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的芝麻都被她卷到嘴里,偏偏就有一个和她做对,卡在叉子上的两根分叉间,就是不肯让她吃。

    纪念的倔劲也上来了,捏着个叉子,又吮又舔地和那只芝麻较上了劲。

    冷小邪将东西装上车,提了两瓶矿泉水过来,一眼就看到小丫头歪着头,伸着小舌头舔手里的叉子。

    她的唇上沾着油光,粉粉的唇因为之前被他咬过还有些微肿。

    看着她那个姿态,冷小邪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之前那一吻,想起她舌尖的甜蜜与美好,瞬间唇舌发干。

    终于。

    那只卡在叉子之间的芝麻被她舔下来,纪念缩回舌尖,将芝麻卷到嘴里嚼着,一抬眼就见车窗外,冷小邪正目光怪异地看着她。

    看看眼前的叉子,再想想自己刚才的姿态,纪念的脸腾得就红了。

    “你……你别乱想,我……我就是吃芝麻,我不是……”

    冷小邪也回过神来,拧开手中的矿泉水向嘴里灌了一口,绕过车子坐进副驾驶座。

    “不是什么?”

    “不是……”

    纪念语塞。

    该死,没事她瞎解释什么啊!

    不就是舔了两下叉子吗,有什么好解释的呀,现在越解释越乱了。

    “啊,好渴!”急中生智,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矿泉水,拧开瓶盖,送到嘴里,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啊……好爽!”

    冷小邪看一眼手中留下的那瓶没开盖的矿泉水,“那是我的。”

    他的?!

    纪念看看手中的矿泉水,怪不得刚才没费劲就把瓶盖拧开了,这么说,他喝过了——她喝了他喝过的矿泉水。

    也就是说,他的嘴碰到瓶口,然后,她又碰了……

    这……这不是间接接吻。

    啊!

    我呸!

    什么接吻啊,纪念你想什么呢?!

    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样,纪念转头对着窗外就装吐。

    “啊……好恶心!”

    竟然被她嫌弃了?

    冷小邪皱眉,“你吃我口水的时候也没说恶心,现在恶心什么?”

    “我……我什么时候吃你口水了?”纪念转过脸来,质问。

    冷小邪侧脸,一对眸子微眯着注视着她,手就抬起来指向自己嘴唇上的牙印。

    “这么快,你就忘了?!”

    死丫头面子,竟然敢嫌他脏,他还没嫌她呢!

    他的唇上,一圈明显的牙印,泛着青紫,有的地方已经结了痂。

    那一咬,确实是咬得够重的。

    纪念没想到,她这一口咬得这么重,脸上就有点讥讥的。

    “我……我当时就是一着急,也……也没多想……那个……对不起啊!”

    哟,这位还会说对不起呢?!

    “对不起就行了?”

    道歉也道了,这位还得礼不饶人了?

    纪念生起怒意,一对眼睛抬起来瞪着他,人就向他脸上一凑,抬手指向自己的嘴。

    “你以为就你疼啊,你看我这儿,这一圈都青了,你也咬我了,我也咬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看着她微嘟着凑到自己脸前的嘴唇。

    她的嘴唇上确实也有一圈青色的牙印,只让他联想到那个血腥之吻。

    …

第1503章 谁强吻谁(1)    纪念心中暗自欢喜,这位难不成是要让她一起吃?

    当即快走两步,来到烤架前。

    蹲下身,看着烤架上滋滋轻响的烤肉。

    冷小邪在对面抬眸扫了她一眼,炭火的红光下,小丫头的一张小脸也被映得有些发红,一对眼睛越发明亮。

    刚刚运动过,她的额头和鼻尖上满是细细的汗珠,也被火光映得一片晶莹。

    半蹲着身子,抱着膝盖,将下巴轻轻搁在膝盖上的纪念,乖巧得像个小女孩。

    看出她一脸向往,冷小邪莫名地就想逗她。

    “香吗?”

    “香。”

    纪念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出一个字。

    “那……想吃吗?”

    纪念张了张嘴,“想”字还没出口,又努力停了下来,一对大眼睛一转,已经落在他脸上。

    与他玩了那么多次,她本能地有些戒备,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圈套。

    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请她吃烤肉,肯定就是想馋馋她。

    “不想。”

    用力咽了口口水,她直起身子,转身走向草坡。

    小丫头竟然忍着没上当,可以啊!

    看来,这一天的俯卧撑没白做。

    冷小邪笑着扫了一眼腕表,运动过后二十分钟补充高蛋白,是对肌肉修复最好的手段,还有几分钟,先馋她一会儿再说。

    夹起一片烤好的肉,他慢条斯理地洒上作料,自顾自地吃起来。

    纪念走到草坡上,转过脸来,见他一个人吃独食,心中暗自庆幸。

    幸好,没上他的当,要不然又要被奚落。

    不过,他吃她看着,满世界都是肉香味,对她这个饿得前心贴后背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折腾。

    眼角余光扫到旁边的车,她突然想到一个坏点子。

    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吃好了,本人走了。

    绕过车身,她悄悄地看一眼冷小邪,拉开车门,小心地坐进车子,调整好座椅,轻手轻脚地坐进去。

    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伸过去准备启动。

    手摸过去,没有摸出钥匙,顿时气结。

    该死的,他竟然拨掉了钥匙。

    “想把我一个人丢这喂蚊了?”

    男声响起,纪念转过脸,只见冷小邪端着一盘子烤肉,正趴在副驾驶一侧的窗口看着她。

    好汉不吃眼前亏,纪念当然不会承认,她想开走车,让他走回去。

    “报告教官,我就是累了,想在这儿坐会儿!”

    冷小邪打个饱嗝,将手里的纸盘子送到她面前,“端着!”

    纪念暗暗撇了撇嘴,还是将纸盘子接过来。

    “吃不了,你把这些全吃了,不许浪费。”

    说完,冷小邪转身走下草坡,去收拾地上的烤架等物。

    吃不了了想到她了,谁吃你的狗剩儿啊!

    心中骂着,看着眼前烤得焦黄的肉,闻着那诱人的芝麻和孜然味,她还是忍不住,捏住叉子,叉起一块肉送到嘴里。

    外面微焦,里面很嫩,味道恰到好处,看不出来,这位竟然还有这手艺。

    吃得尽兴,纪念眉眼微扬,将最后一块吃完,还意犹未尽地将叉子送到嘴边,舔食上面沾着的芝麻。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