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这些天来的训练,不仅仅增强了她的身体和体质,意志力和控制力都已经随之上升不少。

    “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

    行啊?

    这样都能控制得住。

    恩,有进步!

    冷小邪心中赞许,嘴上却故做鄙夷,“一句谢谢就行了?”

    纪念抬脸看向他,“你还要怎么样?”

    冷小邪扫了一眼洗手的林丛,头一侧,就凑到纪念的耳边,邪魅开口。

    “要不……以身相许?”

    心中的感激瞬间化成怒意,纪念瞬间怒意爆表。

    抬起脸,回他一个咬牙切齿地笑,她猛地抬手,一拳飞出,狠狠地击在他的侧腹。

    冷小野退开两步,假装吃疼地弯下身去,纪念就低哼出声。

    “比起做这种梦,你还是去死比较简单些!”

    说完,她转身摔门而去,冷小邪没事儿人一样地直起身,唇角轻扬。

    擦净双手,林丛迈步走过来,将那颗弹头送到冷小邪手上。

    “小丫头性子够野的,这一枪是她打的?”

    冷小邪摇头,“不是!”

    林丛示意他在椅子上坐下,拿过消炎药水来,帮他将针头扎进血管。

    “听说,学员里有一个叫纪念的,不会就是这丫头吧?”

    纪念?

    冷小邪狐疑抬脸,审视地看向林丛,“你问这个干吗?”

    林丛伸出修长手指,弹了弹小药壶,“朋友妻不可欺,她要不是纪念,本人好追啊!”

    心知是猴子出卖了关于纪念要“嫁给岛主”的事情,冷小邪上下打量他一眼,“就您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你还是算了吧,过不了两天,你就被她灭了!”

    林丛回以白眼,“喜欢就说喜欢,扯那么没用的干吗?”

    冷小邪将脸抬起来放到旁边的一个椅子上,“您随便追,只要不影响我们正常训练,我都没意见。不过提醒你一句,过不了多久她们就要出国,你先做好异地恋的准备。”

    “在真爱面前距离那都不是问题!”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林丛碰碰他没有受伤的左臂,一脸八卦地开口,“真得没动心啊?!”

    冷小邪懒洋洋半睁开眼睛,“你当初没当狗仔真是损失,怎么比女人还八卦?”

    林丛白眼,“什么叫八卦啊,我这是关系你的个人生活。”

    抬手碗到脑后,冷小邪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您还是先把您自己那个人生活理顺了,再来关心我的吧!”

    起身走到桌边,拿过一个体温计用棉球消了毒,塞到他嘴里,林丛往桌子上一靠。

    “这小丫头长得不错,人也可爱,很合我的意,你要是不要,那我可真上了。”

    林丛一边说着,一对眼睛就仔细地观察着椅子上冷小邪的表情,想要从那张俊美的脸上找到一些可疑的端倪,以推断出他对纪念到底动没动心思。

    可是他失败了,靠在椅子上的冷小邪一脸地平淡,自始至终云淡风清,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只是在他说完之后,闭着眼睛,含着体温计回他两个字。

    “随便。”

    林丛长眉挑起,难道这家伙真得没动心?!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3章 要不……以身相许?(2)    <!–章节内容开始–>林丛已经用针管抽好药液,听到纪念的话,再一次轻笑出声。

    “英雄所见略同,我用得就是兽类麻醉剂。”

    嘴里说话,林丛手上却是不敢有半点怠慢,扶住冷小邪的手臂,将麻醉剂注入他的手臂。

    等待麻醉剂起效的时候,林丛取来剪子,剪开冷小邪训练服的袖子,冷小邪就拿开了按住伤口的毛巾。

    毛巾一拿开,血水立刻就汨汨地流出来。

    纪念站在一边,看着他手臂上的血上,也是皱起眉来。

    虽然这枪不是她打的,但是这一枪其实是冷小邪替她挨的,如果不是他及时冲过来,将她推开,这一枪肯定会打在她的身上。

    那么,躺在这里的人,可能就是她了。

    尽管对冷小邪的态度有些气不过,纪念还是走上前来,帮着林丛扶住冷小邪的手臂。

    林丛拿过处理用的工具。

    “好了吗?”

    “开始吧!”

    冷小邪答道。

    林丛立刻就开始行动起来,清创,用镊子伸进伤口,东翻西扭地好一阵,才夹出一颗子弹来,丢进一旁的盘子里。

    然后,林丛拿过了手术刀,小心地切开冷小邪的伤口。

    纪念看得一头雾水。

    “不缝合吗?!”

    不缝合伤口,反倒将伤口切开,这……这是什么方法啊?!

    “枪伤不能直接缝合,我要切开创面,将里面的坏死组织去除。”

    林丛一边解释,一边娴熟地工作着。

    因为有麻醉剂的作用,冷小邪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异样,只是平静地看着林丛在那里切皮削肉的折腾。

    纪念看在眼里,却是全身汗毛倒竖。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枪眼的处理竟然会是如此恐怖。

    完成所有的清创工具,林丛仔细为冷小邪消了毒,帮他把伤口包钇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丛的额上已经出一层细汗。

    不用纪念扶,冷小邪左手在病床上一撑,人已经变成坐姿。

    林丛收拾起盘子里的东西进行处理,冷小邪就站起身来,看向纪念,正色开口。

    “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

    误伤教官,并不用负什么责任,但是对于那个开枪的女学员来说,这却会是一个巨大的阴影。

    以后她每次开枪的时候,都会想起她曾经误伤到人,这对她的整个人生都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纪念点点头,视线扫过他胳膊上的纱布。

    “谢谢你救我。”

    侧眸,看看面前小丫头局促的表情,冷小邪轻挑眉尖。

    “无所谓了,是条狗我也会救的。”

    在他的高压政策之下,小丫头这些天来进步明显,冷小邪并不想因为今天这个事情就改变与她的关系。

    有些人属于激励型,鼓励他肯定他就会让他更加努力。

    有些人属于反抗型,压力越大发挥的潜力也越大。

    与她相处久了,他亦已经摸清她的脾气,纪念明显属于后者。

    这个小丫头就是喜欢和他做对,越是针对她,她的反弹力越强,在训练上也就会更加努力。

    竟然把她和狗比?!

    纪念胸口升起怒意,却并没有发脾气。<!–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