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敲了两行字,纪念又停了下来。

    奇怪!

    这个家伙从哪里知道她的号码的,难道是之前相亲的时候,赵丽华把电话给对方留过?

    恩,一定是。

    纪念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屏幕黑着,“菊花残”先生并没有回短信。

    真没礼貌,收到了怎么也要回复一下吧?

    还是没收到!

    不管了,爱咋咋滴。

    他去等算他倒霉。

    纪念端起黑咖啡来喝了一口,继续写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

    ……

    ……

    a国。

    王宫,寝室。

    两个小家伙套着小睡衣,爬上床来,睡到冷小野身侧。

    皇甫琦在她肩膀上蹭了蹭小脸,“妈咪,爹地今晚不回来了吗?”

    “恩,爹地有工作,今晚回不来。”冷小野拿过遥控器调了一个空调的温度,帮二人拉拉薄被,“现在,眼睛闭上,乖乖睡觉。”

    两个小家伙都是听话地闭上眼睛,冷小野就一手一个拍着二人的背。

    片刻之后,两个小家伙已经睡沉,她抬腕看了看手表,小心地从床|上爬起来。

    关上灯,将门关好,走出寝室,立刻就打开电视机。

    为了不影响到两个小家伙睡觉,她也是将声音调到最低。

    电视机里,皇甫耀阳正在召来临时记者发布会,就这一次的爆炸事件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他的身上依旧套着那件脏西装,额上的伤口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贴上了淡棕色的创可贴。

    “国王先生,据可靠消息,您曾经私自打电话同查理公爵交涉之后,他才表示可以释放人质,可是为什么后来他会发变决定……是不是与您的这个电话有关……您的这个电话,内容是什么?”

    “我只是请他放过人质。”

    “国王先生,您认为,这一次人质的死亡,与您的指挥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对于人质的死亡我非常歉意。”

    “两个人质之中,女人怀着孕您知道吗?”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那么,如果您提前知识,您会改变您当时的决定吗?”

    “不管是几条生命,在我眼中都是无比珍贵的。”

    “国王先生,您是否认为您当时的决定过于草率。”

    “您现在内疚吗?”

    “您……”

    ……

    记者们的问题非常之尖锐,两个人质的意外死亡,让不少人对于皇甫耀阳产生偏激的认识,认为是他的决定激怒了对方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由于采访局面过于激烈,到最后,皇甫耀阳不得不退出发布会。

    看着这一切,冷小野只是紧紧皱眉。

    她相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

    这次,不是他的错。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他,这位年轻的国王从最初成为王储到现在成为国王,一直在饱受质疑。

    这些冷小野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们只看到人质的死,可曾看到他身上的血与伤口,这样的局面难道他就希望发生吗?

    电视上的画面切换到爆炸现场,痛失亲人的人质家属正在现场痛哭不止。

    冷小野拿过遥控器将电视静音,取出手机拨通了皇甫耀阳助理的电话。

    “他方便接电话吗?”

第1471章 菊花残先生(1)    站在桌侧的冷子锐,注视着台灯投在桌上的光影,脸上是少有的严肃表情。

    “一周前,公安部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段诚同志,牺牲了。”

    他的声音很低沉,其中有难掩的惋惜之情。

    “女性在潜伏和细致化办公方面比男性更有优势,各国都在发展女子特种兵和女特警,以应付更加复杂的任务和局面,这也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初衷。每一个优秀的警员都是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我不希望再看到有更多的人牺牲,所以……”冷子锐的视线移过来,落在冷小邪身上,“我们仔细研究之后,决定将这个任务交给你。”

    冷小邪站直身子,收拢两脚,抬起右手,正色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是!”

    冷子锐轻轻点头,“这些是所有入选女警员的资料,有公安大学的在校生,也在实习警员,当然也有入职数年的正牌女警。所有人员一共97人,我们只要十个。所有人员调配与选拨、训练、考核,完全由你负责。”

    “好的,我今天会对人员进行初选。”冷小邪抬手按住桌上的资料,“训练时间是多久?”

    “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联合国相关人员会过来考核。在此期间,我会安排人暂时接管你在鹰隼大队方面的工作,如果你需要人手,直接从队里调就可以。”

    冷小邪点点头,“那我马上开始。”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宽松。

    伸手拍拍儿子的肩膀,冷子锐微笑着紧紧手指,“不要熬得太晚了,注意身体。”

    冷小邪向他扬扬唇角。

    “是,首长!”

    笑了笑,冷子锐转身离开,走过去拉开房门又停下来,“要不要,爸爸帮你做点宵夜?”

    冷小邪挥挥手,“不用了,你难得回家住几天,好好去陪陪咱们女王吧,省得她天天没事找我麻烦。”

    “身在福中不知福!”冷子锐白他一眼,走了出去。

    靠在桌子上看着他将门转好,冷小邪伸直手臂,舒服了一下筋骨,人就重新坐回桌边,取出东方文学网.east330.档袋里的资料一页一页的翻看。

    看到有家里有孩子,或者是独生子女,以及有其他特殊情况的……他就先拿出来放在一边。

    维和警|察,都是去一些条件比较艰苦的动乱国家,可不比在国内,危险非常。

    虽然谁也不愿意有牺牲,可是牺牲总是在所难免的。

    一个孩子失去母亲,父母失去独女……这无疑是比较痛苦的结果。

    一边翻看,冷小邪不时用笔在上面做一个记录。

    ……

    姓名:纪念。

    看到这个名字,冷小邪微微挑眉,侧眸看向资料表上的照片。

    一寸白底照片上,纪念套着淡蓝色的警服,头上戴着黑色警帽,长发盘在脑后,露出一张素颜。

    五官精致,只是一张证件照,却依旧美丽动人。

    一对眸子黑亮如井,透着几分倔强,微扬的唇角却隐约露出几分小女孩的甜美。

    性别:女,年龄:21岁……

    xx中队实习警员,公安大学在读硕士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