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助理轻叹口气,“莉雅和他的儿子出事了。”

    查理公爵入狱之后,皇甫耀阳一直掌握着,查理的情人莉雅与她的儿子的行踪。

    这次,查理越狱之后,他也是立刻命令手下控制住莉雅与她的儿子。

    但是他并没有完全限制他们的自由,只是“保护性监视”。

    “怎么回事?”

    “一个小时之前,他们一起去超市购物,遇到车祸,莉雅当场死亡,那孩子在送医途中停止心跳。”

    皇甫耀阳语气一沉,“查到什么没有?”

    助理耸耸肩膀,“撞死他们的是一个服刑保释人员,目前为止,还没有问出什么来,他坚持是交通事故。”

    皇甫耀阳听完助理的话,眉越发皱紧,异色双眸里,便染上深沉的忧色,

    这个时候,莉雅与孩子的死亡,很容易就会让查理公爵误会,这是他的手笔。

    这两个人,原本是查理唯一的软肋。

    现在他们死了,这也会让他更加疯狂!

    可是,世界这么大,藏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已经两天过去,查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安德鲁从林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却也只能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确实有人帮助他们逃走,但是这些证据还不能证明那个人是谁。

    内忧外患,皇甫耀阳难免担心。

    两个孩子还小无力自保,冷小野现在又怀着身孕,尽管他已经安排人手全力保护他们,可是他们在明,敌人在暗。

    不管怎么说,还是太危险了!

    皇甫耀阳按下手表上的开关,看了看定位仪上冷小野的位置,确定她就在皇宫里,他合拢手表,站起身来。

    “好的,我知道了,有什么消息再通知我。我去吃午饭,一点记得提醒我那个会谈。”

    “是,国王先生。”助理点头答应。

    从办公室走出来,上楼来到餐厅。

    看到正在与两个孩子一起摆餐具的冷小野,皇甫耀阳立刻就扬唇露出笑意。

    “看样子,是中餐?”

    “爹地!”

    两个孩子立刻转脸向他打招呼。

    冷小野放下手中的筷子向他迎过来,“小琦念叨着想吃饺子,是我亲手绊得馅哟,丑话说在前面,不管好吃难吃,你都要多吃点!”

    这几天,他整天忙碌,晚上很晚才睡。

    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工作上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帮他太多的忙。

    知道他心里有事,食欲不佳,她只是尽量每天想着法子的做点新鲜的饭菜,让他尽量多吃点东西,以保证有充足的体力来应对这么多的工作。

    这功夫,玛丽已经将煮好的饺子端上来,冷小野就拿过筷子夹了一个,仔细吹凉送到他嘴边。

    “那……尝尝看?”

    皇甫耀阳张口接过她送过来的饺子,仔细嚼着。

    稍微有一点点咸,油放得有点多稍有一点腻……

    不过,他依旧吃得很香。

    “很好吃。”

    冷小野凑到他的脸前,盯住他的眼睛,“你的眼睛告诉我,你这句话有30%的水分是恭维!”

    皇甫耀阳扬起唇角,轻笑出声。

    “没有那么多,只有10%而已!”

    ……

    ……

    为了满足你们要见国王先生的愿望,多写了一章,现在知道我多爱你们了吧?<!–章节内容结束–>

第1491章 太那个了    <!–章节内容开始–>后厨主管蔡师傅立刻就迎过来,“冷将军。”

    “有绿豆吗?”冷小邪问。

    “有,做什么用啊?”蔡师傅问。

    “下午给这些丫头们熬点绿豆汤,下午36度呢,别中暑了。”

    “行,一会儿我们熬好就送过去。”

    “好。”冷小邪点点头,“再给我装一桶冰块,有几个可能受伤了,我去给他们分点冰块敷一下。”

    蔡师傅拿了一个保温小桶,帮他装好冰块,冷小邪提着保温桶走出来,走向餐厅门口。

    纪念将一切收在眼里,只是撇嘴。

    小样儿的,偷偷吃小灶儿!

    “十分钟之后集合。”冷小邪停下脚步,向她转过脸,“看什么看,说你的!”

    “是,教官!”

    纪念懒洋洋地回他一句,继续啃自己的鸡腿。

    虽然吃不上小灶,不过,有饭吃总比没饭吃强啊!

    将眼前的鸡腿想象成某人的肉,她用力地咬下一块,使劲地嚼着。

    纪念在食堂里吃饭,冷小邪就提着保温桶走到聊天的那些学员们中间。

    看着突然来了一个大帅哥,大家都是齐齐地迎过来。

    “帅哥,你也是帮我们训练的?”

    “看你这样年轻,不会是新兵吧?”

    ……

    冷小邪打开保温桶,“上午穿着高跟鞋跑步的几位,过来领冰块,把脚腕敷一下,如果有头疼的也可以过来领冰块,敷一下额头和太阳穴。”

    “欧巴您真是太贴心了!”

    几个有点受伤的立刻就走过来,领冰块冷敷,没受伤地几个就围着他问这问那,问得最多的当然是“恶毒教官”。

    “你也没少被他欺负吧,你说他怎么那么变态啊,让我们穿着高跟鞋跑步!”

    “就是,比起入初军训的时候那教官还魔鬼啊!”

    ……

    几人一片埋怨,其中却有几个,悄悄打量着冷小邪,注意到他嘴唇上面那一圈暗青色的牙印,突然看出什么。

    其中一个学员就指着他,一脸惊讶地说道,“你……你不就是那个教官吗?!”

    众人一听,脸全白了,仔细看向冷小邪。

    果然,这位的身高体形和那个“恶毒教官”都一样。

    只不过这张脸太过年轻,皮肤又不像猴子他们几个,晒得跟非洲人似的,怎么看都像个新兵蛋子,谁也没有想到,他就是上午的教官。

    “教官,您……您也太那个了吧?”后面一个女孩小声说。

    冷小邪抬起脸,“太卑鄙?”

    女孩确实是想说这个,只不过没敢说。

    冷小邪笑了,“没错,事实上,我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卑鄙无耻,黑心手辣,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他上午之所以涂油彩,就是想要看看,等到他下午再出现时,能有几个人认出是他。

    这考验的是她们的观察力和警戒之心。

    一个月的时间,不可能将一个人从普通人训练成精英,这一个月,不仅仅是对她们的训练,也是他继续挑选的一个过程。

    只有其中最出色的学员,才能在最后脱颖而出。

    因为只有最出色的学员,才拥有最优秀的素质,面临困难的环境和危险,才会有更多活下来的可能。<!–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