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等等我!”

    三个字,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冷小邪转过脸,看着拉着一个行李箱,满脸汗水跑近的纪念,眼中闪过一抹不悦。

    刚才扫了一眼队列,他就没有发现她的人影,第一次训练,她竟然迟到?!

    “向左转,立定!”

    他扬着声音喊出口号,所有女警重新转回原地,站好。

    纪念气喘吁吁地跑到冷小邪面前,“对……对不起……我……我……来……来晚了!”

    冷小邪抬腕看了看手表,一笑,“不晚,才迟到五分钟而已,我们的训练才刚刚开始。”

    纪念心中一松,“我放下箱子就过来。”

    冷小邪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不用放了,拉着吧,放下我还得派人给你送。”

    不用?!

    纪念疑惑地看向他的脸。

    刚才没有仔细看,这一仔细看,就看出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

    三色油彩遮住了冷小邪的脸,仔细看,却依旧能辩出那深邃的五官,对上那对带着笑意的眼睛,纪念的心猛地就一紧,就像是被谁用力地拧了一把。

    冷小邪?!

    这怎么可能啊!

    公安部的训练,怎么是他呀?!

    怪不得听他声音这么耳熟,这家伙怎么会这里呢。

    “猴子!”冷小邪将纪念眼中的惊讶收在眼中,人就扬起声音,“开车送这位小姐出去,别耽误人家度假。”

    “是!”一旁站着的猴子立刻就小跑过来,将手伸过来扶住纪念的手提箱,笑嘻嘻地说道,“小姐,请吧?”

    纪念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只是盯着冷小邪的脸,“你……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很简单。”冷小邪抬手一指大门的方向,“你可以滚了!”

    纪念一听就火了。

    没错,她迟到是她不对,可是他凭什么让她滚?

    这家伙,明显就是公报私仇。

    “你凭什么?”

    冷小邪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来,抖开。

    “这是本人的任命状,本人全权负责此次的训练任务,同时有资格决定,任何人的去留。”

    拿着鸡毛当令箭!

    “就算如此,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

    “连训练都能迟到的人,我怎么知道你执行任务的时候,会不会迟到,五分钟,你知道五分钟意味着什么吗?”冷上邪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纪念,“五分钟的时间,足够决定一位人质的生死,也许就因为你迟到的这五分钟,犯罪就跑了!”

    其实,对于冷小邪的言论,纪念是认同的。

    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让她走,她可能都会无条件地执行命令。

    谁叫,她迟到了呢!

    可是,因为是从冷小邪嘴里说出来,她就是不愿意接受。

    想想她昨天晚上的二万六千八,纪念就是一肚子气。

    “迟到五分钟我依旧可以抓住罪犯,你这就是公报私仇,我不服!”

    “好啊!”冷小邪收起手中的任命状,手一伸就从她手中夺走她的姓件,塞到自己的口袋,“五分钟之内,如果你能把证件从我身上拿走,你就可以不走,继续接受训练。”<!–章节内容结束–>

第1483章 上了床就贩值了(3)    <!–章节内容开始–>事实证明,酒确实不是好东西,喝酒是很容易误事的。

    第二天早上,纪念起晚了。

    睁开眼睛,看着被阳光映得发亮的窗帘,她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猛地坐起身来抓过桌上的手机。

    按了一下,结果,手机没有半点反应。

    昨天晚上她做了各种准备,唯独百密一疏,忘了充电。

    纪念忙着抓过手表,时间显示8点19分。

    “完蛋!”

    第一天报到就迟到,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昨天刘姐可是说得很清楚,9点到总局报道,这会儿正是堵车高峰,她就算是用飞的也肯定飞不到。

    揭被跳下床,纪念光着脚冲进浴室,三分钟不到就解决了刷牙洗脸的问题。

    换了一套衣服,她拖着包,直接冲出大宅,连赵丽华喊她都没有理会。

    没敢坐出租车,纪念冒着被挤成照片的危险冲进地铁站,一路脚不着地地狂奔。

    尽管如此,等她奔到总局的时候,亦已经九点过五分。

    站在马路这边,眼看着大巴开车走,纪念知道追不上,忙着冲到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跟上那辆车!”

    出租车司师明显有点发怵,“我说姑娘,那可军车!”

    纪念向他送过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我知道,我本来也应该坐在那辆车上的,来晚了,您就帮我个忙吧,要不然我这工作就丢了!”

    出租车司机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大巴车一路上高速出了城,然后又下了高速,最近拐到一处挂着“军事重地,闲人免进”牌子的道路。

    出租车司机停下车,“姑娘,真得不能再跟了,再跟下去,我的工作就没了!”

    纪念向对方道了谢,取出钱包付了高额的打车费,拖了行李箱就追。

    大巴车被放行进了院子,她就被警卫拦下来。

    纪念忙着取出自己的各种证件,向对方说明情况,对方就是固执地不肯放行。

    纪念软磨硬泡,最后使出杀手涧,抱着对方就哭。

    “哥,我求你,您就放我进去吧,您要是不放我进去,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死了,您说我一个人多可怜啊……”

    警卫被她磨得没办法,只好打了电话确认,最后又核对了她的证件,这才将她放行。

    “进门前行一百米,然后右转,一直走到头儿。”

    “谢谢谢谢,您真是我亲哥!”

    纪念瞬间化雨为晴,向着对方敬了一个礼,拖着行李箱跑进院子,一路狂奔。

    此时,训练场上。

    冷小邪身上套着一身迷彩装,脸上涂着油彩,正从吉普车上跳下来。

    看着懒洋洋站在大巴下,正在聊天的女学员们,他的眉立刻就微微地扬起来。

    “各位美女,聊够了吗?要不,我让大巴把你们送咖啡厅里再聊会儿?”

    众人听出这句调侃中的不悦,忙着停下聊天,排队站好。

    冷小邪就抬腕看了看表,“我觉得你们肯定还没聊够,所以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所有人都有,现在……向右转……”

    远处,纪念拖着行李跑追过来,眼看着众人排好队转身,急忙大声开口。

    “等等我!”

    ……

    ……

    晚安

    激情四射热血沸腾的训练就要开始了,嘎嘎<!–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