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想到这种可能,纪念忙着将手中提着的保温盒放到一边,伸出手来握住门把手,用力一拧。

    嗒得一声轻响,门很顺利地被她拧开。

    顾不得保温盒,纪念急步冲进冷小邪的宿舍,看一眼客厅没人,她转身冲过来,推开卧室闭着的房门。

    嘭!

    门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纪念担心地看过去,床侧冷小邪正弯身从就要上拿起一件准备穿的衬衫,身上只套着一件黑色平脚内衣。

    看到眼前那个有着漂亮的倒三角身形,身形胜过模特的男人的背影,纪念小嘴一张,直接石化当场。

    听到身后声音,冷小邪一把拉过浴巾裹回腰上,人已经转过脸来。

    看到红着俏脸,张着小嘴站在门口的纪念,他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这丫头怎么来了?!

    将浴巾裹好,他淡淡扬唇。

    “喂,看够了没?”

    “呃……”纪念回过神来,脸若火烧,嘴上却不甘示弱,“以为我愿意看?真是脏眼睛,明天肯定长针眼。”

    迈步走到她面前,冷小邪微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

    他明显是刚从浴室出来,短发上水珠未干,头发有点长了,乱乱地竖在头顶,越发显得痞气。

    男人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柠檬味香皂的味道,一下子就扑进她的鼻子。

    纪念扫了一眼他的胸口,注意到那两点粉红,她忙着抬起脸,迎上他的视线。

    “别误会,我只是来给你送饭的。”

    面前小丫头片子脸红得都快要滴血,还在那里故做镇静的样子实在有趣,冷小邪故意逗她。

    “我说得就是饭啊,你以为是什么?”

    长着一张小白兔一样无害的脸,内里却如狐狡黠,这小丫头整个就是一个矛盾的共同体。

    每次看到她,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欺负她。

    将她逼得脱掉小白兔的外衣,露出尖利的小爪子,那样才最有趣。

    眼角余光,扫过他手臂上裹着的纱布,纪念压下怒意。

    “我去给你拿进来。”

    说完,她转身走出门去,将两个保温盒提进来,放到外间的桌上。

    “这个里面是饭菜,那里面是猪肝汤,虾和羊肉是发的,你最后少吃点。”

    干巴巴地说了一句,纪念转身要走。

    “站住!”

    冷小邪在身后唤住她。

    纪念转过身,“您还有什么吩咐。”

    “过来……帮我穿下衣服。”

    纪念忍不住就要发作,看着他臂上伤口,她再忍。

    走进来,拿过床|上他准备好的衬衣,展开送到他面前,小心地帮他把受伤的那只手臂穿上衣袖,然后又帮他把另一边袖子穿上。

    穿完,她松指要走。

    “扣子。”

    某人懒洋洋地提醒。

    纪念再忍。

    抬手捏住他的衣襟,帮他系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

    冷小邪微着头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暗笑。

    小丫头片子够能忍的,看你能忍多久?

    “上面不用系。”

    纪念松开捏住他的衣领的手指,伸过手来,帮他把衬衫的领子整理了一下。

    她抬起双手,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他身上,从他的角度,刚好看到她挺拨的鼻头,还有微微分开的嘴唇。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6章 明天肯定长针眼(2)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为难地看看四周,因为她来得晚,学员们早已经吃完离开,乘着中午的时间去休息一会儿,食堂大厅里,只有蔡师傅指挥着几个工作人员在收拾桌子。

    咬了咬嘴唇,纪念到底还是起身走过来,凑到正在她不远处擦桌子的蔡师傅身侧。

    “蔡师傅,咱们这食堂里有猪肝吗?”

    “有啊,干吗?”蔡师傅不解地问。

    “那个……”纪念装着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我想喝点猪肝汤补补血,我……我……这几天失血有点多,有点头晕。”

    “哦!”蔡师傅露出心领神会的样子,“我知道了,你们这些女孩子啊真不容易,行,等一会儿啊,我给你煮一碗。”

    这些女学员并不是队里的正常编制,冷小邪早就发过话,一定要照顾好她们的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事。

    这几天,什么绿豆汤啊、酸梅汤啊……厨房里也没少给她们熬。

    纪念因为经常被冷小邪以各种理由“惩罚”,经常会回来最晚的一个,纪念想哄人的时候嘴甜,手脚又勤快,每次吃完饭有时间都会主动帮着收拾东西,就是为了和几位师傅搞好关系,省得饿肚子。

    蔡师傅对这个爱干活的漂亮小姑娘印象很不错,纪念头回向他开口,他立刻就答应下来。

    “太谢谢您了,您简直比我亲爸还亲!”纪念一把拿过他手中的抹布,“来……我帮您擦,保证帮您擦得能当镜子照,”

    “小丫头就是嘴甜。”蔡师傅感叹一句,笑呵呵地要走。

    纪念忙着拉住他,“您给我装保温盒里吗?我怕在这吃影响您工作,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吃去。”

    蔡师傅一笑,“小丫头想得倒是周到,好,一会儿给你帮盒里。”

    等到纪念帮着几个工作人员清洁完餐厅的时候,蔡师傅已经端着一大碗猪肝汤出来,放到桌子上。

    纪念原本还想着干完活扒几口话,见时间来不及,捏了一个虾塞到嘴里,抓着桌上的两个保温盒,急步冲出餐厅。

    一路小跑,纪念赶到医务室楼下的时候,只见林丛正抱着一个画架子,在那里悠哉悠哉地画油画。

    看到她,林丛向前面的楼房扬扬下巴。

    “宿舍楼,三楼,309房间。”

    “啊?!”纪念顿时皱眉,“他……走了?!”

    林丛耸耸肩膀,“走了十多分钟了。”

    “好人坐到底,送佛送到西。”

    纪念嘟囔一句,转身向着宿舍楼的方向小跑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林丛扬唇坏笑。

    “岛主,哥们可是尽力了,您老人家要是还不开窃儿,哥们也没办法了。”

    纪念一路穿过大半个营地,终于来到宿舍楼楼下。

    上了三楼,一直走到尽头,她才找到309房间。

    抬手,敲了敲门,门内无人回应。

    抬手,她加重力度又敲了几下,还是无人回应。

    没人?

    不对。

    难道……

    纪念看看面前的门,突然心头一紧,不会是……晕倒了吧?!<!–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