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我看到你的胸前别着王后的徽章,那么……你是王后的支持者是吗?”记者问。

    “没错,是的!”女孩子抬起自己的右手,在她的右上臂上有一个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野”字纹身,“这是我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礼物,是王后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字,她是我的榜样,我很欣赏她的坚强和博学,还有追求自我的勇气……我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不过我觉得,我们的国家现在需要的是新鲜的血液和激情,所以我的一票要投入王后!”

    她注视着摄影镜头,用蹩脚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说道,“小野,加油!”

    ……

    “耶!”

    沙发上,两个小家伙同时欢呼出声,然后向对方伸过手掌,击在一处。

    从投票开始,皇甫玦和皇甫琦就对冷小野的事情非常关注。

    每当电视台上,有受访人支持冷小野,两个小家伙都会显得十分兴奋。

    沈宁将削好的水果装在两个小碗里递给两个小家伙,“好了,已经二十分钟,我们现在要关掉电视,吃完水果之后,我们去外面的草地上放松一下眼睛,晒晒太阳。”

    知道两个孩子关于冷小野的大选,但是作为干妈,沈宁不仅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还要对他们的健康负责。

    两个小家伙还小,太久的看电视会损伤眼睛。

    两个小家伙接过小碗,皇甫玦就抬脸看向沈宁。

    “干妈,我们一会儿可以去教堂吗?”

    “你们想去教堂?”沈宁用湿巾擦擦手指,“干什么?”

    “我们要去给爹地祈祷。”皇甫琦看着碗里的水果,“书上说,一个人不吃饭不喝水的话,最多只能活三天。干妈,你说……爹地会有水喝吗?”

    在冷小野面前,他们几乎不提爹地这两个字。

    沈宁一直以为,他们还小,因为是孩子,所以才会一玩就忘了这些。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样子,她才知道她错了,他们远比她想象的要懂事。

    “你们是怕妈咪难过,才一直不提爹地的吗?”

    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点头。

    “哥哥说,妈咪听到爹地会难过。”皇甫琦沮丧地垂下手中的碗,“干妈,我好想爹地!”

    一旁的皇甫玦虽然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出卖他的情绪。

    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拢到怀里,沈宁温和地揉揉二人的头发。

    “你们听干妈说,在机场内部,有许多饮水处还有洗手间,那里都有最干脆的水源,一个人只要可以喝到水,可以存活二周甚至更久的时间。而且,机场里还有超市,那里有很多吃的……”她扶起二人的小脑袋,一脸认真,“还记得那个小婴儿吗?就是你们爸爸答应你们要救回来的那个孩子,他都已经活着被救了出来……这说明什么?”

    “爸爸还活着?!是吗,干吗?!”皇甫琦问。

    “他只是一个小婴儿,你们的爹地可是在军营里受过专业训练的强者,他能活,你们的爹地也一定能活下来。”沈宁的语气无比肯定,她并不是在盲目地安慰二人,而是一本正经地分析着各种可能性,这样的说话反而更加让人信服。<!–章节内容结束–>

第1643章 为师有点饿了(3)    <!–章节内容开始–>“上一次的马来大地震,你们知道吗?当时,我曾经去那里援助。有许多地受难者,他们在地上呆了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依旧平安归来。”沈宁扶住二人的小脸,“所以,相信干妈,你们的爹地,他还活着!这个时候,与其我们去祈祷,倒不如我们吃点水时,到草地上运动一下。你们的爹地在努力,妈咪也在努力,你们两个也一要努力。保护好自己,每天认真地吃饭、睡觉、做运动……等到你们的父亲归来时,可以让他看到两个健健康康的小男子汉。”

    “恩!”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捧起自己的小碗吃水果。

    沈宁看着二人优雅又不失可爱的吃相,轻扬唇角露出微笑。

    片刻之后,两个小家伙吃完水果,沈宁拿了湿巾给他们擦手,然后就引起二人走出主卧,守在门外的保镖立刻就跟着他们下楼。

    三人一起穿过通往花园的侧门,走进王宫花园。

    沈宁就松开二人的小手,任由他们去奔跑。

    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出侧门,来到她的身侧。

    沈宁转过脸,迎上对方略带着愠色的粉眸。

    冷小野这几天频繁地飞来飞去,在王宫中呆得时间不多。

    菲比安排人手暗中保护她,自己就赶来王宫,想要看看两个孩子,知道他们在花园,他立刻就赶过来。

    看着两个在花园里追逐的小家伙,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怒意。

    “你这样……是带着他们冒险!”

    “他们需要晒太阳。”沈宁转过脸,注视着两个在花园里奔路的孩子,“接触绿色植物有利于保持愉悦的心情,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打击很有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我不仅希望他们平安,也希望他们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健康的。”

    “狙击手可以轻易将子弹射入他们的心脏,到时候,心理健康还有什么用?”

    “一个人空有身体,却有一个残缺的心理,你认为那是幸福吗?”沈宁反问。

    菲比没有出声。

    事实上,他从未经历过幸福,他也不明白什么才是幸福。

    此时,两个小家伙已经注意到菲比,转身向他跑过来。

    “菲比叔叔!”

    菲比抬脸,看了看四周的建筑。

    “我们回房间玩好吗?”

    “玩什么?”皇甫琦问。

    “下棋?”菲比建议。

    “干妈想玩吗?”皇甫玦转脸看向沈宁。

    沈宁扫了一眼手表,两个小家伙已经放松了二十多分钟,时间也差不多了。

    “好。”

    “去下棋喽!”

    两个小家伙一起奔进侧门,菲比和沈宁同时迈步跟了过去。

    四人一起来到棋牌室,两个小家伙就拿过棋盘和棋子。

    “菲比叔叔,干妈下棋也很厉害的。”

    “是吗?”菲比语气平淡。

    “不如,你们两个下一局?”皇甫玦建议道。

    “沈小姐?”

    菲比抬眸看向沈宁,沈宁耸耸肩膀。

    “奉陪!”

    于是,两个小家伙在两侧观战,二人各坐一边,开始下棋。<!–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