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纪念扫了一眼卡片上的蜘蛛,脸色一白,不过比起昨天来说,她的表现已经镇静许多。

    她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这么好心,天天就是变着法的折磨她。

    已经来了这么多天,绝对不能前功尽弃,他不就是想赶她走吗?

    她偏不走,她非要让他看看,她纪念一定能留到最后,通过考核。

    心存着对冷小邪的逆反心理,纪念将手中的卡片放到茶几上,硬着头发开始整理。

    扫一眼小丫头倔强不服输的侧脸,冷小邪扬扬唇角,重新坐回桌边吃饭。

    片刻之后,门被敲响。

    纪念正在翻找第九张图片,没有动。

    “开门!”

    正在吃饭的冷大爷,一点也不客气地发号施令。

    纪念将找到的写着序号九的图片放过去,头也不抬地驳了他一句。

    “你没腿吗?”

    “你离门近。”

    冷大爷捏着勺子回她一句。

    纪念抬脸,看了看门的方向,又估测了一下二人与门的距离。

    “明明是你近!”

    “不信,量量?”

    “量就量!”

    “行了,别量了!”林丛推开门走进来,“等你们量完,我这疫苗都不能用了。真是醉了,开个门能累死还是怎么的?”

    走进门厅,看看吃饭的冷小邪,再扫一眼坐在茶几边的纪念,林丛挑眉。

    “打谁?!”

    两个人同时回他一个白眼。

    “你!”

    “够默契的呀!”林丛坏笑,“谁打?”

    冷小邪向纪念扬扬下巴。

    “她!”

    林丛听说纪念受伤,忙着提着药箱走过来,“伤哪儿了,我看看?”

    纪念向他伸过手掌,语气温和,“没大事,就是伤到手指。”

    “我看看!”

    林丛抬手托住她的手掌,仔细看看她手指上包扎的纱布。

    外伤处理方面,冷小邪是专家,纱布包得简洁漂亮。

    林丛却并没有收回手掌,而是用手轻托住纪念的手,左看右看。

    “纪念,你这手可真漂亮,孔雀东南飞里说‘腰若流纨素,指如削葱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就你这小手真得能当上这‘指如削葱根’几个字,又细又白的……”

    纪念一笑,“林医生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真的,我这可是由衷的选美。”林丛嘴里说着,眼睛就斜向冷小邪。

    脸刚转过去,就接到冷小邪一计白眼,“你是看伤口还是看手相啊,不怕你疫苗坏了?”

    哟!

    之前还说随便他追,这才看看小手就嫉妒了?

    林丛心里坏笑,手就缩回来,打开药箱。

    “纪念,以前你打过这种针吗?”

    纪念摇头。

    “那我得给你做个皮试。”林丛利取地取出皮试针,一手托住她的手腕,“有点疼,忍着点啊!”

    向纪念的手腕上注意了一点药液做皮试,林丛抬腕看看表,人就懒洋洋地靠到沙发上,等待着皮试结果。

    这功夫,冷小邪已经吃完饭,将饭盒端起来,到外面扔垃圾。

    纪念就拿过桌上的卡片,继续整理顺序。

    “不错啊!”林丛看着她的动作,轻轻点头,“纪念,进展不错啊,照这个样子,估计用不了几天,你就可以接触实物……冷小邪这个赤脚大夫治疗得真不错,可以转行当心理医生了。”

第1633章 打屁股(2)    <!–章节内容开始–>只听得哗啦一声,抽屉里的东西散落出来,洒了一地。

    听到这声音,纪念也是吃了一惊,垂脸看去,只见地上各种奖章滚得到处都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照片。

    这些是冷小邪自从入伍之后,拿到的所有奖章,每一块奖章的背后都代表着血与汗水。

    当然,他最珍视的不是这些,而是这些照片。

    照片里,是曾经与他一起打拼过、一起出生入死过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战友和兄弟。

    “对……对不起。”

    纪念忙着道歉。

    她只是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指,没想到会把东西洒了。

    猜到这些奖章对他肯定很重要,她忙着蹲下身去,捡拾地上的奖章和照片。

    冷小邪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滚!”

    纪念咬咬嘴唇,起身从他身侧跑了出去。

    弯下身去,收拾着地上的照片,冷小邪目色凝重。

    奖章他并不在乎,可是这些已经死去的兄弟,在他心目中有着非常重的位置。

    捡起一张照片,他轻轻地吹了吹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目光扫过照片内那个笑容洋溢的年轻人的脸,视线却看到照片一角的一片红色。

    他翻过照片,只见照片后面,一片新鲜的血迹。

    冷小邪皱眉。

    刚才心急之下,他并没有注意到纪念的手指,还以为她是发脾气故意把他的抽屉弄洒。

    这丫头……刚才受伤了?

    他迅速起身,拉开抽屉,果然看到抽屉另一侧一个钉子露着尖,旁边有大片新鲜血迹。

    “该死!”

    昨天与林丛讨论过纪念的反应之后,冷小邪这次叫她过来,就是想要将强化训练继续进行。

    原本是叫她过来看蜘蛛图片的,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冷小邪起身冲出门,只听到楼梯里有急促的脚步声,飞身跳下窗户,他利落地三跳两跳,人已经站到楼门出口。

    纪念一路急冲下来,冲出窗门,看到门口有人,她本能地向旁一躲,胳膊已经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拉住。

    将她的手拉到眼前,冷小邪定睛一看,只见她的右手上一片血迹,小指上还在向下滴血,一侧的皮肉明显翻开。

    这会儿,纪念也认出是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掌,绕过他就走。

    “站住!”

    纪念不理会。

    “这是命令!”

    纪念停下脚步,垂着双手,背对着他。

    “向后转!”

    她咬牙,后转,手指上血又向下滴了一滴。

    “上楼。”

    “不去!”

    “你不想要你的内裤了?”

    “不要!”

    “不怕我把你的照片发到内部网上?”

    “随便!”

    “这么说……你也不在意我让你卷铺盖卷走人?”

    “我没有铺盖卷!”

    噗!

    冷小邪实在没忍住,轻笑出声。

    死丫头片子,还挺硬。

    冷小邪的视线落在她的右手,她的手指尖上,一滴血正滑下来,在她的指尖凝而不落,阳光下如一颗晶莹的血珍珠。

    迈步向她走了两步,行到她面前,他伸手抓住她的右腕。

    “好了,我向你道歉,刚才是我误会你,对不起,跟我上楼。”<!–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