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邪最先反应过来,忙着缩回手掌。

    “对……”

    他的“对不起”三字尚未出口,纪念已经怒发冲冠地转过身来。

    “混蛋!”

    口中怒骂,她的手已经扬起来,扇向冷小邪的脸。

    右手一扬,冷小邪已经抓住她的胳膊,“你别误会,我只是……”

    纪念转过脸来,看清他的面容,一眼就认出他是谁,回来之前,她亦已经打听过,辗转才知道冷小邪的身份。

    知道他就是那天母亲赵丽华安排与她相亲的对象,后来纪念也曾想过,那天晚上有可能只是一个意外。

    毕竟,当时情况复杂,正常人不可能会在生死关头还想着这些邪念念头。

    她原本还想,等到祭奠完母亲之后,想办法将西装还给他再道个歉。

    哪想,会在这里又遇到他,而且还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还别误会,还只是?!

    “败类、无耻!”

    纪念挣了一把没有挣脱,抬起左手就是一拳,击向他的下巴。

    冷小邪抬手抓住她的左腕,将她推开。

    “刚才是意外,我只是……”

    刚才那个意外太过凑巧,对方是女孩子,生气也很正常。

    不管怎么说,刚才她都帮了他的忙,考虑到她有可能是李莱安排的警员,冷小邪也并不想和她闹得不愉快。

    纪念正在气头上,哪会相信他这样的解释,一前一步,她抬脚就是一个斜踢。

    从小学习跆拳道,她最厉害的就是腿上功夫。

    刚才拳头没有讨到便宜,立刻就换了自己最拿手的腿法。

    结果。

    呲啦!

    刚才翻栏杆的时候裙子已经被刮破,这一抬腿,裙摆直接扯开,裂成两半。

    这一腿,速度和技巧都是可圈可点,冷小邪也是被她逼得不得不抬手挡了一下。

    退一步,他邪邪扬唇。

    “腿法不错,想比的话改天你穿裤子再来吧!”

    纪念扫到裙摆一侧露出来的小内裤,瞬间脸如红布,忙着将腿缩回来,迅速将裙子向下拉了拉,拉住裂开的裙摆以防走火。

    这功夫,李莱已经带着众人冲过来。

    手下过去扶起地上的胡博士,帮他解开绳索,李莱就走到冷小邪身侧,疑惑地看向纪念,“冷将军,这是您的帮手?”

    冷小邪一听也愣了,“她不是你们的人吗?”

    李莱摇头。

    纪念忙着捡起地上自己的包,挡住裂开的裙子,指着冷小邪道。

    “我只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现在,我要举报,这个人对我耍流氓!”

    “冷将军,这……”李莱一听就懵了。

    怎么,突然还冒出耍流|氓了?!

    “别听她瞎说,把现场收拾一下吧,马上把博士送医生检查一下身体。”

    “好的。”

    冷小邪发了号,李莱哪有不听的道理。

    “哼!”纪念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冷小邪一眼,“你等着!”

    等她回北京,非得去举报他耍流|氓不可!

    提了包,她转身要走。

    “等等!”冷小邪笑着开口,“你的东西掉了。”

    刚才与暴徒打斗,她的背包摔到地上,听到掉了东西,纪念本能地垂脸去看。

第1445章 邪路相逢(2)    墓地里。

    纪念将手中的花束放到母亲的墓碑前。

    “妈,我现在已经毕业了,进了刑警队,您放心,我会努力不给您丢人的……”

    听到远处的声响,她疑惑地转过脸,仔细倾听。

    远处,又是一声异响。

    这一次,她听得十分仔细,那是枪声。

    确定那是枪声之后,纪念的脸色立刻就凝重起来。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枪声呢?

    难道,有坏人行凶?!

    心中担心,她立刻就从地上站起身来,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虽然她还没有正式成为一名警|察,但是心中纪念早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警|察,听到这样的事情,自然要过去看个究竟。

    奔到栏杆一侧,单手撑住栏杆,她利落地翻过围栏。

    刚刚翻过围栏,就听到树林里有急促的脚步声。

    纪念忙着收住脚步,将身子缩到一株大树树干后,隐起身形。

    片刻之后,三个人已经冲出树林。

    两个男人一脸凶相,都抓着手枪,中间抓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男人的眼镜已经有些破损,手被绑着,嘴上也塞着布带。

    这个男子,正是胡博士,抓着他的人,当然就是徐国荣的两个手下。

    纪念悄悄地探出脸来,看到这一幕,只是心中一惊。

    二个人都有枪,她知道自己不能贸然出手,缩在树后,迅速地思考着对策。

    嘭!

    一声枪声,子弹正中其中一个男人的后背,那家伙身子一晃,直接摔倒在草地上。

    另一个家伙眼看着同伴死了,忙着拉胡博士的身体拉过来,护住自己。

    “你逃不掉的!”

    树林里,男人悦耳却阴沉的声音已经响起来。

    紧接着,冷小邪就抓着狙击枪从树林中冲出来。

    “你……你不要过来!”那名手下看着他,额上立刻就冒出冷汗来,“否则,我……我就杀了他!”

    一手死死抓着胡博士,那人用手枪抵住胡博士的太阳穴,因为太过紧张,他的手都在抖。

    所有的同伴这么快就死了,眼下的情况对他极为不利,他的心情也是紧张到极点。

    生怕冷小邪开枪,他拉着胡博士小心地退后,后背就抵到纪念藏身的大树上。

    冷小邪也担心他失手杀了胡博士,忙着安慰道,“你冷静一点,杀了他对你没有好处,你现在放下枪,我保证你可以活命!”

    那个手下哪里会相信他,只是尖利地喊掉,“你放屁,我一放下枪你就会杀了我!”

    “那你想要怎么样?”冷小邪问。

    “你……你滚开,放我走,否则我……我就让他脑袋开花!”

    冷小邪皱眉。

    对方以人质的性命为威胁,他也不敢贸然开枪。

    胡博士可是非常重要的科研人员,如果不能活着救下他,就算是这案子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他暗自思考应对之策的时候,却见树下,一个手掌伸来出来。

    那手掌,白皙纤长,很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手掌。

    树后有人?!

    冷小邪暗惊。

    这功夫,那手掌却已经指指他,又指指抓着胡博士的那个暴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