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说完,冷小野转过身,急步向前。

    没有去地下室,她转身走向斜对面的廊道。

    菲比转过身来,看一眼她的背景,微微皱眉。

    这丫头,怎么总是不听话呢!

    原本想着她赶到安全区域,他将查理等人引开之后就全身而退。

    现在看冷小野并没有离开,菲比到底还是不太放心,只怕查理和罗杰发现她,他站在原地没敢动。

    直到听着查理和罗杰奔过来的脚步声,他才抬起右手,扣下扳机。

    罗杰哪会想到,廊道里竟然会站着一个人,看到菲比抬起的枪,他迅速向旁一跳。

    子弹射出去,罗杰躲过了要害,却到底还是没有射守子弹,子弹射中了他的手臂。

    另一侧,查理听到枪声,立刻就加速冲过来。

    菲比抬起手枪,却没有射击。

    不但不想,而是不能——他知道,子弹没有了。

    侧身闪过查理射过来的一串子弹,菲比利用对方射击的空档,飞身而起,直取罗杰。

    一拳击中刚刚站起身来的罗杰,菲比顺手夺过了他手中的枪,一枪击穿罗杰的脸。

    身后,查理抬起枪,向他瞄准。

    菲比转过身,刚要射击,一颗子弹已经飞过来,击中查理的右臂。

    啪得一声,查理手枪落下。

    菲比抬脸看去,只见皇甫耀阳已经冲过来。

    看到对方,两个人都是有些惊讶。

    手上的动作,却都没有停下,一起瞄向查理。

    “你们最好别动!”查理抬起左手,撑着伤臂直起身子,“只要我轻轻按一下,整个候机楼都会被炸成粉碎。”

    “那样你也会死的!”菲比冷冷道。

    “我?”查理大笑,“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怕死吗?”

    这次是皇甫耀阳的声音,“你怕!”

    查理了解他,他也同样了解这个舅舅。

    如果查理真得不怕死的话,他跟本就不会说这么多废话,直接按下按钮,一了百了。

    “你可以滚了!”

    这一句,皇甫耀阳是对菲比说的。

    菲比的银尖挑了挑,侧眸扫了他一眼。

    “你不觉得,你有点用词不当吗?”

    “我对你说滚,已经很客气了。”皇甫耀阳语气一沉,“难道不是吗……司空月冥先生!”

    之前,他就已经对菲比无比怀疑,后来因为指纹一节,他以为自己错了。

    可是现在,他又看到了菲比。

    在这种时候,还能够闯进机场,出现在这里,这个人只是一个模特?

    鬼才信!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差点连他也要骗过。

    听到这个名字,菲比的眉尖猛地一跳。

    而且,吃惊的不仅仅是他一个,还有查理。

    司空月冥?!

    他正色看了一眼菲比,也是想起多年前那个人。

    然后,他大笑。

    “想不到,哈……真是想不到,你也在这儿!”

    菲比没有笑,他只是扫了一眼斜对面的皇甫耀阳,然后重新看向查理。

    “我想,你一定也想不到,你的儿子是我让人杀的!”

    查理顿怒,“为什么?!”

    菲比耸耸肩膀,“你不觉得他该死吗?!”

    ^

    ^

    先到这里,明天我要去医院复查身体,中午的更新可能会晚,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1530章 你是司空月冥(1)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抓着枪,飞身而起。

    身形一闪,人已经冲到冷小野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他不客气地扣下扳机。

    站在远处的一个手下直接被他击毙,查理和罗杰原本已经冲到门口,见此情景,立刻就向后急跳,出到一旁。

    抓着窗帘的左手猛地一收,菲比一把将两个冲在最前面的手下拉倒在地。

    两脚一夹,已经夹住脚边一个家伙的头,稍一用力,咔嚓一声,对方头骨折断。

    然后,他再开一枪,子弹射入窗帘,另一个家伙还没有起身就重新趴了回去,再没动静。

    踩着二人的尸体冲过来,菲比边冲边射击,一路冲到门边,嘭得一声将门闭紧,上锁。

    “小野,快走!”

    他急吼着冲过来,一枪击碎了冷小野后面的窗子,抓住她的手掌,将她带到怀里,他飞身而起,用自己的身体撞掉窗上的碎玻璃。

    窗外是一处廊道,窗子不过只有不到一米高,冷小野有他当肉垫,当然不会有事。

    “小野,你没事吧?!”

    菲比抬起脸,关切询问。

    从他胸口抬起脸来,冷小野抬眸迎上他的视线,对上那对粉眸,她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感觉。

    头顶上,枪声响起。

    查理和罗杰等人已经不客气地对着门扇射击,木门瞬间变成了筛子。

    菲比拥着冷小野小心地爬起来,弯着腰退到一边,他立刻就侧了身子,从窗子看着房间内。

    门被踢开,一个手下冲进来,菲比一枪击中他的眉心。

    那人倒下,查理看着倒下的手下,抬手向罗杰做了一个两面包抄的手势。

    留了两个人在原处继续射击,二人一左一右,从走廊绕行过来,包抄菲比与冷小野。

    菲比又对着门的方向开了一枪,知道子弹已经不多,他拉住冷小野的手掌,将她引到通往地下室的通道前。

    “从这里出去,地下室里是安全的,那里有士兵会接应你的!”

    冷小野没有走,而是转过脸来看着他。

    那样的身手,刚才那样冲过来,抱着她跳窗,主动将自己的身体垫在她的身体下面,以免她受伤……

    刚才的感觉,似曾相识。

    一个模特会有这样的身手吗?

    一个只过她几面的人会为她不要命吗?

    ……

    “你是司空月冥,对吗?!”

    注视着菲比的背影,冷小野郑重询问。

    菲比一怔,粉眸里闪过一抹亮色,然后,又暗了下去。

    转过脸,他向她扬扬淡粉的唇。

    “小野,说什么呢?!”

    冷小野的眸子,目光深沉地迎视着他的眼睛。

    “你真得不是?!”

    菲比耸耸肩膀,重新转过脸。

    “我倒希望……我是,可惜,我真得不是!”

    远处,有脚步声传过来。

    “我引开他们,你快走吧!”

    昏暗的廊道里,男人的身影高大而挺拨,身上的浅色西装上染了土尘,却不显得肮脏邋遢,反而映得那一头银发越发如月光一样晶莹。

    冷小野抿抿嘴唇。

    “谢谢你。”

    不管你是菲比还是司空!<!–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