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他是随口感叹,纪念听了却是感觉到这其中的不对。

    “你……”纪念转过脸来看向林丛,“你说治疗?”

    “对啊,你这种属于心理恐惧,是可以治疗的。”林丛鼓励地向她一笑,“加油!”

    纪念的视线扫过手上的卡片,目光在卡片上手写的序号上停下。

    昨天晚上,她记是很清楚,这些卡片上还没有序号的,这些序号应该都是她离开之后才写上去的。

    难道说……冷小邪这么做是为了帮她治疗蜘蛛恐怖症?

    眼前闪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突然明白过来。

    原来他故意那样刺激她,就是为了帮她克服这个缺陷。

    房门轻响,冷小邪去而复返。

    纪念本能地侧脸看他,那家伙立刻就不客气地骂过来。

    “看什么看,整理你的卡片!”

    撇撇嘴,纪念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

    “我上厕所不行吗?”

    “懒驴上磨!”

    冷小邪一点也不客气地回她一句。

    林丛说过,如果想让她放松面对蜘蛛的紧张,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的情绪关注在别的事情上。

    他故意毒舌、针对、各种刺激……就是想要让她能够不那么去关注这些蜘蛛,进而一点点地适应。

    纪念没有回嘴,走进卫生间关上门。

    在那些蜘蛛面前,她实在是静不下心来。

    这件事情,她必须要认真地思考一下。

    走到马桶前,她伸手将马桶盖放下来,原本是想把马桶当椅子坐一会儿。

    未来,黑影一闪,一样东西从马桶盖与水缸之间滑下去,落在她的脚边。

    纪念一眼就认出,那是她的小内裤。

    她抬脸看看毛衣架,很快就推断出这其中的因果。

    因为是冷小邪开了卫生间的窗子,因为内裤干了之后很轻薄,所以被风吹了下来,落到了马桶盖与水缸之间夹层,所以她才会没有找到。

    看来,她是真得误会他了!

    坐到马桶上,她看看手中的小内裤,再看看右手小指上的白色纱布。

    难道,之前都是她错怪他了?

    这家伙,似乎也不像她想象的那么恶劣。

    不对!

    就算他是帮她治疗恐惧症,没有偷藏她的内裤,故意针对她是为了刺激她,让她能够有能力战胜心中的恐惧……

    可是,吻她又算什么?

    这个与蜘蛛没有关系吧!

    哼!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是个混蛋,只是……不算那么坏的混蛋!

    门外。

    林丛看一眼表,“怎么她还不出来,不会是……过敏了吧?!”

    冷小邪看一眼洗手间依旧紧闭的门,大步走过来,重重地敲了敲门。

    “别告诉我,你在里面睡觉?”

    林丛在沙发上偷笑。

    纪念就将小内裤塞进口袋,起身走过来拉开门。

    门外,冷小邪正抬了手准备再敲门,手指差点敲在她的额头。

    “纪念,手没事吧?”林丛问。

    纪念走过去,将手腕伸给他,林丛看看她的手腕,不红不肿,确定她不会过敏,他从医药箱里取出另一个注射针头。

    “走吧,咱们到卧室注射!”<!–章节内容结束–>

第1637章 6?9!(3)    <!–章节内容开始–>这混蛋,想扯着医生的大旗耍流|氓?

    冷小邪挑眉,“打个针上我卧室干吗?又不是注射臀大肌,直接注射臂三角肌,要是你不会,我来!”

    “我怕你把人家纪念打疼了。”林丛扶住纪念的胳膊,“纪念,别理他,我告诉你,他最多算个三流护士,还是实习的!我给你打,保证不疼。”

    纪念扬扬唇角,“谢谢你啊林医生。”

    林丛向她抛个媚眼,“别客气,咱们谁跟谁啊!”

    他伸过手掌,想要帮纪念卷起t恤的袖口。

    不等他碰到纪念,冷小邪已经走过来,一手扶住纪念胳膊,另一只轻轻一拂,就将她的短袖t恤的袖子抚上肩膀。

    帮纪念消毒之后,小心地将针头刺入纪念的肌肉,林丛缓缓地将药液推入,最后拨下针头,用一根棉签压住她的伤口。

    “按三分钟!”

    冷小邪伸过手指,压住棉签。

    林丛就迅速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二位继续,我先撤退,纪念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哦……对了,你好像没我手机号吧,我给你一张卡片。以后有事没事的,欢迎骚扰!吃饭看电影逛街,我随时奉陪!”

    “好!”纪念笑着接过他的卡片。

    感觉到某人不悦的目光,林丛向她摆摆手,提起药箱,转身就溜。

    这位荷尔蒙已经爆棚,他还是不要再逗这位大爷为妙,要不然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林丛一走,房间又只剩下冷小邪和纪念。

    感觉着他扶在手臂上的温热手掌,纪念的皮肤上缓缓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感觉到她的肌肤变化,冷小邪抬脸看看空调,伸手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向上调了几度。

    小心地抬起棉签,看了看她的肌肤上的针眼。

    他的表情,极是认真。

    从纪念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到他浓密的黑色长睫毛,在眸子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显得那双眼睛越发深邃如深井。

    之前没觉得,这混蛋的眼睛竟然如黑曜石一样漂亮。

    冷小邪抬眸,纪念有些慌乱地移开目光,目光扫过桌上的卡片,她轻声开口。

    “那个……教官,我……”

    “你什么你?”冷小邪拿走她伤口上的棉签,扬手丢进垃圾桶,“二十分钟你刚找到第6张,纪念,你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阿拉伯数字不认识?!”

    “那明明是9!”纪念反驳。

    “什么9,我写得我不知道,那是6!”

    纪念拿过桌上那张写着9号的蜘蛛卡片,“你注意一下上面的蜘蛛好不好,难道它在树上挂着吗?明明这面是上,这是9!”

    冷小邪斜着卡片上的那只“中华狼蛛”。

    “你仔细看清楚,它是挂在网上。”他伸手将她手中的卡片转了180度拿到手里,用手指点着上面自己写的数字,“所以,这是6!”

    “明明就是9,这旁边还有中国字呢!”纪念指着旁边的介绍性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中华狼蛛,看到没有……你见过哪个卡片上的介绍是反着写的?”

    臭丫头,进度不小啊!

    现在连中华狼蛛都敢给他指点了?!

    冷小邪继续胡搅蛮缠,“数字是我写的,我写得6就是这个样子,也许是我当初写的时候就写反了,总而言之……这是6!”

    “9!”

    “6!”

    “9!”

    ……

    ……

    69,艾玛,突然觉得好邪恶。。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