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套上衬衫,冷小邪坐上副驾驶座。

    车子开到训练场,其他学员还没有来。

    副驾驶座上,冷小邪将椅座调平,歪着头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在假寐。

    纪念将车停在一处大树的阴凉里,下了车去等待其他人一起来,手就将刚才装在口袋里的小盒子拿出来,小心地打开盒盖。

    考虑到这家伙可能会有什么恶作剧,她特意将盒子拿得远远的。

    阳光从树叶间的空隙投过来,映亮盒子里那一条银色的项链,盒子正中,趴着一只由由银色金属与黑色宝石组成的黑色蜘蛛。

    做工极是精致,一眼看去,恍若真蜘蛛。

    但是,纪念并没有紧张到直接将盒子摔出去丢掉。

    注视着盒子里的蜘蛛项链,她一点点地收回手臂,将那只盒子拿到自己眼前。

    虽然心中紧张的要命,她还是伸出手指去,小心翼翼地伸向盒子里的那个蜘蛛吊坠。

    手指触到蜘蛛微凉的身体,她分明感觉到心脏剧烈地抽搐,然后狂跳。

    有一个瞬间,她真得很想打退堂鼓,将那只蜘蛛丢掉。

    但是,她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咬着牙,硬着头发,从盒子里取出那条蜘蛛项链,将搭吊打开,她深呼吸,双手颤抖着将项链送到自己的颈前。

    用尽全力的力量和勇气,才将两头的搭扣在颈后扣好。

    细细的链子贴上温暖的肌肤,微凉的触感让人心颤。

    纪念伸过手掌,提着底端的蜘蛛吊坠,一手拉开衣领,将那个小吊坠扔到衣领内。

    看到那条蜘蛛项链的时候,她就猜到,冷小邪是故意输的,这条项链也一定是为她特别准备。

    他在努力帮她克服自己的蜘蛛恐怖症,她不能掉链子,也不能辜负他的努力。

    蜘蛛吊坠落到胸口,纤细的腿划过肌肤,纪念整个人的皮肤都绷得紧紧的。

    自从那晚之后,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到蜘蛛,哪怕是假的。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她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过就是一只蜘蛛而已,纪念……你行的!

    额上有细汗流出,背上也有汗流出来,她的脸色明显地苍白……

    纪念抬脸,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越野车。

    车内,冷小邪不知何时已经坐起身来,正背对着她趴在滑下玻璃的车窗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注视着男人的背影,纪念的心情也是渐渐地放松下来,心跳渐渐地归于平静。

    ……

    终于,她放松后背,靠到身后的大树上,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

    车内。

    冷小邪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后视镜,从她取出项链一直到她平静下来,他一直都在盯着她看。

    看到她放松下来,他一直绷紧的肌肉也是缓缓放松,唇角扬起露出笑意。

    小丫头片子,有种!

    远处,学员们三三两两地赶到训练场,猴子和山鹰也赶过来。

    冷小邪将滑下来的太阳镜向上推了推,懒洋洋地打个哈欠。

    大家列队,纪念也跑过去,站到自己的位置。

    冷小邪推门下车,走到众人面前。

    ?<!–章节内容结束–>

第1638章 等着我抱你下楼?(1)    <!–章节内容开始–>“打赌?”冷小邪挑衅。

    “赌就赌!”纪念不假思索地答,旋即,又加了一句,“怎么赌?”

    “那好!”冷小邪起身从桌上的大纸箱里拿过一个小盒子,“你赢了,这里面的东西就是你的!”

    被他捏在手里的,是一个不过半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小盒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鉴于眼前的男人狡诈而危险,纪念很认真地追问了一句。

    “是什么?”

    冷小邪颠颠手中的小盒子。

    “怎么,害怕?”

    一个小盒子而已有什么害怕的,就算里面是一只蜘蛛大不了她把他丢掉。

    不过吗?

    纪念扫一手中的卡片,“我对这个赌注没兴趣,不如换一个。”

    “你想要什么赌注?”冷小邪邪邪地扬起唇角,语气轻佻,“本人……奉陪到底!”

    纪念一脸认真地开口,“如果我赢了,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针对我,不许再强迫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

    冷小邪沉吟数秒,“好,这个算是附加条件。那……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纪念斜一眼他的坏笑,“我给你洗衣服,从现在一直到我训练结束。”

    冷小邪坏笑,“包括内裤?!”

    纪念咬咬牙,“包括!”

    反正有洗衣机,又不用手洗,她还能蹭蹭洗衣机。

    “成交!”

    冷小邪将手中的小盒子放到茶几上,伸手拿过桌上卡片,从里面翻出第6张卡片,“现在,我们来看看第6张卡片,如果上面也是6的话,那就说明你赢了,如果不是,那就是我赢了!”

    看他取出第6张卡片,纪念立刻凑到他的头侧,和他一起看向他手中的那张蜘蛛卡片。

    卡片右下角,一个入纸三分的阿拉伯数字——6。

    纪念一看那个数字,立刻就得意地伸过手指。

    “看到没有,你这个数字的右下方有一个点,这是你的习惯性动作,每写完一个字都会在纸上点一下……这说明,这个就是6。”她又拿过第九张卡片,“这个9的下方同样也有一个小点,别告诉我你看不到!”

    冷小邪挑挑眉毛,将卡片丢到桌上,随手将那个盒子丢给她。

    “好,你赢了!”从小沙发上拿起衬衫,冷小邪抬手从桌上取出太阳镜勾在手里,“走啦,该去训练了。”

    纪念怔在原地。

    没有狡辩,没有与她争吵半句,没有像刚才那样寻找各种借口……他就这样轻易地认输?!

    冷小邪走到门口,侧脸看她还在沙发上发呆,立刻催促,“等着我抱你下楼啊?!”

    回他一个白眼,纪念起身追过来。

    一路跟在他身下走进楼梯间向楼下走,她捏着那个小盒子,还是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

    这……这也赢得太轻松了!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楼下,纪念还在思考,冷小邪已经将钥匙丢过她怀里。

    “我胳膊疼,你开车!”

    扫一眼他手臂上的纱布,纪念没有反抗,乖乖地走过去坐到驾驶座上驶动车子。<!–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