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夫人,您等一下。”电话那头,助理分开众人,走到皇甫耀阳身侧,“国王先生,夫人的电话。”

    皇甫耀阳接过手机,走到窗边的僻静处。

    “小野?”

    “两个孩子都已经睡了,我也正准备睡。”没有安慰他,没有询问关于现场的任何情况,冷小野只是平静地道出三个人的情况,“我知道,你尽力了,不要自责。”

    不管发生什么,她和两个孩子都与他同在。

    不管是他失意,还是得意。

    不管是他被赞美,还是被质疑。

    “恩。”从早上离开王宫到现在,他还没有休息过,其间只是喝了一杯牛奶,喉咙都显得有些沙哑,“我知道,你早点睡,不用担心我这边,我现在……很好。”

    “记得,吃晚餐。”

    “好。”

    “男人说话要算话的,你答应了就要做到。”

    一天来,皇甫耀阳绷紧的脸上,终于少有地现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好。”

    “那我不耽误你时间,老公,晚安。”

    “晚安。”

    挂掉电话,皇甫耀阳重新走回来,将手机交给助理,立刻就迈步往楼上走,来到市政厅的临时指挥室,“有消息没有?”

    室子里的人都站了起来。

    市长先生答道,“目前还没有……”

    他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已经响起来,市长先生亲自接过电话,“喂,我是市长!”

    “市长先生,我们找到了直升机,在b市东南角的山谷附近。”

    “好的,我马上通知总统先生。”市长垂下听筒,一脸喜色,“直升机已经找到了,在东南角的山谷附近。”

    皇甫耀阳转身就往门外走,人就大声下令,“准备直升机,调及警力,所有人马上赶到直升机发现地,对周围五十公里的地面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大家都是跑着冲出来,奔向楼下。

    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皇甫耀阳突然转过脸。

    “帮我拿一份晚餐!”

    这一句命令来得太过突然,助理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愣了几秒,他才回来神来,忙着转身命令,“给国王先生拿晚餐。”

    大家吃晚餐的时候,两个助理提醒他好几次,他一直忙着没有理会。

    现在,他竟然主动提出要晚餐,助理们都有些意外。

    大家奔下楼,跳下直升机的时候,晚餐亦已经送到助理的手下,钻进飞机,助理小心地将晚餐送到皇甫耀阳手里。

    直升机起飞的时候,皇甫耀阳就打开手中快餐的袋子,将凉掉的晚餐送到嘴里。

    “地图!”

    助理调出电脑上地图,将电话送到他的膝盖上。

    一边吃晚餐,皇甫耀阳一边微眯着眸子仔细地看着屏幕上的地图。

    等着他吃完冷掉的三明治,将咖啡全部喝得一滴不剩的时候,直升机亦已经赶到事发地,已经有就近赶到的搜索人员对直升机进行了搜查,上面并没有什么发现。

    “报告国王先生,上面什么都没有!”

    “那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皇甫耀阳皱眉反问。

    对方语塞。

    皇甫耀阳转身跳上直升机,“九点钟方向,起飞!”

    ……

    ……

    今晚四更,前面三章是正常更新,这一章是补白天月票过百的加更。

    (为什么偶森森地赶脚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掉下来了泥?!)<!–章节内容结束–>

第1473章 菊花残先生(3)    敲了两行字,纪念又停了下来。

    奇怪!

    这个家伙从哪里知道她的号码的,难道是之前相亲的时候,赵丽华把电话给对方留过?

    恩,一定是。

    纪念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屏幕黑着,“菊花残”先生并没有回短信。

    真没礼貌,收到了怎么也要回复一下吧?

    还是没收到!

    不管了,爱咋咋滴。

    他去等算他倒霉。

    纪念端起黑咖啡来喝了一口,继续写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

    ……

    ……

    a国。

    王宫,寝室。

    两个小家伙套着小睡衣,爬上床来,睡到冷小野身侧。

    皇甫琦在她肩膀上蹭了蹭小脸,“妈咪,爹地今晚不回来了吗?”

    “恩,爹地有工作,今晚回不来。”冷小野拿过遥控器调了一个空调的温度,帮二人拉拉薄被,“现在,眼睛闭上,乖乖睡觉。”

    两个小家伙都是听话地闭上眼睛,冷小野就一手一个拍着二人的背。

    片刻之后,两个小家伙已经睡沉,她抬腕看了看手表,小心地从床|上爬起来。

    关上灯,将门关好,走出寝室,立刻就打开电视机。

    为了不影响到两个小家伙睡觉,她也是将声音调到最低。

    电视机里,皇甫耀阳正在召来临时记者发布会,就这一次的爆炸事件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他的身上依旧套着那件脏西装,额上的伤口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贴上了淡棕色的创可贴。

    “国王先生,据可靠消息,您曾经私自打电话同查理公爵交涉之后,他才表示可以释放人质,可是为什么后来他会发变决定……是不是与您的这个电话有关……您的这个电话,内容是什么?”

    “我只是请他放过人质。”

    “国王先生,您认为,这一次人质的死亡,与您的指挥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对于人质的死亡我非常歉意。”

    “两个人质之中,女人怀着孕您知道吗?”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那么,如果您提前知识,您会改变您当时的决定吗?”

    “不管是几条生命,在我眼中都是无比珍贵的。”

    “国王先生,您是否认为您当时的决定过于草率。”

    “您现在内疚吗?”

    “您……”

    ……

    记者们的问题非常之尖锐,两个人质的意外死亡,让不少人对于皇甫耀阳产生偏激的认识,认为是他的决定激怒了对方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由于采访局面过于激烈,到最后,皇甫耀阳不得不退出发布会。

    看着这一切,冷小野只是紧紧皱眉。

    她相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

    这次,不是他的错。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他,这位年轻的国王从最初成为王储到现在成为国王,一直在饱受质疑。

    这些冷小野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们只看到人质的死,可曾看到他身上的血与伤口,这样的局面难道他就希望发生吗?

    电视上的画面切换到爆炸现场,痛失亲人的人质家属正在现场痛哭不止。

    冷小野拿过遥控器将电视静音,取出手机拨通了皇甫耀阳助理的电话。

    “他方便接电话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