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知道怀孕之后,她立刻就调整了作息时间,以往这个时候,她早已经上|床睡觉。

    可是现在,她哪里睡得着?

    没有在阳台上呆得太久,冷小野就转身重新回到房间,茶几上,有她从助理那里要来的资料。

    短时间之内,会议可以拖一拖。

    但是,不可能一直拖下去,如果她想要帮他稳定住局面,就必须要将这些资料全部看完吃透,才能在会议上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情感上,她坚信他一定会回来,但是理智上,冷小野也知道,她必须做好所有的准备——这其中,也包括他可能永远也回不来的可能。

    尽管,她一直在心里极度排斥着这种可能。

    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种可能,她拿起茶几上的资料,认真阅读。

    老管家轻轻推开门,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

    托盘上,是一份宵夜。

    “夫人……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您现在……不能熬夜。”

    冷小野点点头,“我看到十二点就睡。”

    老管家将托盘放到桌上,她就伸过手掌,从托盘上捏过叉子,叉起一块水果塞到嘴里,边吃边看。

    看到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用红笔划一个记号,以便一会儿向助理询问。

    将一份资料看完,又叫了助理来仔细地询问了一些数据和不懂之处,冷小野又仔细听了对方的分析之后,才放下手中的资料。

    “这个会议就调到明天下午吧!”

    “好的。”助理答应一声,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您该睡了。”

    冷小野站起身来,走进卧室。

    简单洗漱之后,她套着睡衣躺到床上。

    将落地灯调成微微的亮,冷小野身体习惯地微微弯起,向着皇甫耀阳的枕边凑了凑。

    下意识地将手伸过去,却只触到空荡荡微凉的床单,她才突然意识到,他……不在!

    拉过他的枕头来抱到怀里,嗅着上面淡淡的檀香味,冷小野缓缓地收紧手指。

    “皇甫耀阳,你还有两天,如果你再不回来,我真得不会原谅你的!我发誓!”

    王宫外。

    汽车上。

    菲比看着王宫三楼那间房间里灯光暗下,隔壁卧室里微光亮起,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

    一辆车子驶过来,在不远处停下。

    片刻之后,格雷走过来,拉开车门坐到了他的副驾驶座。

    “这是您要的资料!”

    格雷将一沓资料递过来。

    这是菲比让他收集的关于查理公爵越狱的资料,之前他就查过关于查理公爵的事情,凭着敏锐的直觉,菲比也意识到这件事情恐怕并不普通。

    毕竟,这样强度的炸弹,只凭着一个刚刚出狱的查理公爵,是很难弄到的,一定有什么人,在帮助他。

    这从安德鲁的紧张之中,也能看得出来。

    如果这个人真得存在,那么下一步,最危险的莫过于冷小野和两个孩子。

    光是这样保护她解决不了问题,他必须查出那个人到底是谁。

    格雷递过来一份晚餐,“您先吃点东西吧!”

    ……

    么么哒,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第1556章 小野,等我!(1)    <!–章节内容开始–>爱是软肋,也是盔甲。——公子如雪

    ……

    ……

    皇甫耀阳抬视一眼四周,手表上的光线很微弱,射明的效果实在有限。

    颈后有点疼,他伸手摸了摸,摸到一手粘乎乎的泥,他移过手掌,手掌上有血腥味。

    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四肢,很幸福,双手双脚都灵活自如,除了数次浅度割伤和一些小刺伤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适。

    当时,因为出口被火阻住,皇甫耀阳意识到情况不妙。

    一声喝令安德鲁离开,一边就向着最近的出口奔去。

    后面,他感觉到强烈的气浪,将他的身后冲起。

    当时,他只是下意识地抱紧怀里的小家伙,向前一扑,脑后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撞到,后面的事情他就记不起来了。

    想到这里,皇甫耀阳突然想起那个小家伙。

    他迅速地摸向四周,借着手表上微弱的光芒观察着。

    终于,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他看到了那个孩子。

    小东西侧着脸趴在地上。

    看到那孩子的瞬间,皇甫耀阳忙着起身,爬过去,将手伸向小家伙的颈间。

    指间,肌肤温热而柔软,小家伙的颈间还有脉搏——他还活着!

    皇甫耀阳心情稍稍一松,忙着将小家伙小心地抱起来,用手表的微光将他上下都检查了一下。

    这是一个小男孩,身上除了一些擦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口。

    感觉到皇甫耀阳的动作,小家伙张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听到他哭,皇甫耀阳反倒笑了。

    哭得这么有力,看来他的身体情况还不错。

    “好了,别哭了,我猜你一定饿了,现在……我们要看看,如何离开这里。”

    一手抱着小家伙,轻轻晃着他安抚,皇甫耀阳仔细观察着四周。

    眼睛已经渐渐适应这昏暗的光线,他摸索着观察了一下,身周大概是一个二米见方的空间。

    一侧是泥,一侧是钢架,这钢架应该是屋顶的承重结构,掉落下来,与墙组成了一个三角形。

    钢架后面,是凌乱的杂物。

    从眼下的情况分析,应该就是这个钢架帮他隔住了,冲撞过来的其他杂物,他和这个孩子才能在这样的爆炸中逃过一劫。

    皇甫耀阳扫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距离最初的爆炸已经过去六个多小时。

    地图上,只有一片莹光,没有任何图像显示。

    帮他留住一条命的钢架和钢板,再加上上面覆盖着层层杂物,完全遮蔽了gps信号,他现在的手机已经失去定位功能。

    想到冷小野和孩子,皇甫耀阳的心再一次抽紧。

    当时,他命令安德鲁迅速开车离开,之后很快就爆炸,时间算起来估计连一分钟也不到。

    如此强度的爆炸,她和孩子……会安全吗?!

    汽车的速度如果全速冲起来,一分钟也足够冲出很远,他们一定没事。

    会,一定!

    不管怎么样,他要尽快离开这里。

    连gps信号都这里,这里的空气肯定也不会太多,没有水没有食物……他不可能坚持太久,还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