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为难地看看四周,因为她来得晚,学员们早已经吃完离开,乘着中午的时间去休息一会儿,食堂大厅里,只有蔡师傅指挥着几个工作人员在收拾桌子。

    咬了咬嘴唇,纪念到底还是起身走过来,凑到正在她不远处擦桌子的蔡师傅身侧。

    “蔡师傅,咱们这食堂里有猪肝吗?”

    “有啊,干吗?”蔡师傅不解地问。

    “那个……”纪念装着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我想喝点猪肝汤补补血,我……我……这几天失血有点多,有点头晕。”

    “哦!”蔡师傅露出心领神会的样子,“我知道了,你们这些女孩子啊真不容易,行,等一会儿啊,我给你煮一碗。”

    这些女学员并不是队里的正常编制,冷小邪早就发过话,一定要照顾好她们的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事。

    这几天,什么绿豆汤啊、酸梅汤啊……厨房里也没少给她们熬。

    纪念因为经常被冷小邪以各种理由“惩罚”,经常会回来最晚的一个,纪念想哄人的时候嘴甜,手脚又勤快,每次吃完饭有时间都会主动帮着收拾东西,就是为了和几位师傅搞好关系,省得饿肚子。

    蔡师傅对这个爱干活的漂亮小姑娘印象很不错,纪念头回向他开口,他立刻就答应下来。

    “太谢谢您了,您简直比我亲爸还亲!”纪念一把拿过他手中的抹布,“来……我帮您擦,保证帮您擦得能当镜子照,”

    “小丫头就是嘴甜。”蔡师傅感叹一句,笑呵呵地要走。

    纪念忙着拉住他,“您给我装保温盒里吗?我怕在这吃影响您工作,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吃去。”

    蔡师傅一笑,“小丫头想得倒是周到,好,一会儿给你帮盒里。”

    等到纪念帮着几个工作人员清洁完餐厅的时候,蔡师傅已经端着一大碗猪肝汤出来,放到桌子上。

    纪念原本还想着干完活扒几口话,见时间来不及,捏了一个虾塞到嘴里,抓着桌上的两个保温盒,急步冲出餐厅。

    一路小跑,纪念赶到医务室楼下的时候,只见林丛正抱着一个画架子,在那里悠哉悠哉地画油画。

    看到她,林丛向前面的楼房扬扬下巴。

    “宿舍楼,三楼,309房间。”

    “啊?!”纪念顿时皱眉,“他……走了?!”

    林丛耸耸肩膀,“走了十多分钟了。”

    “好人坐到底,送佛送到西。”

    纪念嘟囔一句,转身向着宿舍楼的方向小跑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林丛扬唇坏笑。

    “岛主,哥们可是尽力了,您老人家要是还不开窃儿,哥们也没办法了。”

    纪念一路穿过大半个营地,终于来到宿舍楼楼下。

    上了三楼,一直走到尽头,她才找到309房间。

    抬手,敲了敲门,门内无人回应。

    抬手,她加重力度又敲了几下,还是无人回应。

    没人?

    不对。

    难道……

    纪念看看面前的门,突然心头一紧,不会是……晕倒了吧?!<!–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5章 明天肯定长针眼(1)    <!–章节内容开始–>喜欢你,是我最偶然的邪念。——纪念

    ……

    ……

    从医务室走出来,一路下楼。

    纪念一出门,就看到那辆越野车还停在门口。

    看着横在面前的越野车,纪念抬脚在车胎上踢了一脚。

    以身相许,许你个大头鬼!

    收回脚,她一路忿忿不平地往回走。

    “纪念,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啊?”

    吃完饭返回的学员们,看到她,立刻就向她打招呼。

    “哦,我马上去。”

    纪念抬腕看看表,时间已经是12点10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她忙着转身要走。

    “纪念!”一个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学员急急地跑过来,在她面前停下,“刚才……对不起啊,我……我真得不是有意的。”

    纪念仔细看了对方一眼,认出她就是刚才慌乱之中,对她开枪的那个女学员陈萍萍。

    “没事!”纪念立刻就向对方露出笑意,“这种事很正常的,我刚上射击箭那会儿,差点把子弹打自己身上呢!”

    “是吗?”出现这样的意外,陈萍萍的心理肯定还是有负责的,原本还有点局促不安,被她这一调侃,表情就放松许多。

    “当然是真的,当时教官差点打电话到学校把我开除呢!”纪念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别往心里去,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会有的,下次放松点就行了。”

    对方原来是想来道歉,哪想却被她安慰一番,越发不好意思,“谢谢你啊!”

    纪念只是向她一笑,“多大点事啊,那我先去吃饭了。”

    “好。”

    陈萍萍扬起唇角,明显是已经轻松许多。

    向她摆摆手,纪念转身跑向食堂。

    一路冲进食堂,抓了打饭的托盘,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打饭口。

    午餐很丰盛,有虾有肉,还有她最爱的烧茄子。

    纪念打完饭,端着托盘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用叉子叉了一只虾送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她倒是吃上饭了,那个混蛋呢!

    不管他,反正他是将军,饭了打个电话想吃什么没有……

    心里这么想,她将虾送到嘴里,却有些食之无味。

    眼前闪过的,只是冷小邪血肉模糊的伤口。

    “纪念!”猴子走过来,“头儿呢?”

    “他……”纪念站起身,看看四周,“他……有事不能过来吃饭,一会儿……我给他送过去吧。”

    之前冷小邪可是叮嘱过她,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万一被人知道他在医务院,到时候陈萍萍知道真相就坏了。

    “那好。”猴子将手中打开的饭送过来放到桌上,“那我就先去整理今天的训练成绩了。”

    “好!”

    纪念应了一声,猴子转身走远。

    看着他渐远的身影,纪念又开始后悔,她怎么把这差事给揽了。

    算了,反正就是跑个腿。

    垂下脸去,她再次夹了一个虾送到嘴边。

    呀,不行!

    这虾和羊肉都是发的,那家伙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吃这个。

    可是这可是全封闭的场地,她上哪给他找别的东西吃啊?!<!–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