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菜地。”

    菜地?!

    纪念微眯眸子,去菜地干吗呀,难道大半夜的去偷菜?!

    知道他不会回答,她也没有再问,只是侧着脸,观察着他开车,盘算着出手偷袭的可能性。

    “开车的时候别偷袭我,你活没活够我不敢,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纪念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家伙,是神吗?!

    “人的嘴是很容易撒谎的,受到训练的,肌体也可以说谎,但是,很少有人眼睛可以说谎的。”冷小邪侧脸扫了她一眼,“当然了,像你这种小丫头,我都不用看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

    纪念撇嘴,却开始学着观察他。

    他说的这些在犯罪心理学上,老师也讲过,之前她也没有怎么动用过,这回就在他身上试试。

    直到车子停下来,她也没有观察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妖孽却已经转过脸来,对她一笑,“别跟个发|情的母兽似地看着我,我从来不对学员潜规则!”

    看他下车,纪念推门就跳下来,挥手就是一拳,击向他的后背。

    冷小邪弯身从车里拿出两个小水桶,身子一弯,正好躲过她的拳头。

    等她准备出第二拳时候,他已经转过身来将两个小水管并一对线手套送到她手里。

    “别浪费精力,赶紧干活去吧!”

    纪念讥讥地收住拳头,接过水管,“干什么?”

    冷小邪向她身后扬扬下巴,“浇菜啊!”

    浇菜?

    用水桶?!

    纪念瞪大眼睛。

    “报告!”

    “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到。”冷小邪掏掏耳朵,“浇得时候小心点,茄子刚长上来,你别碰掉了。”

    “凭什么?!”

    “你也可以不干。”

    纪念抓着水桶的手指收紧,咬牙喝问。

    “水在哪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当头刚进纪家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总是和赵丽华、姐姐对着干,结果吃亏的是自己。

    后来就慢慢地学乖了,学会了伪装和妥协。

    这次机会对她非常可贵,她绝对不能被他赶出训练营。

    “跟我来。”冷小邪提起车内的一个蓝色布包,他迈步穿过菜地,来到旁边的一条小河道,自己就随意在河边一坐,人就向纪念扬扬下巴,“那……水!”

    知道多说无异,纪念转身走过去,打了水,提在手里走向菜地。

    浇了两小水桶回来,只见他已经铺好毯子,躺在草地上玩手机。

    强忍着将水泼在他身上的冲动,她再次走向菜地。

    这次回来,他却已经支起烤架,开始升火。

    小日子过得够滋润的啊!

    纪念暗自吐槽,再次去浇地。

    ……

    等到她历时半个多小时,终于将整片茄子地都浇完的时候,冷小邪已经将炭生好,将准备好的肉放上了烤架。

    晚上那点饭早已经消化没有,闻着那满世界乱飘的肉香,馋得她恨不得向他投降。

    这家伙放了什么佐料,这也太香了吧?!

    抬眸看了一眼正对他的烤肉行注目礼的纪念,冷小邪抬手向她招了招。

    ……

    ……

    冷小邪:特别声明,开篇那句不是我说的,我想说的是——念念,一起来用杜蕾丝!

    公子如雪:你就不能东方文学网.east330.艺一回,我的坏声都被你坏了,伦家明明是东方文学网.east330.艺小青年,现在都成了邪恶怪蜀黍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1500章 您又娇喘了……(1)    <!–章节内容开始–>自从有了你,每天都是纪念日。——冷小邪

    ……

    ……

    其他学员们去拿枪和背包,纪念就趴到地上开始俯卧撑。

    冷小邪挥手让猴子山鹰带大家先走,人就走过来,歪着头看着纪念做俯卧撑。

    看出她动作不对,他走过来在她身侧蹲下,抬手按住她的后背。

    纪念没提防,手臂一抖,差点趴地板上。

    “你……”

    “二十个!”

    冷小邪懒洋洋地又加了十个——她又没说报告。

    纪念的牙咬得咯吱直响,就听那妖孽在她身侧低声开口。

    “下去的时候要快,上来的时候要慢,又不是上|床,你那么着急干吗?”

    纪念怒到极点,却还是学了乖。

    “报告!”

    冷小邪勾勾唇角,终于明白什么如何规避惩罚了,恩,有进步!

    “说!”

    “教官对学员耍流氓!”

    “动手动脚才叫耍流氓,我这最多是言语轻薄。”冷小邪一巴掌将她按下去,然后就缓缓抬手,放她起来,“注意呼吸,呼气……吸气……慢慢吸,慢慢呼……又不是让你叫|床,喘什么,用鼻子!”

    纪念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到墙上,扣都扣不出来,却只能努力地支撑着身子。

    她的臂力是一大缺点,这个她自己也知道,一直都练出来。

    原本俯卧撑就费力,后背上还加了某人一只故意施压的手掌,她现在全身绷还来不及,哪还有精力说话。

    在他的手掌指引下,她时起时落。

    冷小邪,去死,1!

    冷小邪,去死,2!

    ……

    冷小邪,去死,20!

    做完十个俯卧撑起身,纪念理也没理他,走过去背起自己的包跑出室内靶场。

    跟着她走出来,冷小邪跳下吉普车,吹着口哨启动车子,跟到她身后。

    “双臂不要摆动太大,你跳芭蕾呢你……注意呼吸……呼、吸是两个动作懂吗……您那不是呼吸,是狗喘……”

    “报告!”

    纪念怒吼。

    “说。”

    “教官骂人,我要投诉你。”

    “亏你还是刑侦大队的,投诉是要证据的,你一没人证,二没物证,你怎么投诉我?”冷小邪从口袋里摸出压缩饼干咬了一口,“下回带个录音笔,录上我的证据再说……呼、吸……您又娇喘了……”

    “报告!”

    “说!”

    纪念停下脚步,抬手指着车上的冷小邪,“我要和你单挑!”

    冷小邪在车上白了她一眼,一脚油门走远,热风送来他的声音。

    “还有十五分钟晚饭,不想没饭吃就给我快跑!”

    冷小邪,我纪念与你不共戴天!

    纪念在心中怒骂一句,继续向前加速跑起来。

    中午抢了他的饭吃,晚上不可能还有这个好运,她可不想饿着肚子到天亮。

    扫了一眼后视镜里追过来的身影,冷小邪轻笑出声。

    因为做俯卧撑,纪念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还算幸运,她到底还是赶上了晚饭。

    端了一个饭盒过去打了饭,她眼睛扫到猴子身边有一个空位,立刻就一路小跑赶过去。

    “老兵,这能坐吗?”

    “能,太能了,随便坐,随便坐!”

    猴子笑着对她招招手,自己就起身坐到她对面,将她身侧的位置留下来。<!–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