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法定位,是否重新搜索?”

    最后,屏幕上出现的依旧是这串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

    当当当!

    房门轻轻被敲响。

    冷小野将手表复原,回到卧室,披了一件衣服拉开房门。

    门外,站着老管家。

    “夫人,报歉,我醒晚了一点。”

    昨天晚上,她曾经叮嘱过老管家,五点钟的时候,准时叫醒她。

    事实上,现在已经五点一刻,老管家实在不忍心,故意想要让她多睡一会儿,只是没有想到她早已经醒了。

    看穿他的谎言,冷小野也没有点破。

    “帮我准备一份早餐,我马上过来。”

    老管家转身离开,冷小野就迅速洗漱,换了一套衣服到两个孩子的房间看了看,看他们还睡得很香,她轻手轻脚地退出来,叮嘱保镖好好照看二人,她就走进皇甫耀阳的国王办公室。

    助理早已经在等她,老管家已经将早餐放到桌子上。

    “这两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我已经仔细看过,您确定一下主要数据,就可以帮国王先生签字。”

    “还有这个……”

    三个助理相继将必要的几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送过来。

    冷小野一边看一边吃早餐,将几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全部看完,仔细向助理询问过,确定无误之后,她才签上皇甫耀阳的名字,盖章。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

    她正准备拿过手表再看一眼的时候,一位助理再次走进来。

    “夫人,比尔先生和几位国会议员都来了。”

    “让他们到小会议室等我。”冷小野拿起桌上,老管家为她送来的温水,喝了两口,这才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几位看到她,都是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大家请坐吧!”冷小野走过去,坐到属于皇甫耀阳的主位上,“大家这么早就赶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一位老议员低声开口,“很报歉,这么早打扰您,不过……我们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未来而来,还请您原谅。”

    “几位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冷小野道。

    几个人交换一个眼色,一位戴眼睛的议员就推了推眼镜,“按照法律规定,国王出现意外的时候,王储又没有达到法定继承年龄的时候,应该是由国会来处理国中事务,所以……我们想请您暂时交出国王先生的印章。”

    几个助理都是皱眉,冷小野也是墨眸一沉。

    自家男人现在生死未卜,他们却来逼她交出国王印章?

    “我想请问几位,哪条法律如此规定?”

    那位戴眼睛的议员站起身来,翻出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国王法》第三章第六条的规定说,若现任国王意外死亡,王储又没有达到法定继承年龄的时候,国会有权力接受国家事务。”

    冷小野轻吸口气,“king还没有死!”

    桌边,首相比尔轻轻地叹了口气,目光带着几分怜悯落在冷小野的身上,“夫人,我们理解您的心情,但是……国不可一日无主……”

    啪!

    冷小野猛地推开椅子,站起身来,红着眼睛低吼出声。

第1560章 我们该回家了(2)    <!–章节内容开始–>“好了,现在是我们找路出去的时候了。”

    低语一声,皇甫耀阳在四周仔细地寻找了一圈。

    注意到一个被摔在屋角的工具箱,他脸上一喜,立刻就将箱子拉出来,打开。

    工具箱里有各种工具,还有一个手电。

    这真是一个让人振奋的大发现。

    皇甫耀阳将手电取出来,按下开关,立刻就有雪亮的灯光投射出来。

    他立刻就转过身去,顺着冷凝水的管道去找下水管道。

    这里是地下室,下水管道应该距离主管道不会太远,如果他找到下水主管道,就可以从地下逃离。

    找到下水管道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他迅速用工具箱里的工具拆开下水管道,但是皇甫耀阳又遇到了一个新问题——下面的管道太细了。

    只有大|腿粗细的主管道,跟本不可能容纳下他高大的身体。

    “该死!”

    看着那条主管道,皇甫耀阳气愤地将手中的工具砸到地上。

    难道,他辛苦地努力,只是从一个困境进入了另一个困境?!

    有那么一个瞬间,皇甫耀阳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沮丧。

    坐到地上,他懊恼地扶住满是汗水和灰尘的头。

    指尖触到耳朵上那枚小小的耳钉,他的眼前再一次闪过冷小野的脸。

    不,他不能放弃!

    他曾经答应过她,要宠爱她一辈子,他怎么能这么放弃?

    冷静一下,再仔细想想,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

    闭上眼睛,皇甫耀阳仔细回忆着之前看过的机场的立体设计图。

    这里是中央空调总控室,那么……这里与地下二层停车场应该距离不远,没错,就是这样。

    停车场里肯定是有下水道。

    是的,他记得很清楚,他曾经数次开车进入过机场,停车场入口处有水栅栏式的下水道。

    那里的下水道肯定距离主管道很近,因为这里已经足够深了。

    那么现在……

    皇甫耀阳转脸看向那扇被挤得变形的门,现在他要去地下停车场。

    拿过地上的钢架,他走到门边,几乎是废尽全身力气,才将变形被挤压的门撬开,门外一片碎物砖块立刻就砸进来。

    身后的小家伙被惊醒,不高兴地哼哼了几声。

    看着门外,那条还可以勉强通行的走廊,皇甫耀阳笑着开口。

    “对不起,吵醒你!”

    收拾起工具箱,将里面的一条安全绳系到腰上,皇甫耀阳提着工具箱,钻进走廊。

    从那些东倒西歪的墙壁和杂物之间,小心穿行,尽行不碰到任何东西,以免引起塌方。

    终于,看到一个指示牌,指示着前面拐角就是地下停车场。

    皇甫耀阳立刻就转身奔过去,他顺利到达了停车场。

    停车场内,天花板早已经塌落,地上的车子东倒西歪地躺着,还有的直接被压扁了车身。

    小心地从缝隙里钻过去,皇甫耀阳终于来到入口处。

    入口处确实有下水道,他四下看了一眼,找到一个消防栓。

    皇甫耀阳立刻就奔过去,打开消防水管,将水管拉过来,对着下水道放水,检查下水道是否通畅。<!–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