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到底还是坐不住,转身又跑回来,路过医务室,纪念折身跑了进去。

    林丛正翘着腿听交响乐。

    纪念急急开口,“那个教官发烧了,您快去看看吧?”

    林丛抬眸看了看她的表情,“发烧了……这可不是小事情,可是我这太忙了,实在走不开……”

    太忙了?!

    纪念上下扫了一眼林丛,“我可没看到您哪忙?”

    “没看,我正忙着研究一个新课题吗?”林丛指指桌上的一沓体检表,从抽屉里取出体温计和退烧药,“这个退烧药要过38。5度才可以吃,如果不到这个温度,就使用物理降温,物理降温你知道吧,就是用温水擦身……像什么颈部、腋下、胸口……哦,对了,还有大|腿内侧,这里一定要重点降温!从现在起,观测他的体温,如果超过八个小时发烧不退的话,就要送医院。”

    以他的经验,冷小邪现在肯定是低烧,估计到夜半就能退下去,那家伙也不是头回受伤,要是觉得情况不好早就来找他了。

    对冷小邪的身体,林丛一点也不担心。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进来当医生的,一点也不负责任。

    纪念撇撇嘴,接过体温计和退烧药。

    看着纪念拿着体温计和退烧药离开,林丛噗得一声轻笑出声。

    现在是五点,八个小时就是凌晨一点,要是这样“物理降温”八个小时,这两个家伙还没有擦出火花来,他就信他冷小邪真得没动心。

    ……

    ……

    a国。

    冷小野宣布要竞选首相的事情,很快就在电视台的新闻中进行了发布。

    与此同时,各大媒体网站也是纷纷转载了她的声明。

    这个声明一公布,立刻就引起极大的反响。

    民众们对于这位表现坚强的第一夫人,表示出极大的鼓励和尊重。

    还没有超过一个小时,网络上的跟贴量就已经超过近百万条,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对她表示安慰和鼓励。

    从冷小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眼中开始,她健康、自然的形象就非常得人生。

    她嫁入王室之后,积极地参与公益事宜,为人一向低调。

    后来,为王室添了一对双胞小继承人,两个小娃的照片一放出去,瞬间萌化无数人,也为这对夫妻赢来不少加分。

    冷小野重入学院,继续进修,并且在香港设计大赛上得奖,她的努力和真诚,也是越发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尊重,为许多媒体奉为年轻一代的榜样。

    “王后,我们永远支持你。”

    “你是特蕾莎的骄傲,也是a国的骄傲。”

    ……

    这个面对这样的危难,依旧保持着坚强的年轻女孩,用她的所有打动了整个世界。

    正如a国最权威的《今日晚报》的评价中所说。

    “……可以套着t恤牛仔裤,与两个小继承人在便利店里选购食材,也可以穿上套装与国王先生一起出席宴会,还可以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一脸自信地走上t台……当她带着两个孩子,红着眼睛,却一脸坚强地站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她的身上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章节内容结束–>

第1582章 充满了各种可能性(1)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心生歉意正在开口,冷小邪已经站起身来,走到点餐处,将为她点的其他饭菜端过来,放到她面前。

    每天的训练强度这么高,她竟然敢不吃饭。

    看着桌子对面的纪念,冷小邪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升上来的怒意,注意到她抬脸向他看过来,他立刻不客气地骂过去。

    “看什么看,快吃,别浪费我时间!”

    以往,总是与之针锋相对的纪念,这回却只是乖乖地收回目光,大口吃饭。

    明明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她却少有地没有生气。

    一直到小肚子吃得饱饱的,再也塞一下一口粥的时候,纪念才满足地从碗上抬起脸。

    “教官……”

    冷小邪站起身,推开车就走。

    纪念忙着屁颠颠地追过来,伸手推住他手中的车。

    “我来推吧!”

    一起回到停车场,纪念将车上的大包小包装进车子后备箱,坐到驾驶室,侧脸看过看向冷小邪。

    “您……伤口没事吧?”

    侧眸,看着颊上还沾着一颗米粒,讨好地笑着看向他的纪念,冷小邪撇撇嘴。

    “把脸擦擦,什么形象!”

    纪念扫一眼后视镜,忙着取过纸巾把脸上的米粒擦了。

    “谢谢教官提醒,本人以后一定注意,那个您坐好了,小人要开车,起驾起宫了。”

    侧脸偷偷看他,看着他家伙的俊脸上终于重新露出一抹笑纹,她这才心中一松,启动车子。

    一边开车,她就悄悄去看冷小邪。

    每次看他都是笑嘻嘻的,没想到发起脾气来还挺吓人的。

    这家伙,就是嘴巴毒了点,其实也没有那么坏。

    路上,冷小邪一直没说话,纪念悄悄看他,只见冷小邪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似乎是睡着了。

    她乖巧地没有出声,只是专心地开着车,尽量让车子开稳。

    回到郊外营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纪念停下车,解开安全带,目光扫过身边的冷小邪,只见他微蹙着眉头,还是没有动静。

    脸颊上,却泛着一抹异样的潮红。

    “教官?”

    纪念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冷小邪睁开眼睛,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推门下了车,走过去将后备箱拉开,提起里面的购物袋送到她手里。

    “将这些带到你们宿舍,每个学员发两包。”

    “好!”

    纪念伸手去接,手碰到他的手掌,只觉得滚烫。

    看冷小邪锁了车要走,她忙着追过来。

    “教官,你好像发烧了,去医务室打一针退烧针吧?”

    “没事。”冷小邪向她挥挥手,“走你的吧。”

    看着他走向楼门,纪念急步追过来。

    “受伤后发烧是很危险的,您还是去医务室测量一下体温看看吧?”

    冷小邪停下脚步,“只是低烧,没有关系。”

    他自己的身体他是清楚的,枪伤之后,低烧是很正常的表现,这也不是第一次,冷小邪很清楚这些反应。

    纪念停下脚步,冷小邪已经迈步上楼。

    她转身走出楼门,提着两大包卫生巾往回走,一路将东西拿回宿舍,其他学员还没有训练回来,她越想越担心。<!–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