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立正!”

    众人挺胸立正。

    “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我们将会代表北京警方参加国际女警比赛,中国赛区五个名额,我们只有一人……”冷小邪的视线扫过面前的二十名女学员,“也就是说,你们中间,只有有个人可以去参赛,今天下午我们会进行全队比赛,成绩第一的人就是参赛者。十分钟准备时间,解散!”

    能够参加这样的赛事代表着的不仅是荣誉,还有为祖国争光的可能。

    大家都很兴奋,解散之后立刻就开始伸胳膊压腿地做热身运动。

    猴子和山鹰迅速准备好计时器和表格,十分钟之后,选拨正式开始。

    第一项是障碍翻越,在最短的时间内,翻过训练场上的障碍物,并且利用绳索赤手攀越到五层楼的顶端再滑下来。然后是格斗和射击。

    纪念没有辜负冷小邪的眼光,三个项目都是第一。

    “纪念,恭喜!”

    “小念,一定要加油给咱们队争光!”

    “是啊,纪念,可不许给我们丢人啊!”

    ……

    大家都走过来向她祝贺,在冷小邪面前,纪念一向是针锋相对,但是在队友们眼中,她却是个热心肠没架子的小女孩,很有人缘。

    她的入选,也是实至名归。

    毕竟,从她入队第一天开始,她的测试成绩就已经是全队第一。

    猴子和山鹰也是纷纷向她表示了肯定,从她的数据来看,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

    冷小邪也走了过来,大家一看到他,立刻就主动让开一条路。

    迈步行到纪念面前,冷小邪上下打量她一眼,看到她唇角扬着的笑意,他缓缓扬起唇角。

    “开心?”

    纪念点头。

    “高兴?”

    纪念微笑。

    “没什么想说的吗?”冷小邪笑问。

    纪念微笑开口,“谢谢教官!”

    如果没有他的高压政策,她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进度。

    “谢我?”冷小邪一把扯下手中记录本上,写着她成绩的那一页,一手抓皱摔在她的身上,语气一转,已经改为挖苦,“障碍翻越比昨天多了一秒钟,就这破成绩你还好意思谢我,其他人解散,纪念……障碍翻越五次!”

    “头?!”

    猴子和山鹰都是皱眉向他看过来,其他学员也是一齐看向冷小邪。

    一个下午下来,已经消耗了许多的体力,现在再让纪念去障碍翻越……还五次,她受得了吗?

    所有人都想要为纪念求情的时候,冷小邪的目光只是看着眼前的纪念。

    迎着他压力苛刻的目光,纪念的脸上并没有半点不高兴,只是微微地扬着唇角,啪得向他立定。

    “是,教官!”

    然后,她转身跑向障碍翻越的出发点,喘了口气,她迈步向前跑去。

    翻越短墙、匍匐前进、踩过木桩……

    一路冲到简体楼下,抓住绳索向上攀爬。

    身后,大家都没走,只是看着远处那个向上攀爬的身影。

    冷小邪扫一眼众人,“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吃你们的饭去!”

    大家无奈离开,他就懒洋洋地往地上一坐,眯着眼睛看她。<!–章节内容结束–>

第1636章 6?9!(2)    <!–章节内容开始–>他是随口感叹,纪念听了却是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对。

    “你……”纪念转过脸来看向林丛,“你说治疗?”

    “对啊,你这种属于心理恐惧,是可以治疗的。”林丛鼓励地向她一笑,“加油!”

    纪念的视线扫过手上的卡片,目光在卡片上手写的序号上停下。

    昨天晚上,她记是很清楚,这些卡片上还没有序号的,这些序号应该都是她离开之后才写上去的。

    难道说……冷小邪这么做是为了帮她治疗蜘蛛恐怖症?

    眼前闪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突然明白过来。

    原来他故意那样刺激她,就是为了帮她克服这个缺陷。

    房门轻响,冷小邪去而复返。

    纪念本能地侧脸看他,那家伙立刻就不客气地骂过来。

    “看什么看,整理你的卡片!”

    撇撇嘴,纪念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

    “我上厕所不行吗?”

    “懒驴上磨!”

    冷小邪一点也不客气地回她一句。

    林丛说过,如果想让她放松面对蜘蛛的紧张,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的情绪关注在别的事情上。

    他故意毒舌、针对、各种刺激……就是想要让她能够不那么去关注这些蜘蛛,进而一点点地适应。

    纪念没有回嘴,走进卫生间关上门。

    在那些蜘蛛面前,她实在是静不下心来。

    这件事情,她必须要认真地思考一下。

    走到马桶前,她伸手将马桶盖放下来,原本是想把马桶当椅子坐一会儿。

    未来,黑影一闪,一样东西从马桶盖与水缸之间滑下去,落在她的脚边。

    纪念一眼就认出,那是她的小内裤。

    她抬脸看看毛衣架,很快就推断出这其中的因果。

    因为是冷小邪开了卫生间的窗子,因为内裤干了之后很轻薄,所以被风吹了下来,落到了马桶盖与水缸之间夹层,所以她才会没有找到。

    看来,她是真得误会他了!

    坐到马桶上,她看看手中的小内裤,再看看右手小指上的白色纱布。

    难道,之前都是她错怪他了?

    这家伙,似乎也不像她想象的那么恶劣。

    不对!

    就算他是帮她治疗恐惧症,没有偷藏她的内裤,故意针对她是为了刺激她,让她能够有能力战胜心中的恐惧……

    可是,吻她又算什么?

    这个与蜘蛛没有关系吧!

    哼!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是个混蛋,只是……不算那么坏的混蛋!

    门外。

    林丛看一眼表,“怎么她还不出来,不会是……过敏了吧?!”

    冷小邪看一眼洗手间依旧紧闭的门,大步走过来,重重地敲了敲门。

    “别告诉我,你在里面睡觉?”

    林丛在沙发上偷笑。

    纪念就将小内裤塞进口袋,起身走过来拉开门。

    门外,冷小邪正抬了手准备再敲门,手指差点敲在她的额头。

    “纪念,手没事吧?”林丛问。

    纪念走过去,将手腕伸给他,林丛看看她的手腕,不红不肿,确定她不会过敏,他从医药箱里取出另一个注射针头。

    “走吧,咱们到卧室注射!”<!–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