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突然觉得嘴有点干,心中就有些燥。

    这功夫,纪念已经帮他把领子整理好,退开去,再次准备走。

    冷小邪扫一眼她的背影,眉尖一跳。

    “裤子。”

    衬衫也帮他穿了,扣子也帮他扣了,这家伙难不成还要她帮他穿裤子不成?

    纪念咬着牙转过脸,看着站在床边的冷小邪。

    心中怒气满胸,她的声音一下子就高起来。

    “冷小邪,你得寸进尺是不是!”

    得寸进尺?

    冷小邪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意识到她误会,他眼中闪过一抹无奈。

    在这丫头片子眼里,他就那么流|氓?

    “我是说,你的裤子!”

    她的裤子?

    纪念垂脸看向自己的裤子,迷彩训练服,裤腿还沾着泥点子,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对!

    小腹部一股异样不适,然后就有热流从双腿间涌出。

    “卫生间在那边。”

    冷小邪指指她身后不远处的门。

    纪念转身冲进卫生间,嘭得将门闭紧上锁,转过身子一看,镜子里映出她的影子,裤子上一小片暧昧的红色。

    那个瞬间,纪念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算了。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不过如此。

    刚才她就觉得小腹有点不适,还以为是因为没吃东西肚子饿也没有多想,一路急急跑过来给他送饭,跟本就没有想太多。

    现在可怎么办啊,她身上跟本就没有带着卫生用品。

    而且,这裤子……

    从这里到宿舍足有一千多米,这一路走过去,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围观,她纪念真是要丢人丢大了。

    哎!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求助这个混蛋了。

    想到这里,纪念走到门边。

    “喂!”

    门外,冷小邪拉开衣柜,从里面翻出一条自己的运动裤,听到她的声音,他轻挑眉尖。

    “你叫谁?”

    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点不客气,纪念放软声音。

    “那个……教官,您……您能帮我个忙吗?”

    冷小邪差点轻笑出声。

    好吗,现在是求到他了,连“您”都用了上。

    走过来,站在卫生间门外,将手背到身后,他扬声开口。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纪念对着门挥了两下拳头,努力堆出一脸笑意,拉开门,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教官,您……能借我条裤子穿吗?”

    “借裤子啊……”冷小邪装模做样地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的裤子可不是白借的。”

    冷小邪,你这纯粹是乘火打劫!

    纪念心中腹诽,脸上却笑得更加无害。

    “您的大恩大德,小的一定会铭记在心,今日滴水之恩,他日必涌泉相报。以前是我对您态度不好,不是说句话说的好吗‘好男不跟女斗’,您宰相肚子里能乘船,就原谅小的这一回吧,嘿嘿……”

    眼前小丫头,明明心中恨不得捅了他,嘴上还在甜言蜜语。

    看着她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小白兔的样子,冷小邪只是在心中暗笑,当即追问。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7章 明天肯定长针眼(3)    <!–章节内容开始–>想到这种可能,纪念忙着将手中提着的保温盒放到一边,伸出手来握住门把手,用力一拧。

    嗒得一声轻响,门很顺利地被她拧开。

    顾不得保温盒,纪念急步冲进冷小邪的宿舍,看一眼客厅没人,她转身冲过来,推开卧室闭着的房门。

    嘭!

    门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纪念担心地看过去,床侧冷小邪正弯身从就要上拿起一件准备穿的衬衫,身上只套着一件黑色平脚内衣。

    看到眼前那个有着漂亮的倒三角身形,身形胜过模特的男人的背影,纪念小嘴一张,直接石化当场。

    听到身后声音,冷小邪一把拉过浴巾裹回腰上,人已经转过脸来。

    看到红着俏脸,张着小嘴站在门口的纪念,他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这丫头怎么来了?!

    将浴巾裹好,他淡淡扬唇。

    “喂,看够了没?”

    “呃……”纪念回过神来,脸若火烧,嘴上却不甘示弱,“以为我愿意看?真是脏眼睛,明天肯定长针眼。”

    迈步走到她面前,冷小邪微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

    他明显是刚从浴室出来,短发上水珠未干,头发有点长了,乱乱地竖在头顶,越发显得痞气。

    男人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柠檬味香皂的味道,一下子就扑进她的鼻子。

    纪念扫了一眼他的胸口,注意到那两点粉红,她忙着抬起脸,迎上他的视线。

    “别误会,我只是来给你送饭的。”

    面前小丫头片子脸红得都快要滴血,还在那里故做镇静的样子实在有趣,冷小邪故意逗她。

    “我说得就是饭啊,你以为是什么?”

    长着一张小白兔一样无害的脸,内里却如狐狡黠,这小丫头整个就是一个矛盾的共同体。

    每次看到她,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欺负她。

    将她逼得脱掉小白兔的外衣,露出尖利的小爪子,那样才最有趣。

    眼角余光,扫过他手臂上裹着的纱布,纪念压下怒意。

    “我去给你拿进来。”

    说完,她转身走出门去,将两个保温盒提进来,放到外间的桌上。

    “这个里面是饭菜,那里面是猪肝汤,虾和羊肉是发的,你最后少吃点。”

    干巴巴地说了一句,纪念转身要走。

    “站住!”

    冷小邪在身后唤住她。

    纪念转过身,“您还有什么吩咐。”

    “过来……帮我穿下衣服。”

    纪念忍不住就要发作,看着他臂上伤口,她再忍。

    走进来,拿过床|上他准备好的衬衣,展开送到他面前,小心地帮他把受伤的那只手臂穿上衣袖,然后又帮他把另一边袖子穿上。

    穿完,她松指要走。

    “扣子。”

    某人懒洋洋地提醒。

    纪念再忍。

    抬手捏住他的衣襟,帮他系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

    冷小邪微着头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暗笑。

    小丫头片子够能忍的,看你能忍多久?

    “上面不用系。”

    纪念松开捏住他的衣领的手指,伸过手来,帮他把衬衫的领子整理了一下。

    她抬起双手,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他身上,从他的角度,刚好看到她挺拨的鼻头,还有微微分开的嘴唇。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