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水冲出来,冲入下水道,但是,并没有立刻流走。

    不过,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停留太久,水……流走了!

    看到水顺利地流走,皇甫耀阳只恨不能大叫两声。

    老天,这一次,终于不是死路。

    将钢架伸出管道,皇甫耀阳用力将铁栅栏撬开。

    将消防水管放在下水道口,将水量调小,将绳子系在旁边的铁架子上。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小家伙托在手里,拿着手电筒钻进下水管,顺着水流的方向一点点地向前钻去。

    最初的一段是最坚难的,好在,很快,他就来到一处垂直的主管道口。

    一手抱住小家伙,他飞身跳下。

    二个人一起落下,落到一半时,停了下来,绳子承受住了二人的体重。

    皇甫耀阳用手电照照身下,身下大概三四米的位置,是一片水光。

    “小东西,现在就要看我们是否幸运了,希望上帝保佑我的腿不会受伤。”

    将小家伙重新绑到自己身上,皇甫耀阳抓出匕首,用力将绳子割断。

    二个人立刻就向下落去,他小心地缩起身子。

    扑通一声,两个人一起落入水中。

    这里是一个沉淀池,水深足有一米多,这些水为皇甫耀阳提供了一个缓冲的空间,他并没有摔伤腿。

    此时,他们已经在地下水道中,接下来,他只要找到一个出口就可以回到地上。

    他抬手抹掉脸上的水,小家伙呛了水,咳嗽起来,他忙着将小家伙拉过来,帮他拍背拍出呛进去的水。

    小家伙好半天才止住咳嗽,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竟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皇甫耀阳看着小家伙的笑容,也笑起来。

    “好了,现在,我们该回家了!”

    帮小家伙抹了抹脸,他爬出沉淀池,立刻就顺着水流的方向向前大步行去。

    ……

    ……

    王宫。

    主卧。

    “耀阳!”

    冷小野猛地惊醒过来。

    看清眼前的主卧,她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个恶梦。

    抹一把额上的冷汗,她伸手拿过桌上的腕表。

    时间显示,凌晨五点。

    推开手表的表层,冷小野再一次按下搜索键。

    虽然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总是还有一些不甘心。

    屏幕上,沙漏旋转。

    突然,手机一声轻响。

    一个红点出现在地图上,冷小野一惊,待要细看时,那个红点已经消失在地图上。

    “无法定位,是否重新搜索?”

    提示再次弹出。

    冷小野抓着手机,手指都在颤抖。

    她看错了?她出现幻觉了?!

    不……不是!

    她没有看错,刚才定位仪确实是搜索到皇甫耀阳的位置,可是……

    这里……

    冷小野仔细看看地图,地图上显示的位置是距离机场足有二公里的地方。

    信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冷小野再一次按下搜索。

    “无法定位,是否重新搜索?”

    她再按,再按……再按……

    屏幕上,沙漏不紧不慢地旋转着,她的心也如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摇摆着。

    揭开被子,冷小野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披就已经跑上阳台,只恐是房间里信号不好,然后她再次按下搜索键。<!–章节内容结束–>

第1559章 我们该回家了(1)    <!–章节内容开始–>从离开王宫之后,菲比还没有吃过东西,格雷难免为他的身体担心。

    菲比侧脸,视线落在格雷手中的晚餐,眼前闪过的却是冷小野认真吃饭时的侧脸。

    没有拒绝,菲比伸手拿过晚餐,送到嘴边。

    尽管没有胃口,依旧是大口地咬下他一向最鄙夷的方便食品。

    一手拿着食物,他的另一只手就翻开面前的资料,一行一行认真地看。

    格雷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菲比的侧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车窗外。

    银月渐高起,城市渐渐地进入深夜,越发显得安静。

    这一晚,许多人注定无眠。

    无论是楼上努力睡觉的冷小野,还有汽车内翻看资料的菲比,指挥着废墟救援的安德鲁,亦或者地下的皇甫耀阳。

    墙上的那个破洞已经被他一点点地扩宽,但是,距离一个人通过的程度还差很远。

    墙体坚实,他又没有应手的工具。

    没有水、没有食物、失血再加上高温……所有的一切都在考虑着他的身体和意志。

    皇甫耀阳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矮身坐到地上,喘了口气。

    他转脸看看背后的小家伙,小家伙已经靠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那姿态,让皇甫耀阳想起小时候的皇甫玦和皇甫琦,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皇甫耀阳再一次站了起来,抓起那半截钢架,继续拓宽墙上的洞。

    沙石一点点地落下……

    终于。

    墙上的洞已经达到皇甫耀阳的要求,小心将小家伙解下来放到地上,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头钻过去,观察了一下隔壁的情况。

    一切,如他所料,隔壁就是中央空调的总机房。

    因为这里钢架结构较多,受损程度并不大。

    比起他所处的小小空间,这里的空间要大许多。

    缩回身子,将小家伙先从洞里塞过去,皇甫耀阳小心地钻过洞来。

    头上,有液体落下,滴在他的头顶,凉凉的。

    皇甫耀阳抬起脸,片刻之后,又一滴液体落下,滴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颊滑下来,流到嘴边。

    他伸出舌尖,小心地舔了一点。

    水里没有多余的味道和异味,如果他猜得没有错,这应该是之前空调里的冷凝水,可能是哪里破裂流了出来。

    小心地攀上架子,观察了一圈,确定自己的推测之后。

    皇甫耀阳迅速观察了一下,很快就找到冷凝水管,没有找到水龙头,他扬起手,用力将钢架敲下。

    水管断开,有水淌出,他忙着将小家伙解下来,将小家伙的小嘴对准流水的位置,轻轻将他的小嘴捏开。

    小家伙起初还有点反抗,感觉到有水滴到嘴里,立刻就乖乖地一动不动,贪婪地吞咽起来。

    许久没有吃喝过,他早已经又渴又饿。

    直到小家伙不再吞咽,皇甫耀阳才将他移开,自己去接着水。

    水管里的水量有限,大多数都被小家伙喝了,剩下的水量,最多就是帮他润润喉咙,但是,冰冷的水却多少让他的意识清醒许多。

    感觉着体力恢复,他立刻将小家伙重新绑到身上。<!–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