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心中,腾得升起一团异样的情绪。

    “这样!”

    他突然向前一凑,吻住她微嘟着的嘴唇。

    眼前一黑,纪念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脸在眼前瞬间放大,她跟本没明白怎么回事,唇已经被他覆住。

    纪念一下子瞪大眼睛,一切太突然,她完全傻了。

    在她出神之间,冷小邪却已经无师自通地轻易突破她的唇齿,纠缠处那条美好柔软的小丁香。

    心脏僵停。

    然后。

    加速。

    纪念只觉全身的皮毛如突然浸入冷水一般,绷紧,收缩,所有的汗毛瞬间根根竖起,接着全身一颤。

    数秒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他在吻她。

    他在吻她,还是舌……吻?!

    纪念猛地用力,一把推开了冷小邪,喘息着质问。

    “你……你干什么你?!”

    冷小邪被她推回来,撞在车门上,坐直身子,他轻喘口气。

    “本人一向睚眦必报,你强吻我一次,我强吻你一次,现在……扯平!”

    他的语气太平淡,又太理所当然,心脏狂跳,一片混乱的纪念并没有发现这其中的漏洞——她咬了他没错,但是,最先吻人的那个,可不是她。

    纪念还在思考着如何应对,冷小邪却已经抬手将车钥匙丢过来。

    “发什么呆呢,开车!”

    她撇撇嘴,拿过车钥匙启动车子,将车子往回开。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冷小邪轻吁口气,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侧眸看着她开车的侧影,明明看着她套着严严实实的训练服,眼前闪过的却是她那条白色纯棉小内|裤。

    靠!

    拧开矿泉水,冷小邪抬手将水送到嘴里,一口气将整瓶水都灌进喉咙,却依旧没有压住身上那股火气。

    纪念凭着记忆将车开回训练场。

    “停哪儿啊?!”

    旁边没人回答,她转脸看过来,只见那个一向总是带着笑意的家伙皱着眉,脸色铁青。

    那个样子,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

    谁招惹他了,又在那甩脸色!

    将车停下,纪念推门就下了车,走向宿舍的方向。

    反正她到了,他爱咋咋滴,走了几句,她突然又停一了下来。

    不对啊!

    她什么时候强吻他了,明明是他吻她的。

    这家伙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占他便宜吗?!

    纪念转过身来,正要追过去质问,却见那辆越野车已经咆哮着启动,转眼就没了踪影。

    抬手摸摸还有些肿胀的嘴唇,纪念咬牙怒骂。

    “冷小邪,你这个衣冠禽兽,我跟你没完!”

    ……

    ……

    依如每日,当皇甫耀阳处理完所有的工作,来到三楼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

    轻轻推开二人的房间,走过去帮两个小娃整理了一下踢开的薄被,皇甫耀阳轻手轻脚地退出来,走进主卧。

    卧室里,冷小野正在翻看着膝盖上的一沓报纸。

    上面写着的关于此次人质事件的新闻,对于皇甫耀阳,媒体褒贬不一。

    有的认为,他亲自赶到事发近,在最危险的地方指挥,是真正的心系人民。

    有的则认为,人质的死完全是因为他的指挥不力。

    ……

    …

第1504章 谁强吻谁(2)    所有的芝麻都被她卷到嘴里,偏偏就有一个和她做对,卡在叉子上的两根分叉间,就是不肯让她吃。

    纪念的倔劲也上来了,捏着个叉子,又吮又舔地和那只芝麻较上了劲。

    冷小邪将东西装上车,提了两瓶矿泉水过来,一眼就看到小丫头歪着头,伸着小舌头舔手里的叉子。

    她的唇上沾着油光,粉粉的唇因为之前被他咬过还有些微肿。

    看着她那个姿态,冷小邪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之前那一吻,想起她舌尖的甜蜜与美好,瞬间唇舌发干。

    终于。

    那只卡在叉子之间的芝麻被她舔下来,纪念缩回舌尖,将芝麻卷到嘴里嚼着,一抬眼就见车窗外,冷小邪正目光怪异地看着她。

    看看眼前的叉子,再想想自己刚才的姿态,纪念的脸腾得就红了。

    “你……你别乱想,我……我就是吃芝麻,我不是……”

    冷小邪也回过神来,拧开手中的矿泉水向嘴里灌了一口,绕过车子坐进副驾驶座。

    “不是什么?”

    “不是……”

    纪念语塞。

    该死,没事她瞎解释什么啊!

    不就是舔了两下叉子吗,有什么好解释的呀,现在越解释越乱了。

    “啊,好渴!”急中生智,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送到嘴里,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啊……好爽!”

    冷小邪看一眼手中留下的那瓶没开盖的矿泉水,“那是我的。”

    他的?!

    纪念看看手中的矿泉水,怪不得刚才没费劲就把瓶盖拧开了,这么说,他喝过了——她喝了他喝过的矿泉水。

    也就是说,他的嘴碰到瓶口,然后,她又碰了……

    这……这不是间接接吻。

    啊!

    我呸!

    什么接吻啊,纪念你想什么呢?!

    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样,纪念转头对着窗外就装吐。

    “啊……好恶心!”

    竟然被她嫌弃了?

    冷小邪皱眉,“你吃我口水的时候也没说恶心,现在恶心什么?”

    “我……我什么时候吃你口水了?”纪念转过脸来,质问。

    冷小邪侧脸,一对眸子微眯着注视着她,手就抬起来指向自己嘴唇上的牙印。

    “这么快,你就忘了?!”

    死丫头面子,竟然敢嫌他脏,他还没嫌她呢!

    他的唇上,一圈明显的牙印,泛着青紫,有的地方已经结了痂。

    那一咬,确实是咬得够重的。

    纪念没想到,她这一口咬得这么重,脸上就有点讥讥的。

    “我……我当时就是一着急,也……也没多想……那个……对不起啊!”

    哟,这位还会说对不起呢?!

    “对不起就行了?”

    道歉也道了,这位还得礼不饶人了?

    纪念生起怒意,一对眼睛抬起来瞪着他,人就向他脸上一凑,抬手指向自己的嘴。

    “你以为就你疼啊,你看我这儿,这一圈都青了,你也咬我了,我也咬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看着她微嘟着凑到自己脸前的嘴唇。

    她的嘴唇上确实也有一圈青色的牙印,只让他联想到那个血腥之吻。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