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挺直后背,“我准备参加竞选。”

    平静的一句话,却如一颗巨石投入湖水,在众人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在场的众人,都在久经沙场,当然也明白,她这样做的原因和意义。

    首相比尔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眼中除了惊讶之外,却是闪过一抹冷色。

    “希望首相先生不会介意此事。”冷小野环视一眼众人,“同时,我也希望我能够得到诸位的祝福。”

    老议员轻轻点头,“法律规定,任何人都有权力竞争参入到国家的决策之中,您身为a国的一员,国王先生的妻子、王储的母亲,当然也拥有这个权力。我祝你好运。”

    “谢谢!”冷小野轻轻点头,“那么……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

    ……

    蓝晶河。

    皇甫耀阳一手举着小家伙,一手划水,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游到岸边。

    一路从机场的下水道出来,他并没有找出出口,而是一路顺着底层的通道,一直被冲出来,经过排水沟进入河道。

    从河道里游上来,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他迅速地帮手中的小家伙抹掉脸上的水,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

    小家伙明显呛了水,在不住地咳嗽。

    皇甫耀阳为他拍了拍背,处理掉体内呛进去的脏水,将他抱在怀里,顺着河道走到岸边,顺着山地走向公路。

    小家伙需要就医,他也需要重新返回王宫。

    身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他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找到主公路,拦一辆车子回城。

    这一路被水冲进河道,为了保护小家伙尽量不让他呛到水,皇甫耀阳也是一直将他举在水面外。

    将近二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再加上这一连串的体力消耗,此时的皇甫耀阳身体亦已经是十分疲惫。

    等他走到路边附近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

    远处,一辆车子急驶而来,不等皇甫耀阳招手拦车,对方已经主动将车子停下。

    安德鲁猛地推开车门,从车内跳下来,看着站在路边的草地上,满身泥水,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的皇甫耀阳。

    这个一向刚强的汉子,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

    “先生!”

    “安德鲁?!”皇甫耀阳看到他,眼中一喜,“快……先送我们去医院,这孩子必须马上看医生。”

    “是!”

    安德鲁猛地站直身子,向他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过去,帮他拉开车门。

    皇甫耀阳坐到后座上,他就走过去,将车子启动。

    将车子掉了一个头,安德鲁抬眼看看后视镜里的皇甫耀阳,还是有些不敢确定这是真的。

    “国王先生,您……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是从下水道出来的,不小心被冲到了这里。”皇甫耀阳解释道。

    “怪不得!”安德鲁原本想笑,扬了扬唇角,眼泪却已经掉下来。

    迅速抬手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他急急地将手伸进口袋,“对了,您……您给夫人回个电话吧,她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您的声音。

第1564章 还有我(3)    说完,他向冷小野欠欠身子,又走过来与朱蒂握了握手,走出会议室。【】

    几个人都是站起身,走向门外。

    走在最后的首相大人比尔就停在冷小野面前,皱眉向她伸过手掌,“夫人,我很报歉刚才的事情,希望您能接受我的歉意,从私人的角度上……我希望国王先生安全归来。”

    冷小野伸手与他握了握,“谢谢。”

    比尔向朱蒂和安德鲁点了点头,走出门去。

    冷小野向助理感激地一笑,“你们去准备会议吧!”

    三人知趣离开,安德鲁就转身关上门。

    朱蒂将冷小野引到桌边,“小野,你告诉我实话,king到底怎么样?!”

    虽然女大公没有言明,但是从女大公的语气中,朱蒂也已经猜到一些真相,故此特意向冷小野询问。

    冷小野轻吸口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消息。”

    她没有隐瞒朱蒂,这种事情也不可能瞒得住。

    “希望你对我妈妈暂时保密,我担心……她受不了,还有外公。”

    朱蒂听了,心中就是一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握紧冷小野的手掌,点头。

    那孩子,她从小看着长大,在心目中,已经是视若己出。

    现在,距离爆炸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还没有半点消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足足过了十秒钟,朱蒂才控制住情绪。

    “小野。”她抬手扶住冷小野的肩膀,“我知道我这样说很残忍,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然后拿出一套计划来。你要知道,一旦king真得出现意外,就算是我们也不可能保得住你手中的权力。”

    “我知道。”冷小野肃起脸色,“我昨天晚上已经想过了,我准备……竞争首相之位!”

    在国会之中,除却国王,首相是拥有最高决断权的人。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控制权将会落到首相和国会的手中。

    皇甫是王储,但是他还太小,按照法律规定,他要到十八岁才拥有继承权。

    现在他才四岁多,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这个国家都要交由国会来管理。

    十几年的时间,足够发生任何事。

    冷小野如果想要帮助特蕾莎家族一直控制住这个国家,她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进入国会,竞争首相之位。

    如果她能够成功,国会参议员也就是圆桌会议成员,将会完全由她重新组阁,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决策权依旧会控制在她的手中。

    当然,这并不容易。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时间,接下来马上便是大选。

    朱蒂抿了抿唇,轻轻点头。

    “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眼下,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别的路可走,除非皇甫耀阳安全归来。

    叮!

    腕上,冷小野的手机,突然一声轻响。

    她身子一震,忙着抬起手腕,推开手表表层。

    定位仪上,清楚地显示着地图,在地图上,一个小小的红点,正在闪烁。

    冷小野的心和手指一齐颤抖起来。

    “耀阳,是耀阳!”

    ……

    ……

    么么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