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喜欢你,是我最偶然的邪念。——纪念

    ……

    ……

    从医务室走出来,一路下楼。

    纪念一出门,就看到那辆越野车还停在门口。

    看着横在面前的越野车,纪念抬脚在车胎上踢了一脚。

    以身相许,许你个大头鬼!

    收回脚,她一路忿忿不平地往回走。

    “纪念,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啊?”

    吃完饭返回的学员们,看到她,立刻就向她打招呼。

    “哦,我马上去。”

    纪念抬腕看看表,时间已经是12点10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她忙着转身要走。

    “纪念!”一个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学员急急地跑过来,在她面前停下,“刚才……对不起啊,我……我真得不是有意的。”

    纪念仔细看了对方一眼,认出她就是刚才慌乱之中,对她开枪的那个女学员陈萍萍。

    “没事!”纪念立刻就向对方露出笑意,“这种事很正常的,我刚上射击箭那会儿,差点把子弹打自己身上呢!”

    “是吗?”出现这样的意外,陈萍萍的心理肯定还是有负责的,原本还有点局促不安,被她这一调侃,表情就放松许多。

    “当然是真的,当时教官差点打电话到学校把我开除呢!”纪念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别往心里去,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会有的,下次放松点就行了。”

    对方原来是想来道歉,哪想却被她安慰一番,越发不好意思,“谢谢你啊!”

    纪念只是向她一笑,“多大点事啊,那我先去吃饭了。”

    “好。”

    陈萍萍扬起唇角,明显是已经轻松许多。

    向她摆摆手,纪念转身跑向食堂。

    一路冲进食堂,抓了打饭的托盘,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打饭口。

    午餐很丰盛,有虾有肉,还有她最爱的烧茄子。

    纪念打完饭,端着托盘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用叉子叉了一只虾送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她倒是吃上饭了,那个混蛋呢!

    不管他,反正他是将军,饭了打个电话想吃什么没有……

    心里这么想,她将虾送到嘴里,却有些食之无味。

    眼前闪过的,只是冷小邪血肉模糊的伤口。

    “纪念!”猴子走过来,“头儿呢?”

    “他……”纪念站起身,看看四周,“他……有事不能过来吃饭,一会儿……我给他送过去吧。”

    之前冷小邪可是叮嘱过她,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万一被人知道他在医务院,到时候陈萍萍知道真相就坏了。

    “那好。”猴子将手中打开的饭送过来放到桌上,“那我就先去整理今天的训练成绩了。”

    “好!”

    纪念应了一声,猴子转身走远。

    看着他渐远的身影,纪念又开始后悔,她怎么把这差事给揽了。

    算了,反正就是跑个腿。

    垂下脸去,她再次夹了一个虾送到嘴边。

    呀,不行!

    这虾和羊肉都是发的,那家伙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吃这个。

    可是这可是全封闭的场地,她上哪给他找别的东西吃啊?!<!–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4章 要不……以身相许?(3)    <!–章节内容开始–>这些天来的训练,不仅仅增强了她的身体和体质,意志力和控制力都已经随之上升不少。

    “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

    行啊?

    这样都能控制得住。

    恩,有进步!

    冷小邪心中赞许,嘴上却故做鄙夷,“一句谢谢就行了?”

    纪念抬脸看向他,“你还要怎么样?”

    冷小邪扫了一眼洗手的林丛,头一侧,就凑到纪念的耳边,邪魅开口。

    “要不……以身相许?”

    心中的感激瞬间化成怒意,纪念瞬间怒意爆表。

    抬起脸,回他一个咬牙切齿地笑,她猛地抬手,一拳飞出,狠狠地击在他的侧腹。

    冷小野退开两步,假装吃疼地弯下身去,纪念就低哼出声。

    “比起做这种梦,你还是去死比较简单些!”

    说完,她转身摔门而去,冷小邪没事儿人一样地直起身,唇角轻扬。

    擦净双手,林丛迈步走过来,将那颗弹头送到冷小邪手上。

    “小丫头性子够野的,这一枪是她打的?”

    冷小邪摇头,“不是!”

    林丛示意他在椅子上坐下,拿过消炎药水来,帮他将针头扎进血管。

    “听说,学员里有一个叫纪念的,不会就是这丫头吧?”

    纪念?

    冷小邪狐疑抬脸,审视地看向林丛,“你问这个干吗?”

    林丛伸出修长手指,弹了弹小药壶,“朋友妻不可欺,她要不是纪念,本人好追啊!”

    心知是猴子出卖了关于纪念要“嫁给岛主”的事情,冷小邪上下打量他一眼,“就您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你还是算了吧,过不了两天,你就被她灭了!”

    林丛回以白眼,“喜欢就说喜欢,扯那么没用的干吗?”

    冷小邪将脸抬起来放到旁边的一个椅子上,“您随便追,只要不影响我们正常训练,我都没意见。不过提醒你一句,过不了多久她们就要出国,你先做好异地恋的准备。”

    “在真爱面前距离那都不是问题!”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林丛碰碰他没有受伤的左臂,一脸八卦地开口,“真得没动心啊?!”

    冷小邪懒洋洋半睁开眼睛,“你当初没当狗仔真是损失,怎么比女人还八卦?”

    林丛白眼,“什么叫八卦啊,我这是关系你的个人生活。”

    抬手碗到脑后,冷小邪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您还是先把您自己那个人生活理顺了,再来关心我的吧!”

    起身走到桌边,拿过一个体温计用棉球消了毒,塞到他嘴里,林丛往桌子上一靠。

    “这小丫头长得不错,人也可爱,很合我的意,你要是不要,那我可真上了。”

    林丛一边说着,一对眼睛就仔细地观察着椅子上冷小邪的表情,想要从那张俊美的脸上找到一些可疑的端倪,以推断出他对纪念到底动没动心思。

    可是他失败了,靠在椅子上的冷小邪一脸地平淡,自始至终云淡风清,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只是在他说完之后,闭着眼睛,含着体温计回他两个字。

    “随便。”

    林丛长眉挑起,难道这家伙真得没动心?!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