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哭了。

    眼泪顺着脸颊和鼻翼淌下来,流到嘴里,却并不苦涩。

    因为那眼泪,不是痛苦的泪水,而是因为幸福。

    幸福的眼泪,是甜的。

    任眼泪流淌,冷小野有数秒一时没有出声。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仔细地倾听着听筒里传出来的,她略显粗重的呼气和有些急促的吸气声,就能猜出她是在哭。

    “小野?”他心疼地唤着她的名字,“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只是太高兴了。”冷小野哽咽着说道。

    “我已经到了xx大街,最多再有十分钟就可以回来。”

    “好,我等你。”

    “那我先挂电话。”

    “好。一会儿见!”

    冷小野挂断电话,深呼吸了几次,才将呼吸调整好。

    一旁的助理看着她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他并不太能确定那个电话是谁打来,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她哭,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干慰冷小野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人敲响。

    助理忙着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朱蒂和两个孩子,老管家也站在三人身后。

    “妈咪!”

    两个小家伙一起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她脸上的泪痕,两个小家伙都是急急地跑过来。

    “妈咪,你怎么哭了?”

    朱蒂看到冷小野的泪痕,注意到她手中握着的手机,也是心一紧。

    走过来,站在她面前。

    “小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小野擦擦眼泪,笑着蹲下身来,扶住两个小家伙的肩膀,用力地两个小家伙的脸上各亲了一口。

    情绪太过激动,她一时间只是说不出话来。

    将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她原本想要道出实情,又忍住。

    反正再过几分钟,皇甫耀阳就会回来,到时候,这两个孩子一样会高兴成小疯子,就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想到这里,她伸手握住两个小家伙的手掌,一手牵住一个站起身来。

    “走……妈咪带你们去看点东西。”

    在朱蒂疑惑的目光中,冷小野一脸笑意地将两个孩子牵出办公室。

    朱蒂与助理对视一眼,助理轻轻摇头表示并不知情,朱蒂心中疑惑,也跟着她走过来。

    身后,还有老管家和数名贴身保镖。

    所有人一起下楼,走向王宫大门。

    ……

    ……

    汽车内。

    皇甫耀阳将手机递给安德鲁,一边就向询问出声。

    “有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异样?”

    安德鲁明白他的意思,轻轻摇头,“今天清晨时分,我送朱蒂侯爵过来的时候,参议院的几位议员曾经一起要求夫人交出国王印章,以我的推测来看,那个人一定就在这八个人之间。”

    这个结果,早在皇甫耀阳的意料之中。

    但是,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那个人是谁呢?!

    皇甫耀阳抬起脸,透过车窗,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王宫高耸的钟楼,再过一条街,他就可以回到那里,见到他的妻儿。

    “前面靠边停车!”

    皇甫耀阳突然开口。

    安德鲁不明原由,将车子靠到路边,停了下来,疑惑地转过脸。

    “先生?!”<!–章节内容结束–>

第1566章 小野,是我!(2)    冷小野挺直后背,“我准备参加竞选。”

    平静的一句话,却如一颗巨石投入湖水,在众人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在场的众人,都在久经沙场,当然也明白,她这样做的原因和意义。

    首相比尔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眼中除了惊讶之外,却是闪过一抹冷色。

    “希望首相先生不会介意此事。”冷小野环视一眼众人,“同时,我也希望我能够得到诸位的祝福。”

    老议员轻轻点头,“法律规定,任何人都有权力竞争参入到国家的决策之中,您身为a国的一员,国王先生的妻子、王储的母亲,当然也拥有这个权力。我祝你好运。”

    “谢谢!”冷小野轻轻点头,“那么……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

    ……

    蓝晶河。

    皇甫耀阳一手举着小家伙,一手划水,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游到岸边。

    一路从机场的下水道出来,他并没有找出出口,而是一路顺着底层的通道,一直被冲出来,经过排水沟进入河道。

    从河道里游上来,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他迅速地帮手中的小家伙抹掉脸上的水,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

    小家伙明显呛了水,在不住地咳嗽。

    皇甫耀阳为他拍了拍背,处理掉体内呛进去的脏水,将他抱在怀里,顺着河道走到岸边,顺着山地走向公路。

    小家伙需要就医,他也需要重新返回王宫。

    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他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找到主公路,拦一辆车子回城。

    这一路被水冲进河道,为了保护小家伙尽量不让他呛到水,皇甫耀阳也是一直将他举在水面外。

    将近二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再加上这一连串的体力消耗,此时的皇甫耀阳身体亦已经是十分疲惫。

    等他走到路边附近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

    远处,一辆车子急驶而来,不等皇甫耀阳招手拦车,对方已经主动将车子停下。

    安德鲁猛地推开车门,从车内跳下来,看着站在路边的草地上,满身泥水,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的皇甫耀阳。

    这个一向刚强的汉子,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

    “先生!”

    “安德鲁?!”皇甫耀阳看到他,眼中一喜,“快……先送我们去医院,这孩子必须马上看医生。”

    “是!”

    安德鲁猛地站直身子,向他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过去,帮他拉开车门。

    皇甫耀阳坐到后座上,他就走过去,将车子启动。

    将车子掉了一个头,安德鲁抬眼看看后视镜里的皇甫耀阳,还是有些不敢确定这是真的。

    “国王先生,您……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是从下水道出来的,不小心被冲到了这里。”皇甫耀阳解释道。

    “怪不得!”安德鲁原本想笑,扬了扬唇角,眼泪却已经掉下来。

    迅速抬手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他急急地将手伸进口袋,“对了,您……您给夫人回个电话吧,她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您的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