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见她的身后不远处,草地上放着一只蓝色盒子的东西,正是之前冷小邪“送”给她的那一包杜蕾斯。

    纪念的脸瞬间又红起来,抬脸看看冷小邪,扫过他身上熟悉的黑色运动装,她突然明白过来。

    “好啊,我记起你来了……”弯身从地上捡起那包杜蕾斯,她抬着手指指住冷小邪,“你就是那个街上送我杜蕾斯的变|态!”

    冷小邪眸子眯了眯,怪不得看她有点眼熟,原本是刚才追着他送东西那个丫头。

    臭丫头,想埋汰他?

    “注意两性卫生是很好的习惯,你不用不好意思。”

    纪念气结。

    明明是他的东西,他这样说,不是让所有人误会她吗?

    哪有女孩子随时在包里装着这东西的,这不是影响她的声誉吗!

    “大家不要相信他,这盒东西是他的,不是我的!”

    “既然你这么坚持?”冷小邪抱起胳膊,“那……下次一起用啊!”

    纪念怒极反笑,扬手将那套杜蕾斯丢在他脸上,“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记得再买瓶润滑油,省得菊花残,满腚伤!”

    旁边,众人都没忍住笑出声来。

    冷小邪看着她迅速消失在树林中的背影,也是轻笑出声。

    死丫头,嘴巴比身手还厉害。

    “冷将军,这……到底是谁啊?”李莱不解地问道。

    “她不是说了吗,见义勇为好市民。”冷小邪耸耸肩膀,“刚才是她帮我,才把这家伙解决的,小姑娘估计练过跆拳道,身子还不错。”

    “要不要找她了解一下情况啊?”李莱问。

    冷小邪摇摇头,“小姑娘裙子都撕了,咱们一帮大男人,不太合适,我之前就在地铁上见过她,她与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应该只是凑巧遇到。”

    刚才在车上,纪念就帮着做车的老人家求人让座,一看就是个有正义感的小姑娘,冷小邪并不认为她会与这个案子有关。

    嘴巴虽毒,他心里却并没有真得生气,也没有为难纪念。

    一个黄毛小丫头,还不值得他动气。

    工作要紧,冷小邪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太过纠结。

    与李莱等人一起下山,李莱早召来人手处理这里的情况,他就与李莱一起去看了胡博士,仔细询问了情况。

    果然,这件事情正是所长徐国荣一手策划,那天晚上他是监守自盗,里应外合把胡博士和资料带走。

    几人又赶到徐国荣的家中搜查,果然搜出大量的罪证。

    徐国荣的帐上,有大量来自国外的不明资金,从这些都可以判断出,他应该是很专业的经济间谍。

    没有怠慢,冷小邪立刻与李莱一起赶回所里,对徐国荣进行审讯。

    ……

    ……

    a国。

    结束电话会议之后,皇甫耀阳立刻安排好皇家妇产医院的医生,亲自陪同冷小野赶往医院,进行身体检查,两个小家伙也是兴奋地一同前往。

    各项检查一路坐下来,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去。

    这其中,皇甫耀阳又接了数个电话。

    越狱的查理公爵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他的脸色自然也是不太好看。

第1447章 谁的套套?(1)    冷小邪最先反应过来,忙着缩回手掌。

    “对……”

    他的“对不起”三字尚未出口,纪念已经怒发冲冠地转过身来。

    “混蛋!”

    口中怒骂,她的手已经扬起来,扇向冷小邪的脸。

    右手一扬,冷小邪已经抓住她的胳膊,“你别误会,我只是……”

    纪念转过脸来,看清他的面容,一眼就认出他是谁,回来之前,她亦已经打听过,辗转才知道冷小邪的身份。

    知道他就是那天母亲赵丽华安排与她相亲的对象,后来纪念也曾想过,那天晚上有可能只是一个意外。

    毕竟,当时情况复杂,正常人不可能会在生死关头还想着这些邪念念头。

    她原本还想,等到祭奠完母亲之后,想办法将西装还给他再道个歉。

    哪想,会在这里又遇到他,而且还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还别误会,还只是?!

    “败类、无耻!”

    纪念挣了一把没有挣脱,抬起左手就是一拳,击向他的下巴。

    冷小邪抬手抓住她的左腕,将她推开。

    “刚才是意外,我只是……”

    刚才那个意外太过凑巧,对方是女孩子,生气也很正常。

    不管怎么说,刚才她都帮了他的忙,考虑到她有可能是李莱安排的警员,冷小邪也并不想和她闹得不愉快。

    纪念正在气头上,哪会相信他这样的解释,一前一步,她抬脚就是一个斜踢。

    从小学习跆拳道,她最厉害的就是腿上功夫。

    刚才拳头没有讨到便宜,立刻就换了自己最拿手的腿法。

    结果。

    呲啦!

    刚才翻栏杆的时候裙子已经被刮破,这一抬腿,裙摆直接扯开,裂成两半。

    这一腿,速度和技巧都是可圈可点,冷小邪也是被她逼得不得不抬手挡了一下。

    退一步,他邪邪扬唇。

    “腿法不错,想比的话改天你穿裤子再来吧!”

    纪念扫到裙摆一侧露出来的小内裤,瞬间脸如红布,忙着将腿缩回来,迅速将裙子向下拉了拉,拉住裂开的裙摆以防走火。

    这功夫,李莱已经带着众人冲过来。

    手下过去扶起地上的胡博士,帮他解开绳索,李莱就走到冷小邪身侧,疑惑地看向纪念,“冷将军,这是您的帮手?”

    冷小邪一听也愣了,“她不是你们的人吗?”

    李莱摇头。

    纪念忙着捡起地上自己的包,挡住裂开的裙子,指着冷小邪道。

    “我只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现在,我要举报,这个人对我耍流氓!”

    “冷将军,这……”李莱一听就懵了。

    怎么,突然还冒出耍流|氓了?!

    “别听她瞎说,把现场收拾一下吧,马上把博士送医生检查一下身体。”

    “好的。”

    冷小邪发了号,李莱哪有不听的道理。

    “哼!”纪念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冷小邪一眼,“你等着!”

    等她回北京,非得去举报他耍流|氓不可!

    提了包,她转身要走。

    “等等!”冷小邪笑着开口,“你的东西掉了。”

    刚才与暴徒打斗,她的背包摔到地上,听到掉了东西,纪念本能地垂脸去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