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咽下嘴里的饺子,菲比用纸巾轻轻地拭拭唇角,“小野,你的选举情况现在怎么样?”

    “哦!”冷小野转过脸来,“今天才是投票的第一天,结果要全部投票完成之后才会知道,我只能尽力而为吧!”

    菲比点头,“那你认为,你有多少胜算?”

    “这个……谁说得好。”冷小野耸耸肩膀,“从之前调查的情况来看,我的支持率还是很高的,不过你也知道的,支持率并不能完全代表什么……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看票数。”

    菲比再次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看他不再多问,冷小野立刻就转过脸来,帮两个孩子推了推他们的盘子。

    “干妈今儿天的饺子可真不错,你们一定要多吃点!”

    菲比粉眸微眯。

    不对,绝对有问题。

    不仅仅是她的情绪,而且看得出来,她对于这个大选的结果也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关心。

    饭后,冷小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菲比也放下筷子。

    “小野,我想和你谈谈。”

    冷小野笑着转过脸,“我恐怕没有时间,马上有一个会要开。”

    菲比粉眸注视着她,语气里透着固执。

    “只要两分钟。”

    沈宁站起身来,“小野,你们谈吧,我带两个孩子上楼。”

    “那好吧,小绝小琦,跟干妈上楼。”冷小野重新坐回餐桌边,向两个小家伙挥挥手。

    沈宁牵着两兄弟离开餐厅,她就拿过一张纸巾轻轻地拭着唇角,“要谈什么?”

    “你认为比尔和摩根对你的威胁有多少?”菲比坐到她斜对面的椅子上,“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障碍!”

    “解决?”冷小野错愕地转过脸,迎上他的目光时,她怔了怔,然后立刻摇头,“不……不能用那种方法。”

    “可是,你想赢,不是吗?”

    “那也要遵守规则,不是吗?”冷小野反问。

    “你应该很清楚,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想要赢,就要不择手段,难道……你就不害怕自己会输吗?”菲比轻吸口气,“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做得非常干净,让所有人都看不出半点破绽,绝对不会给你带来半点麻烦。”

    规则?

    在菲比看来,规则就是狗屁!

    他只在意结果,是否如他所愿。

    如果冷小野同意,他可以杀了比尔和摩根,或者其他任何阻碍她道路的人,用鲜血和尸体帮她铺出一条通天大路,他也不在乎。

    如果她嫌脏,他可以背着她走,不让她的脚底染上半点血污。

    “不!”冷小野放下手中的餐巾纸,墨眸郑重地注视着他,“我不允许你这样做,我想赢,但是,我要赢得正大光明,我不会用这种手段。”

    当然,这不是实话。

    如果不是皇甫耀阳还活着,如果她真得为了首相之位。

    那么,冷小野不在意使用任何手段,为了守护他的国,她可以做任何事,杀人也在所不惜。

    但是,现在她真正要的不是首相之位,而是要利用这个选举,逼出那背后之人。<!–章节内容结束–>

第1646章 忠言逆耳(3)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走过来,看到套着一个围裙正在包饺子的菲比,眼中闪过讶色,“菲比?”

    “哦……”菲比向她一笑,“我来看看两个孩子。”

    冷小野收起脸上的惊讶,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谢谢。”

    “好了,我的饺子马上就要出锅了,两位小先生,麻烦去摆下碗筷好吗?”

    “ok!”

    女佣从架子上拿下碗筷,两个小家伙小心地捧着走向餐厅,菲比也走过去帮忙,只见两个小家伙在桌上摆了六套餐具。

    “我们好像只有五个人吧?”

    “七个。”皇甫玦。

    “你们一家三口,再加上我和沈小姐,不是五个吧?”菲比笑问。

    “菲比叔叔。”皇甫琦笑着抬着小脸,“我们是一家五口,有爹地,还有宠儿。”

    奶声奶气一句言语,却如同一计重锤,击在菲比胸口。

    沈宁端着煮好的饺子走出来,“小心烫,快让开!”

    几人让开道路,她就将端出来的饺子放到桌上。

    看一眼桌上的六套餐具,再扫一眼桌边的菲比,转身走进厨房,去端准备好的其他凉菜。

    这时,冷小野已经换好衣服走下楼,吻了吻两个小家伙,她客气地向右手边的一把椅子示意了一下,“菲比,坐吧!”

    两个小家伙走过去,在各自的椅子上坐下。

    冷小野接过沈宁端过来的茶,端她放到桌上,她就走到桌子边左手边的空位坐了下来,与菲比之间隔了一个空位——那是主位,摆着一套餐具——那是皇甫耀阳的位子。

    沈宁走到菲比身侧坐下,轻声开口。

    “这是他们家的规则,哪怕不在一起的时候,也要摆齐所有人的餐具……因为,一家人是不会分开的!”

    她故意留下菲比吃饭,就是想要让他明白,有些人是不可取代的。

    哪所,现在皇甫耀阳“死了”,他依旧在这个家里不可或缺的一员。

    这样的方式或者残忍,但是作为医生,沈宁很清楚。

    如果是脑中一个不应该存在的肿瘤,最好的选择就是割掉它,虽然会冒风险,但是直接有效。

    因为留着它,极有可能会有致命的危险。

    菲比扬扬唇角,“我们这样坐着,真得很像是一家人。”

    沈宁夹饺子的动作微微一僵,这个男人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充满了攻击性。

    听到二人的对话声,冷小野捕捉到其中的异样气氛,伸手拿过自己的筷子。

    “吃饭吧,这个馅的饺子要趁热吃,要不然该不好吃了。”

    伸手夹着盘子里的饺子,她很认真地吃着午餐,然后又与两个小家伙聊了几句。

    席上,还讲了一个今天遇到的有趣事,将沈宁都逗得笑出声来。

    菲比坐在桌边,注视着她吃东西的侧脸。

    看着她眼中飞扬的眼神,还有向上扬着的唇角,粉眸里闪过异色。

    不对劲!

    眼前的冷小野,实在有点不对劲。

    以她和皇甫耀阳的感情,这个时候,她最多只能是强颜欢笑,可是她的表情,她的样子……那笑容怎么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