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四周,钢架如雪山一样,层层崩塌。

    菲比一把拉信身后的书包,抱在怀里。

    轰!

    一声巨响,爆炸现场二次塌方,没有人看清是什么情况,吊车的吊头部分已经被腾起来的烟尘吞没。

    安德鲁皱眉僵在原地,烟尘飞出来刺疼了眼睛,他却依旧没有闭上眼睛,只是盯着面前的烟尘。

    终于,尘埃渐近。

    一个人影渐渐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隐约还有小狗的叫声传过来。

    “汪……呜呜呜……”

    那家伙明显是只小奶狗,叫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奶气。

    然后,人们终于看清,半空中的那个人。

    菲比身上满是灰尘,发上脸上也满是灰尘,被他抱在怀中的书包里,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缓缓地钻出来,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周。

    安德鲁大松口气。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接着,失望就蒙上人们的心头。

    菲比只带回来一只狗,这已经说明,他们刚才检测过的生命体征,并不是国王先生。

    吊车移回来,将菲比放回安全的地面。

    安德鲁立刻就向他迎过来。

    “你没事吧?”菲比摇头,伸过手去,抚了抚那只白色萨摩头上的灰尘,“他不在那里。”

    “菲比先生!”救护人员迅速冲过来,“您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刚才过度动作,菲比手臂上的纱布已经扯开,伤口上血水涌出,已经与手臂上的尘烟都混成血泥。

    扫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菲比走到一边,坐到救护车后面的踏板上,任救护人员帮他处理着伤口,他就将小萨摩放到地上。

    小家伙很幸运,在这样的爆炸中躲过一劫,身上完全没有半点伤口。

    四下看了看,它立刻就吸着鼻子凑到菲边脚边,仰着头来看着他。

    医护人员帮菲比将纱布粘好固定,“我想,它大概是饿了。”

    看看那些眼睛,菲比弯下身去,将小家伙抱起来。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灯光亮起,投射在一片混乱的废墟上。

    菲比的视线扫过远处,安德鲁正在扯着嗓子怒吼。

    “给我动作快点,继续找。”

    “既然狗都能活下来,国王也一定能。”

    “全部都给我动起来,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找,去找!”

    ……

    他的声音早已经沙哑,每一句话,都似乎是要嗓子撕裂。

    注意到走过来的菲比,安德鲁轻吸口气,转过脸来看向他。

    “这几天,能麻烦帮我照看夫人吗?”

    他的语气是恳切的。

    这边要人盯着,他还要查访那个藏在暗处的人,安德鲁实在担心,如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有人对冷小野下手的话,他真得是要顾不过来了。

    “好。”

    菲比在废墟上注视片刻,转身,走向警界线。

    转着头,看着那个背影渐渐行远。

    安德鲁猛地抬起右脚,将面前的一段钢管踢飞,扯着喉咙再次吼起来。

    “都给我动作快点听到没有……找不到国王先生,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全扔进去,给新机场当地基……”<!–章节内容结束–>

第1546章 你听到没有(3)    <!–章节内容开始–>安德鲁转过脸去,只见菲比已经走上废墟,击碎一块斜面的玻璃,正在观察下面的情况。

    “菲比先生!”安德鲁惊呼出声,“快把他拉出来!”

    几个工作人员冲上废墟,上面突然发出一阵咯吱吱的声音。

    “滚下去!”菲比转身吼道,几个人忙着退下去,菲比看了看下面的情况,“把绳子和对讲机还有急救包给我!”

    众人转脸,询问地看向安德鲁。

    安德鲁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立刻就人将菲比需要的东西用长杆挑着递给他。

    “菲比先生!”安德鲁走到附近,“小心!”

    菲比向他点点头,转身跳了下去。

    “马上做好准备,把吊车开过去,固定这里的钢架……”

    安德鲁迅速指挥,大家立刻就行动起来,吊车开过去,绳子绑上四周的钢架,以免坍陷。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所有人都是盯着菲比落下去的方向。

    菲比小心地踩着钢架,钻进下面的废墟,立刻就取出手电打开。

    光线散开,映出凌乱的钢架和各种各样的杂物,他环视一眼四周,然后就小心地跳下地面,钻过钢架,向着之前确定的位置向前小心地前行。

    “皇甫耀阳?!”

    “有人吗?!”

    ……

    他数次呼喊,无人回应。

    探测器上,却再一次传来一阵异样的波动。

    斜对面,传来细碎的声响。

    “有人吗?”

    菲比又问了一声。

    沙沙沙……

    什么东西滑过地面,发出声响。

    这一次,菲比确定了对方的位置,是在一处墙的后面,菲比迅速从铁架之间钻到墙侧,轻轻地扣了扣墙。

    沙沙沙!

    墙那边,又抓了几声,似乎是回应他。

    菲比皱起眉,看了一四周,看到墙上一处小窗,他眼中一喜,当即小心地踩着铁架子上爬上来,向下一看。

    只见黑暗中一抹白影,他用手电筒一扫,一对眼睛就看了过来。

    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半个手臂大小的白色萨摩犬。

    菲比心中好一阵失望。

    呜……呜呜!

    萨摩犬低低地哼哼着,一对眼睛只是求助地看着点。

    这里应该是宠物托运间,旁边的箱子都已经被砸住,这个小东西应该是其中的一个幸存者。

    迎上它的眼睛,菲比挑了挑眉,到底还是翻过墙来,小东西似乎也感觉到什么,立刻就迎过来,蹭了蹭他的裤腿。

    弯下身去,将那一团软软的东西抱起来,菲比将他塞进身上背着的急救包内,踩着钢架想要返回。

    刚刚爬上窗子,脚下的铁架子突然咔嚓一声,向下坍塌。

    菲比抓紧窗子,全力一冲。

    轰!

    他刚刚钻出窗子,墙后的一切已经倒塌。

    转过脸,看看包里钻出来的小脑袋,菲比迅速向着原路冲去。

    身后,钢架如果多米诺骨牌一般,相继倒下,他不顾一切地向前奔逃,远远地看着前面垂着的绳索。

    菲比一把拿过对讲机。

    “拉!”

    说完,他全力扑过来,抓住绳索。

    外面,安德鲁等人听着里面的声响,也是个个眉头皱紧。

    听到对讲机里发出的声音,他立刻喝令。

    “拉!快,把绳子拉起来!”

    ……

    ……

    菲比,菲比,菲比。

    重要的名字念三遍~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