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棋盘摆上,菲比很绅士地选择了黑棋,沈宁也没客气,拿过白棋摆好之后,略一思考就捏住棋子开始出击。

    菲比随之出子。

    二个人,你一步,我一步地开始下棋。

    菲比的棋很有攻击性,很快就吃掉沈宁两个字,沈宁却依旧是不温不火地慢慢布局,脸上并没有半点被吃数子的愤怒或者受挫之类的负面情绪。

    不过很快,她就吃掉了菲比一个很重要的棋子。

    很快,沈宁又损失数子,她的脸上依旧淡淡的表情。

    ……

    最后,棋盘上她的棋子已经所剩不多,但是菲比却看出她其中暗藏的杀机。

    耸耸肩膀,他轻声开口。

    “和棋吧!”

    沈宁唇角微微向上一扬,露出一个微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小玦、小琦,该你们了?”

    两个小家伙入座,摆旗,沈宁就温和开口。

    “我去给你们拿水过来。”

    “谢谢干妈!”

    两个小家伙礼貌道谢,沈宁就抬眸看向菲比。

    “菲比先生喝什么?”

    菲比耸耸肩膀,“随便。”

    沈宁轻轻点头,“稍候。”

    片刻之后,她重新回来,手中的托盘上放着四杯清水。

    将两杯水分别放在两个小家伙的手边,她伸手拿过一杯,送给菲比。

    菲比接过杯子,没有说什么,眉尖却是轻轻挑了挑,明显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

    沈宁看一眼专注下棋的两个小家伙,“小琦、小玦,你们该喝水了。”

    两个小家伙听话地拿过杯子,各自喝了几口,继续下棋,沈宁就拿着自己的杯子走到稍远的沙发边坐下。

    菲比走过来,在她一几之隔的沙发上坐下,“你平常都喝白水吗?”

    沈宁淡笑,“简单健康,补充水分,还不会坏牙,不是很好吗?”

    “不会觉得没有味道吗?”菲比问。

    沈宁喝了一口水,在指间轻轻地转动着杯子,“菲比先生喜欢红酒。”

    “你猜对了。”菲比笑道。

    “我不是猜的,我本来就知道。”沈宁道。

    菲比轻挑眉尖,侧脸看向她,对面,沈宁的目光亦已经向他看过来。

    四止相对,心照不宣。

    菲比知道,对面的女人知道他是谁!

    他收回目光,扬唇,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邪肆的笑意。

    “沈小姐,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沈宁并不否认。

    “没错。”

    菲比注视着桌边的两个孩子,“那么,沈小姐想说什么?”

    沈宁注视着手中的杯子,杯子里只有半杯透明的清水,尽管如此,透过杯子看过去的世界依旧是扭曲的。

    “如果你真得爱她,就离她远点,别让你的爱成为她的十字架。”

    沈宁轻声道。

    一向,她对于别人的事情从来不会指手划脚,但是这一次不是别人。

    事关小野,她实在心疼。

    她们两个一起长大,沈宁了解冷小野。

    那孩子看似狂野不羁,最怕的却是欠别人人情。

    冷小野的个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绝不容忍。

    她完全是性情中人,做事自我,平生最怕的就是欠别人人情。<!–章节内容结束–>

第1642章 为师有点饿了(2)    <!–章节内容开始–>“我看到你的胸前别着王后的徽章,那么……你是王后的支持者是吗?”记者问。

    “没错,是的!”女孩子抬起自己的右手,在她的右上臂上有一个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野”字纹身,“这是我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礼物,是王后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字,她是我的榜样,我很欣赏她的坚强和博学,还有追求自我的勇气……我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不过我觉得,我们的国家现在需要的是新鲜的血液和激情,所以我的一票要投入王后!”

    她注视着摄影镜头,用蹩脚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说道,“小野,加油!”

    ……

    “耶!”

    沙发上,两个小家伙同时欢呼出声,然后向对方伸过手掌,击在一处。

    从投票开始,皇甫玦和皇甫琦就对冷小野的事情非常关注。

    每当电视台上,有受访人支持冷小野,两个小家伙都会显得十分兴奋。

    沈宁将削好的水果装在两个小碗里递给两个小家伙,“好了,已经二十分钟,我们现在要关掉电视,吃完水果之后,我们去外面的草地上放松一下眼睛,晒晒太阳。”

    知道两个孩子关于冷小野的大选,但是作为干妈,沈宁不仅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还要对他们的健康负责。

    两个小家伙还小,太久的看电视会损伤眼睛。

    两个小家伙接过小碗,皇甫玦就抬脸看向沈宁。

    “干妈,我们一会儿可以去教堂吗?”

    “你们想去教堂?”沈宁用湿巾擦擦手指,“干什么?”

    “我们要去给爹地祈祷。”皇甫琦看着碗里的水果,“书上说,一个人不吃饭不喝水的话,最多只能活三天。干妈,你说……爹地会有水喝吗?”

    在冷小野面前,他们几乎不提爹地这两个字。

    沈宁一直以为,他们还小,因为是孩子,所以才会一玩就忘了这些。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样子,她才知道她错了,他们远比她想象的要懂事。

    “你们是怕妈咪难过,才一直不提爹地的吗?”

    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点头。

    “哥哥说,妈咪听到爹地会难过。”皇甫琦沮丧地垂下手中的碗,“干妈,我好想爹地!”

    一旁的皇甫玦虽然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出卖他的情绪。

    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拢到怀里,沈宁温和地揉揉二人的头发。

    “你们听干妈说,在机场内部,有许多饮水处还有洗手间,那里都有最干脆的水源,一个人只要可以喝到水,可以存活二周甚至更久的时间。而且,机场里还有超市,那里有很多吃的……”她扶起二人的小脑袋,一脸认真,“还记得那个小婴儿吗?就是你们爸爸答应你们要救回来的那个孩子,他都已经活着被救了出来……这说明什么?”

    “爸爸还活着?!是吗,干吗?!”皇甫琦问。

    “他只是一个小婴儿,你们的爹地可是在军营里受过专业训练的强者,他能活,你们的爹地也一定能活下来。”沈宁的语气无比肯定,她并不是在盲目地安慰二人,而是一本正经地分析着各种可能性,这样的说话反而更加让人信服。<!–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