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两个小家伙一起抬起脸,含着眼睛郑重点头。

    “恩!”

    “带他们去吃饭吧。”菲比站起身。

    老管家扶住两个孩子肩膀,“走吧,我们去吃晚餐。”

    “可是,妈咪……”

    两张小脸一起看向卧室,冷小野自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

    “我们先去吃,等一会儿于将晚餐端上来给妈咪。”

    老管家连带劝地将两个小家伙带了出去。

    菲比迈步走向卧室,距离卧室门还有一步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冷小野走了出来。

    她已经洗过澡,长发披散在背后,身上套了一个很宽松的白色长裙。

    苍白的颊因为沐浴的原因,微微泛了些粉红,眼前的人,纤细而美好。

    脸上,却有少的脆弱。

    那样的脆弱,足以让人心碎。

    冷小野似乎没有看到菲比,或者说她跟本就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和任何东西。

    她迈步走出来,走出房门。

    菲比轻轻吸了吸鼻子,空气中有她身上的淡淡香味。

    记忆中的冷小野是极少这么安静的,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情景,她总是扬着唇角,仿佛这天下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是这次,不同,这次真得不同!

    菲比迅速地跟了上去,一路跟着她穿过廊道,拐进一扇门,看着她走上露台,他急行两步。

    冷小野并没有做什么傻事,她只是走上露台,然后在上面停了下来。

    目光似乎是在夜空,双目却迷离地没有聚焦。

    她看到的不是夜空,而是所有。

    她看到皇甫耀阳,站在游轮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她的样子。

    直到现在,她还能清楚地记住,他对她说的话,他吻在她的耳际时,微凉的唇带来的颤抖……

    不仅仅如此。

    还有,还有很多。

    那次舞会,他穿过人群,向她走过来,就仿佛是穿过整个人海,然后在她面前跪下。

    他说。

    “我,king。阿曼达。特蕾莎,以公爵的荣誉起誓,从今天起,从现在起,对冷小野忠诚,永不背叛,直到我的生命终结为止。”

    他说。

    “……你就是我的世界!”

    一句句地想着他说过的话,他的声音。

    他微皱着眉工作时的样子,他注视她时温柔的目光……

    在这个阳台上,他牵着她的手吻她,在大婚之日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也是在这个露台上,他荣登王位,她也站在他的身边。

    现在,露台还是那个露台,他却已经不在!

    冷小野突然升起怒意。

    “皇甫耀阳,你这个大骗子,你说过会回来的,骗子、混蛋……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一把从手指上扯下那枚戒指,她猛地扬手,手扬到一半,又紧紧地抓着缩回来。

    “我给你一个机会,三天……如果你回来,我就原谅你!”

    模糊的视线因为泪水淌下,变得清晰。

    她看到了眼前的世界,看到了宫前广场和帝都之夜……

    这是,他的国!

    冷小野抬起手掌,将戒指重新戴回左手无名指。

    “你的王国,我会替你守着!”

    ……

    ……

    么么哒国王先生很快回归~<!–章节内容结束–>

第1547章 我会替你守着(1)    <!–章节内容开始–>四周,钢架如雪山一样,层层崩塌。

    菲比一把拉信身后的书包,抱在怀里。

    轰!

    一声巨响,爆炸现场二次塌方,没有人看清是什么情况,吊车的吊头部分已经被腾起来的烟尘吞没。

    安德鲁皱眉僵在原地,烟尘飞出来刺疼了眼睛,他却依旧没有闭上眼睛,只是盯着面前的烟尘。

    终于,尘埃渐近。

    一个人影渐渐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隐约还有小狗的叫声传过来。

    “汪……呜呜呜……”

    那家伙明显是只小奶狗,叫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奶气。

    然后,人们终于看清,半空中的那个人。

    菲比身上满是灰尘,发上脸上也满是灰尘,被他抱在怀中的书包里,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缓缓地钻出来,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周。

    安德鲁大松口气。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接着,失望就蒙上人们的心头。

    菲比只带回来一只狗,这已经说明,他们刚才检测过的生命体征,并不是国王先生。

    吊车移回来,将菲比放回安全的地面。

    安德鲁立刻就向他迎过来。

    “你没事吧?”菲比摇头,伸过手去,抚了抚那只白色萨摩头上的灰尘,“他不在那里。”

    “菲比先生!”救护人员迅速冲过来,“您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刚才过度动作,菲比手臂上的纱布已经扯开,伤口上血水涌出,已经与手臂上的尘烟都混成血泥。

    扫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菲比走到一边,坐到救护车后面的踏板上,任救护人员帮他处理着伤口,他就将小萨摩放到地上。

    小家伙很幸运,在这样的爆炸中躲过一劫,身上完全没有半点伤口。

    四下看了看,它立刻就吸着鼻子凑到菲边脚边,仰着头来看着他。

    医护人员帮菲比将纱布粘好固定,“我想,它大概是饿了。”

    看看那些眼睛,菲比弯下身去,将小家伙抱起来。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灯光亮起,投射在一片混乱的废墟上。

    菲比的视线扫过远处,安德鲁正在扯着嗓子怒吼。

    “给我动作快点,继续找。”

    “既然狗都能活下来,国王也一定能。”

    “全部都给我动起来,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找,去找!”

    ……

    他的声音早已经沙哑,每一句话,都似乎是要嗓子撕裂。

    注意到走过来的菲比,安德鲁轻吸口气,转过脸来看向他。

    “这几天,能麻烦帮我照看夫人吗?”

    他的语气是恳切的。

    这边要人盯着,他还要查访那个藏在暗处的人,安德鲁实在担心,如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有人对冷小野下手的话,他真得是要顾不过来了。

    “好。”

    菲比在废墟上注视片刻,转身,走向警界线。

    转着头,看着那个背影渐渐行远。

    安德鲁猛地抬起右脚,将面前的一段钢管踢飞,扯着喉咙再次吼起来。

    “都给我动作快点听到没有……找不到国王先生,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全扔进去,给新机场当地基……”<!–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