半点龌龊,这一点,她看得出来。

    “你不叫……我可来真的了?”

    “你敢!”

    “那就快叫!”

    女孩子咬咬嘴唇,“啊——”

    “那叫尖叫,再软一点。”

    “啊——”

    “您打哈欠呢?”冷小邪无奈地看她一眼,“喘息声要粗一点,急一点……可以一边骂我一边叫的吗,假装你在被强|暴,懂不懂?”

    女孩子咬着嘴唇,不出声。

    让她当着一个男人假装叫|床……她实在干不出来!

    “没办法了,这可是你逼我的!”

    冷小邪无奈地站直身子,手就向她伸手过来。

    眼看着他伸过手掌,女孩子刚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绷紧。

    “混蛋……你……干什么?!……啊……你放开我……”

    ……

    ……

    邪爷到底做了什么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晚安顶锅盖循走<!–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