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林丛已经用针管抽好药液,听到纪念的话,再一次轻笑出声。

    “英雄所见略同,我用得就是兽类麻醉剂。”

    嘴里说话,林丛手上却是不敢有半点怠慢,扶住冷小邪的手臂,将麻醉剂注入他的手臂。

    等待麻醉剂起效的时候,林丛取来剪子,剪开冷小邪训练服的袖子,冷小邪就拿开了按住伤口的毛巾。

    毛巾一拿开,血水立刻就汨汨地流出来。

    纪念站在一边,看着他手臂上的血上,也是皱起眉来。

    虽然这枪不是她打的,但是这一枪其实是冷小邪替她挨的,如果不是他及时冲过来,将她推开,这一枪肯定会打在她的身上。

    那么,躺在这里的人,可能就是她了。

    尽管对冷小邪的态度有些气不过,纪念还是走上前来,帮着林丛扶住冷小邪的手臂。

    林丛拿过处理用的工具。

    “好了吗?”

    “开始吧!”

    冷小邪答道。

    林丛立刻就开始行动起来,清创,用镊子伸进伤口,东翻西扭地好一阵,才夹出一颗子弹来,丢进一旁的盘子里。

    然后,林丛拿过了手术刀,小心地切开冷小邪的伤口。

    纪念看得一头雾水。

    “不缝合吗?!”

    不缝合伤口,反倒将伤口切开,这……这是什么方法啊?!

    “枪伤不能直接缝合,我要切开创面,将里面的坏死组织去除。”

    林丛一边解释,一边娴熟地工作着。

    因为有麻醉剂的作用,冷小邪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异样,只是平静地看着林丛在那里切皮削肉的折腾。

    纪念看在眼里,却是全身汗毛倒竖。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枪眼的处理竟然会是如此恐怖。

    完成所有的清创工具,林丛仔细为冷小邪消了毒,帮他把伤口包钇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林丛的额上已经出一层细汗。

    不用纪念扶,冷小邪左手在病床上一撑,人已经变成坐姿。

    林丛收拾起盘子里的东西进行处理,冷小邪就站起身来,看向纪念,正色开口。

    “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

    误伤教官,并不用负什么责任,但是对于那个开枪的女学员来说,这却会是一个巨大的阴影。

    以后她每次开枪的时候,都会想起她曾经误伤到人,这对她的整个人生都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纪念点点头,视线扫过他胳膊上的纱布。

    “谢谢你救我。”

    侧眸,看看面前小丫头局促的表情,冷小邪轻挑眉尖。

    “无所谓了,是条狗我也会救的。”

    在他的高压政策之下,小丫头这些天来进步明显,冷小邪并不想因为今天这个事情就改变与她的关系。

    有些人属于激励型,鼓励他肯定他就会让他更加努力。

    有些人属于反抗型,压力越大发挥的潜力也越大。

    与她相处久了,他亦已经摸清她的脾气,纪念明显属于后者。

    这个小丫头就是喜欢和他做对,越是针对她,她的反弹力越强,在训练上也就会更加努力。

    竟然把她和狗比?!

    纪念胸口升起怒意,却并没有发脾气。<!–章节内容结束–>

第1572章 要不……以身相许?(1)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立刻就意识到,冷小邪受伤了。

    今天是实景实弹演习,所有学员的枪里装得都是真正的子弹。

    为了安全起见,大家都穿着防弹衣,但是防弹衣只防得住要害,并不可能全身防护。

    纪念表情一紧,本能地惊呼出声。

    “教……”

    “闭嘴!”冷小邪厉声喝住她,抬手按住自己中弹的胳膊,“还愣着干什么,继续演习。”

    除了纪念之外,没有注意到他受伤。

    大家挨了骂,立刻就迅速行动,继续散开去寻找另外的两个“人质”——猴子和山鹰。

    “你们两个也去帮忙,纪念护送我出去!”冷小邪沉声下令。

    “是!”

    两个女学员也跟着其他人继续上楼去寻找其他人质,冷小邪就按住伤口,大步向楼下冲去,纪念见状,忙着跟着他跑下楼来,扶住他的一边胳膊。

    冷小邪白她一眼,以为他是纸糊的,不过就是胳膊中弹而已,还用扶吗?!

    “扶着我干吗,开车去!”

    好心当成驴肝肺!

    纪念白他一眼,快步冲向远处的越野车。

    启动车子开过来,看冷小邪坐好,她就从车上抓过一块毛巾递给他。

    冷小邪接过毛巾,用力按住伤口,纪念立刻就启动车子向卫生室的方向开去。

    一路风驰电掣地驶到办公楼楼下,她立刻就跳下车去,帮他拉开车门,转身冲向卫生室。

    卫生室内,专职医师林丛正在翻看着一本医学书籍,纪念还没进门,就已经大声急呼起来。

    “医生,医生……快点,有人中弹了!”

    林丛一听,立刻就收起手中的书,走到操作台边,取出手套套到身上,又端过托盘。

    转脸,看到走进门来的冷小邪,他顿时表情一松。

    “干吗,又挂彩了?!”

    “学员误伤的。”冷小邪语气平淡。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这样的训练本就充满了危险,这种危险,不仅仅是针对学员,对教官也同样是一样。

    冷小邪做事情,一向是亲力亲为,为了掌握学员的情况,他也是积极地参与在第一线。

    身上大伤小伤地多了去了,每个月不往林丛这跑上一两回,林丛才会觉得新鲜。

    因此,无论是他还是林丛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紧张,林丛的脸上甚至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这可没麻药了,要不,帮你找个毛巾!”

    纪念一听,立刻就按住冷小邪的胳膊,将桌上的一个毛巾送到他嘴边。

    林丛哈哈大笑。

    冷小邪扫一眼她手中的毛巾,白眼。

    “添什么乱啊,一边站着去!”

    林丛收住笑意,转脸向纪念安慰地一笑。

    “记得,下次再开枪的时候,瞄准点,直接打他心脏,看他还敢骂人!”

    因为是纪念带冷小邪过来,林丛很自然地以为,这一枪是纪念打的。

    纪念听出他误会,也没有解释,只是松开冷小邪,回林丛一个笑意,退到一边,人就白了一眼冷小邪。

    “医生,他不用用人的麻醉剂,用兽类麻醉剂就行。”<!–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