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站在桌侧的冷子锐,注视着台灯投在桌上的光影,脸上是少有的严肃表情。

    “一周前,公安部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段诚同志,牺牲了。”

    他的声音很低沉,其中有难掩的惋惜之情。

    “女性在潜伏和细致化办公方面比男性更有优势,各国都在发展女子特种兵和女特警,以应付更加复杂的任务和局面,这也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初衷。每一个优秀的警员都是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我不希望再看到有更多的人牺牲,所以……”冷子锐的视线移过来,落在冷小邪身上,“我们仔细研究之后,决定将这个任务交给你。”

    冷小邪站直身子,收拢两脚,抬起右手,正色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是!”

    冷子锐轻轻点头,“这些是所有入选女警员的资料,有公安大学的在校生,也在实习警员,当然也有入职数年的正牌女警。所有人员一共97人,我们只要十个。所有人员调配与选拨、训练、考核,完全由你负责。”

    “好的,我今天会对人员进行初选。”冷小邪抬手按住桌上的资料,“训练时间是多久?”

    “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联合国相关人员会过来考核。在此期间,我会安排人暂时接管你在鹰隼大队方面的工作,如果你需要人手,直接从队里调就可以。”

    冷小邪点点头,“那我马上开始。”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宽松。

    伸手拍拍儿子的肩膀,冷子锐微笑着紧紧手指,“不要熬得太晚了,注意身体。”

    冷小邪向他扬扬唇角。

    “是,首长!”

    笑了笑,冷子锐转身离开,走过去拉开房门又停下来,“要不要,爸爸帮你做点宵夜?”

    冷小邪挥挥手,“不用了,你难得回家住几天,好好去陪陪咱们女王吧,省得她天天没事找我麻烦。”

    “身在福中不知福!”冷子锐白他一眼,走了出去。

    靠在桌子上看着他将门转好,冷小邪伸直手臂,舒服了一下筋骨,人就重新坐回桌边,取出东方文学网.east330.档袋里的资料一页一页的翻看。

    看到有家里有孩子,或者是独生子女,以及有其他特殊情况的……他就先拿出来放在一边。

    维和警|察,都是去一些条件比较艰苦的动乱国家,可不比在国内,危险非常。

    虽然谁也不愿意有牺牲,可是牺牲总是在所难免的。

    一个孩子失去母亲,父母失去独女……这无疑是比较痛苦的结果。

    一边翻看,冷小邪不时用笔在上面做一个记录。

    ……

    姓名:纪念。

    看到这个名字,冷小邪微微挑眉,侧眸看向资料表上的照片。

    一寸白底照片上,纪念套着淡蓝色的警服,头上戴着黑色警帽,长发盘在脑后,露出一张素颜。

    五官精致,只是一张证件照,却依旧美丽动人。

    一对眸子黑亮如井,透着几分倔强,微扬的唇角却隐约露出几分小女孩的甜美。

    性别:女,年龄:21岁……

    xx中队实习警员,公安大学在读硕士生……

第1472章 菊花残先生(2)    21岁就读硕士了?

    冷小邪移开目光,看向下面的教育经验,果然看到她的跳级记录。

    英语六级,会使用简单的法语和日语……

    跆拳道黑带……e市少年组冠军……

    全国公安大学手枪射击比赛第一……

    一条一条地看着纪念的资料,冷小邪微微扬唇。

    “小丫头片子,够可以的呀!”

    在队里,当老大当习惯了,冷小邪常常会忽略自己的年龄。

    其实,他也不过才二十三岁,比人家纪念也不过就是大两岁而已。

    看完资料,他抬起右手,将纪念的资料放到最右边那一沓资料上。

    这一沓资料,是他比较看好的人员的资料。

    将所有的成员资料都整理完之后,已经是将近午夜。

    工作当然还没有完全完成,他还要制订训练计划,了解这些入选的女警,这样才能更好的因才施教。

    一个月之后,等待她们的将是远比国内要艰辛许多的工作,为了他们能够完成为期两年的维和任务安全归来,他必须要对每一个入选者负责。

    下楼去冲了一杯咖啡,拿了一些点心上来。

    冷小邪随手将咖啡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目光扫过桌上的手机,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拿过手机,翻出纪念的资料,他迅速找到她的电话号码,然后就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小丫头片子,想要随便就应付过关,哪有那么容易?

    ……

    ……

    嗡!

    手机轻震。

    纪念将电脑上的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存了一下盘,随手拿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她挑挑眉尖,进入短信。

    “这是我的号码,杜蕾斯小姐,记得明天不见不散。”

    看着屏幕上这简单的几行字,纪念一口将嘴里刚塞进去的一块饼干咬碎。

    虽然只是几行字,她却能清楚地想象到,电话对面那个男人,在输入“杜蕾斯小姐”这几个字时,脸上一定是带着欠扁的笑意,心中一定是带着邪恶的想法。

    冷小邪?

    你还真是名如其人一样邪恶。

    撇撇嘴,纪念将手中的饼干塞到嘴里,迅速地输入了几个字。

    “收到了,菊花残先生!”

    想象着那厮看到这条短信时的吐血表情,她笑眯眯地按下发送键。

    然后就将那个电话存入电话薄,姓名——菊花残。

    看着这三个字,纪念终于弊不住笑出声来。

    手机轻震,短信回了过来,“那么,明天我们去哪儿吃?”

    纪念立刻就后悔了。

    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她应该装死装没收到的,这样就可以装做不知道他的号码,然后装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为什么要一气之下回复他呢!

    现在装死已经晚了,该怎么办呢?!

    想了想,纪念唇角再次扬起,噼噼啪啪地回了他一条短信。

    “明晚七点,昨天那个餐厅,菊花台包厢,不见不散!”

    哼哼!

    等你明天去了,就是把菊花坐烂了我也不会出现的。

    将手机丢回桌上,纪念继续敲打键盘写她的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