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您可是一点也不老。”冷小野微笑着开口,“而且,话说回来,您的经验也是非常宝贵的。”

    “经验多了,就容易墨守成规。”比尔自嘲地笑了笑,眼中又露出关切的神色,“许久没有国王先生的消息,他的身体还好吧?”

    冷小野知道他是指老国王,“外公现在恢复得很好,您不用担心。”

    比尔轻轻点头,“那就好,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忙,我就不打扰了。”

    冷小野没有客气挽留,送他离开办公室,立刻就吩咐助理送他出门。

    助理将比尔送到楼梯口,被比尔婉拒停下脚步。

    带上助理,比尔快步下楼,并没有刚才与冷小野一起上楼时显得有些缓慢的步态。

    坐上车上之后,他缓缓地放松身体,靠到椅背上。

    助理眼中明显有些不解,“先生,您为什么要帮她呢?”

    比尔淡淡扬唇,“我不是帮她,我是帮我自己。”

    他侧脸看看窗外,毫无疑问,现在摩根一定在监视着他和冷小野,比尔不想成为摩根的攻击对象,所以他故意帮助冷小野。

    一来是转移摩根的注意力,二来也是要利用摩根来针对冷小野。

    而他,便可以在二人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出来收拾残局。

    比尔抬手理了理头发,没错,今天早上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白发。

    当一个人距离金字塔顶端,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内心对于塔尖的渴望也就会越发强烈。

    一步之遥,他不甘心。

    为了迈出这一步,他已经等了十年。

    他老了,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他不可能再去等待一个十年。

    这个机会,他必须抓住。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要越发小心,绝对不能出错,否则便是万劫不复。

    ……

    ……

    a国西北行省,省长府。

    车队停下,助理拉开车子,套着一身军装的中年男子迈步从车内钻了出来。

    他有将近二米的身高,强壮的身体包裹着笔挺的军装内。

    如刀雕斧凿的一张脸上,满是严肃的表情。

    “省长先生!”一位工作人员小跑过来,迎住摩根,“您回来了。”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西北行省的省长,此时首相竞选冷小野的强敌之一——摩根。

    对于手下这样的废话,摩根完全没有理会的心情。

    大步走上台阶,他一边走向电梯,一边询问。

    “进展如何?”

    “现在网上的统计率已经出来了,您的支持率是29%,超过比尔4个百分点。”

    “那个女人呢?”摩根问。

    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王后的支持率是35%。”

    摩根从牙缝里挤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支持率,这实在让他无法接受。

    在摩根看来,女人不过就是在床上取悦男人,生儿育女的工具而已,她们应该是男人的陪衬,而政治是男人的角逐。

    “而且……”工作人员跟着他走进电梯,“我们刚刚接到的消息,旧首长比尔刚刚去过王宫。”<!–章节内容结束–>

第1647章 帮她铺出一条通天大路    <!–章节内容开始–>咽下嘴里的饺子,菲比用纸巾轻轻地拭拭唇角,“小野,你的选举情况现在怎么样?”

    “哦!”冷小野转过脸来,“今天才是投票的第一天,结果要全部投票完成之后才会知道,我只能尽力而为吧!”

    菲比点头,“那你认为,你有多少胜算?”

    “这个……谁说得好。”冷小野耸耸肩膀,“从之前调查的情况来看,我的支持率还是很高的,不过你也知道的,支持率并不能完全代表什么……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看票数。”

    菲比再次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看他不再多问,冷小野立刻就转过脸来,帮两个孩子推了推他们的盘子。

    “干妈今儿天的饺子可真不错,你们一定要多吃点!”

    菲比粉眸微眯。

    不对,绝对有问题。

    不仅仅是她的情绪,而且看得出来,她对于这个大选的结果也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关心。

    饭后,冷小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菲比也放下筷子。

    “小野,我想和你谈谈。”

    冷小野笑着转过脸,“我恐怕没有时间,马上有一个会要开。”

    菲比粉眸注视着她,语气里透着固执。

    “只要两分钟。”

    沈宁站起身来,“小野,你们谈吧,我带两个孩子上楼。”

    “那好吧,小绝小琦,跟干妈上楼。”冷小野重新坐回餐桌边,向两个小家伙挥挥手。

    沈宁牵着两兄弟离开餐厅,她就拿过一张纸巾轻轻地拭着唇角,“要谈什么?”

    “你认为比尔和摩根对你的威胁有多少?”菲比坐到她斜对面的椅子上,“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障碍!”

    “解决?”冷小野错愕地转过脸,迎上他的目光时,她怔了怔,然后立刻摇头,“不……不能用那种方法。”

    “可是,你想赢,不是吗?”

    “那也要遵守规则,不是吗?”冷小野反问。

    “你应该很清楚,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想要赢,就要不择手段,难道……你就不害怕自己会输吗?”菲比轻吸口气,“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做得非常干净,让所有人都看不出半点破绽,绝对不会给你带来半点麻烦。”

    规则?

    在菲比看来,规则就是狗屁!

    他只在意结果,是否如他所愿。

    如果冷小野同意,他可以杀了比尔和摩根,或者其他任何阻碍她道路的人,用鲜血和尸体帮她铺出一条通天大路,他也不在乎。

    如果她嫌脏,他可以背着她走,不让她的脚底染上半点血污。

    “不!”冷小野放下手中的餐巾纸,墨眸郑重地注视着他,“我不允许你这样做,我想赢,但是,我要赢得正大光明,我不会用这种手段。”

    当然,这不是实话。

    如果不是皇甫耀阳还活着,如果她真得为了首相之位。

    那么,冷小野不在意使用任何手段,为了守护他的国,她可以做任何事,杀人也在所不惜。

    但是,现在她真正要的不是首相之位,而是要利用这个选举,逼出那背后之人。<!–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